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娇妻:请君上榻来 第一百三十章打斗
作者:安柚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你说放,就放吗?”于严轻挑眼尾,修长的手指摸着下巴突然又道,“啧啧……你和蓉儿的事竟然牵扯到你的队友身上,你这个队长啊,真是当得不够称职啊。”

    林九歌凤眸虚眯,看着于严。

    要是昨晚在来得路上她没有把和蓝易容之间的头尾都讲得清清楚楚,今日这于严的一番话恐怕就会把她小队的人心都打散吧。

    听到于严这话的几人也是皱起了眉。

    若不是队长昨晚来得路上说清了这一切,今日他们菜鸟小队说不定就散了。

    真是可怕呢,几句话就能散了一个小队的心。

    深深地吸了口气,江辙也对这个于家的天才重视了起来。

    这于家五少爷,不愧是于家倾族之力培养出来的,可就凭他那几句话就想毁了他们菜鸟小队的有可能吗?

    不可能。

    他们几个都是世家子弟,除去林九歌其他人都是从小就开始进行训练的,那些该知道的肮脏交易和某些龌龊的事情他们还是知道的。

    像此次的事件,有极大的可能性是个阴谋。

    于严见穆渊六几人得脸色都有些变化,以为自己某些不入流的小伎俩成功了,没想到最先沉不住气的穆渊六开口就破骂,“小娘炮,你有玩没完?在那里叽叽喳喳了半天累不累?”

    狭眸一凝,隐有暗光聚起,于严缩如针尖般大小的双眸睁大了几分。

    这个菜鸟,刚刚说他是什么!

    单手一劈,紫色的灵力覆盖住他的右掌,他朝着穆渊六就劈了下来。

    狂暴的灵力有些失控,一眼看去就是故意为之,这于严俨然就是想要让他折损在这里。

    地境九阶巅峰的威压一瞬间袭击穆渊六,他硬咬着牙撑着,他就不相信了,就差一阶,他于严能怎么对付他。

    穆渊六这想法虽好,可现实都是残酷的,一阶与一阶之间看似距离很短,可实际上相差了不知多少,就像林九歌,哪怕她也一样是地境九阶,可她离巅峰的还有一段距离,若是没有什么过人之处,要打赢身经百战的于严还是很困难的。

    见穆渊六咬牙硬撑,于严勾唇冷笑,他突然道,“你们竟然不出来帮忙,好歹大家是同一个小队的,难道你们要眼睁睁地看着我死吗?”

    听到前面一句大家脸色都有些古怪,听到后面一句林九歌神色巨变,她朝穆渊六道,“小六子,快离开!”

    她的话语刚落,六道身影在他们四周悄然浮现,瞧见这些人身上的灵力波动,林九歌紧皱起的眉头没有再舒缓开来。

    见到自己的小队队友出现,于严弯唇笑,他一直空出来的的左手对着穆渊六的胸膛重重拍了两三下。

    噗!一口鲜血喷出,穆渊六身形一顿,暴射出去,大力地撞击在树干上,又从上面掉了下来。

    摔在地上的穆渊六不甘地爬起身就要再次冲过去,林九歌及时拉住他,六人围在一起,背靠背,警惕地看着于严的小队队友。

    “一个对一个,解决了他们。”像是想起了什么,他打了个响指,道。

    于严这话一出,气氛一下子紧张了起来,林九歌他们还在思索解决方式,那六道身影就用一种极其强悍的姿态向他们冲了过来。

    一人一个,真如那于严所说。

    三个地境八阶,三个地境九阶。

    三个地境八阶对郑奇,慕容烟,刘成路,三个九阶,对林九歌,江辙,穆渊六。

    剑拔弩张的诡异氛围一触即发。

    待微风拂过他们的脸庞消散在林中某一处时,十二人眸中同时闪过寒光。

    “铿!”两把长剑交接。那是林九歌和岳曲。

    “铿!”又两把长剑擦着剑脊迸发出激烈得火花。那是郑奇和另一名持剑的男子。

    十二人扭打在一起。

    与林九歌对打的男子叫岳曲,地境九阶,是一个很厉害的持剑者,他的主修便是剑。两人的长剑劈斩在一起,青色的灵力和黄色的灵力席卷他们所处的空间。

    嘭!

    林九歌倒退几步,拿着剑站在地上不动,紧紧的盯着岳曲,她握着剑柄的手在颤,有殷红的血液顺着手臂滴落下来,溅到地上晕开一朵朵摇曳的曼珠沙华。

    交手不过十招,林九歌就像个小孩子似得被岳曲打得七零八落。

    岳曲如此,其他人得实力自然也强悍。

    早已被打趴下制服住的刘成路和慕容烟没有说话,他们,现在就是鱼肉,任人刀俎,没有丝毫反抗的能力。

    到了这里,他们并不会怪林九歌,人一辈子,总有些时候会看见某些肮脏的交易,而为了自己的生命安全,那些人都会做出一些偏激的事来。

    刘成路和慕容烟灰头土脸,神色有些绝望。

    一个高大的冷漠男子持剑看管着他俩,另一个持刀的男子直接冲进圈子里,将实力原本就有些不足的小队打得七七散散。

    嘭!

    噗!

    被男子一脚踢中砸在地面上砸出个大坑的江辙吐了一口血,血中居然还夹着许些内脏的破碎残片。他的肩头霍然破开一道口子,猩红色的铁锈味弥漫在空气中,迅速染红了衣裳,他刚要爬起来继续战斗的身影摇摇晃晃,持刀男子长刀一劈就要劈裂他的脸。

    关键时刻,江辙躲开了!他歪着头,刀锋擦着他的鼻尖而过,他右边的脸颊上还有一道浅浅的口子,那是昨晚被来送信的人给滑到的。

    江辙鼻青脸肿的脸不复以往的俊逸,他上逃下窜,十分的滑稽。

    那持刀男子仿佛是在耍猴一般地耍弄着江辙,不远处和另一个地境九阶厮打在一起的穆渊六看到被人戏弄的江辙,狭眸一缩。

    “小子,到了现在还敢分神真是厉害。”一道闪电般的身影快速接近他,趁他没有回过头来之前匕首大力地穆渊六的胸口里。

    穆渊六这人,虽然有些不太靠谱,可他毕竟是穆家的子弟。

    穆家子弟通常三岁便开始接受家族的训练,到了七岁就会上战场,直到十岁才会从战场上回来。

    穆渊六那一批人,去的有二十几个,回来的只有他一个人。从这点,就可以看出穆家对这些后辈子弟的残忍和厚望。

    匕首尖就要刺入胸膛,穆渊六却是勾唇一笑,以他这个角度,贴着这名男子没有什么难度。

    他悄无声息地贴近男子,在他匕首就要自己胸膛时屈起膝盖猛顶,同时趁男子弯腰期间一个翻身,手肘用力的击在男子的脊骨上。

    啪!

    骨头断裂声在这里陡然响起,令人不寒而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