家有娇妻:请君上榻来 第一百三十一章猖狂的于严
作者:安柚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听到骨头断了的声音,穆渊六又将那男子一脚踹在地上,无法动弹的男子愤怨地睁大着眼睛瞪着穆渊六。

    穆渊六看着他嘴角勾起一抹冷漠得笑,“我在战场上杀了那么多得人,哪里能给你们杀了?”

    这边的穆渊六制服了男子,又冲进江辙的战斗区里帮助江辙。

    那名男子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睁着两眼望天。

    他知道,他这辈子完了。

    有了穆渊六的加入,江辙那一区打成了平手。

    再说林九歌这边。

    林九歌色身上有不下十处伤口,她舐着嘴角边的血,看着岳曲裂开嘴笑了笑。

    再过一会儿……再过一会儿……再过一会儿就好。

    岳曲看到林九歌笑容,内心深处有些打颤,他不做犹豫手中的剑立即朝林九歌劈去。

    长剑带着撼人的威压劈天巍峨而来,林九歌双眸划过一道亮光,脚尖轻踏地面,在长剑未到她面前时先将它震开了。

    “坑!”长剑长吟,林九歌在男子有些难以置信的眸色中将那把屡次三番打得她手无足措的剑法给破了。

    不过林九歌并没有怎么高兴,因为除去穆渊六废掉的那个地境九阶,还有三个地境八阶和两个地境九阶,当然,最不能忘记的,就是于严这个地境九阶巅峰的人物了。

    对方有备而来,他们却是赤拳空手,一个人就来了。

    真是讽刺啊。

    一道人影悄然接近林九歌,他朝岳曲使了个眼色,两人眸光划过涟漪,达成了共识。

    一前一后,两道狂暴的灵力向林九歌冲撞而来。

    这种无止尽的打闹林九歌真的受够了!她身形闪开,双手结印,道道银光飞快的闪现。

    通体银光环绕,通天印成。

    手掌拖着通天印,林九歌没有和他们有一点点的客气啥的直接轰了过去。

    “通天印!”

    轰!

    长剑和灵印相互碰撞在一起,长剑被击飞,灵印也破了道裂缝,但它余威犹存,依旧是发着银光。

    郑奇借着鬼魅般的身影和优势,和那个也是练剑的男人打起来时虽说落入下风,可也不至于被完全压制。

    就在这边打得水深之时,一道轻笑声打断了这一切。

    “啧……若是这李家幺女成了我于严的女人,李家那些老东西的脸色一定非常好看,嗯,就像调色盘一样,变来变去,哈哈哈……哈哈……”

    “混蛋!你敢!”穆渊六浑身都是血,原本还俱上风的优势也因这声暴喝而落入下风。

    穆渊六也顾不上一切了,一听于严要碰李霜,他的心就很痛!

    那是他的女人!他穆渊六亲了好几次的女人!怎么可以被别的男人玷污!

    折扇一打一滑,道道乌光喷射而出,擦着男子的身体穿过树枝。

    树枝用一种近乎颓靡的姿势化开了枝干,不用几息时间,那树干便萎缩了起来,尤其是那被箭矢擦破皮的男子。

    他抓挠着身体,没过一会儿,身体渐渐浮现了一些,然后浮出了脓包,脓包破开,流出了莹黄的液体,液体顺着他的手臂淋下去的,也有滴落在地面上发出滋滋的焦烤声,光是看着,就让人不寒而栗。

    被黄色液体淋过的地方情况很是不对,那男子见此一咬牙,将自己的手臂砍了下来,连同胳膊一块斩下。

    见男子没有精力对付他了,穆渊六转身暴冲向于严。

    他看着满脸惊恐的李霜,心头怒火中烧。

    他心眼小,他,他傲娇,可他就是不想看见李霜受苦受难!因为!那是他的女人!

    于严看着往自己这边极冲而来的穆渊六挑起了眉,似乎知道了什么有趣的事,他侧头看了一下呆呆看着前方的李霜,俯身就要吻去。

    李霜身体一颤,似乎感觉到了什么,急忙躲开。

    已到眼前的穆渊六见此抬腿便是一记暴力鞭腿,于严轻笑,也抬出了腿,甩了出去。

    两腿交接,发出的罡气将虚空震碎,周围的树木草植如狂风来临,东倒西歪,断裂破碎。

    一腿下来,两人不相上下,于严只是无所谓地笑了笑,他凑穆渊六耳边小声说道,“我和李霜,可是世仇。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猖狂得意的大笑声不仅激怒了穆渊六,更是将林九歌的心神都震了回来。

    她看着眼前的一幕,蓦然响起之前做的梦!

    那个无脸的女子一直在哭,紧紧地攥着衣领哭,然后地上都是血,还有一句话,她永世都不会忘记。

    队长,我给小队蒙羞了!

    蒙羞!

    穆渊六都不客气了,她林九歌还顾及什么?大不了两败俱伤!

    林九歌身形一颤,成s形向于严冲去,围阻着她的两个男人急忙追了上去。

    已经有了一个变数,不能再有一个了!

    长剑倒拿在手,剑光扑闪而过,林九歌向于严劈了过去。

    于严哈哈大笑,大喊一声“来得好!”

    拳腿皆用的于严三两下就将穆渊六打飞了出去,擦着地面猛滑了好几十米的穆渊六刚要起身,一刀一剑,架在他的脖子上,压着的力道将他的脖子都割出了几条血丝。

    林九歌挥舞着剑和于严打在一起,她目光凶狠,带着血丝。

    今日若是让小霜子受了辱,她林九歌就是自爆也要杀了这于严!然后自尽以求大家原谅!

    长剑越发的锋利诡异,于严也渐渐地用上了真实的能力。

    嘭!轰!

    他们两人所处得那处空间突然爆发出一股暴虐的气息,只听有人闷哼了一声然后像沉石坠地一般将地面震裂了丝丝缝隙。

    烟雾弥漫隐有要消散的样子,所有人都停下了动作,看着那里。

    那里,才是整场缠斗的胜负之分!

    烟雾缓缓消散,露出了模样,那块区域的地面都是裂开坍塌的,躺在地上的是一个白衣的女子,而用剑指着她的便是此次的胜利者。

    林九歌一方的人沉默了下来。

    果然,还是不行吗?要放弃吗?

    就在几人有这种念头之时,他们又甩了甩头。

    不啊,那是他们的队友!他们的家人!不能放弃!绝对不能放弃!

    相比较别人,林九歌的挫败感才是最强烈的。

    被别人拿着自己的剑指着自己的人,她是整个荒岛第一个吧?

    呵呵!就算她拥有无尽的资源又怎么样?还不是被人打得屁滚尿流?就算她拥有伟大堪称神迹的神王传承又怎样?还不是被个下三流的痞子打得没有反手之力?就算她男人强悍背景牛叉又怎样?还不是被人拿着剑指着自己一脸的嚣张得意?

    可是……她辈子!真的不想拖累任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