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娇妻:请君上榻来 第一百二十九章箭矢
作者:安柚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没有,她还嚷嚷要追上小六子,然后将他打得屁滚尿流。”黑暗中,郑奇探出头,道。

    突然探出头的郑奇着实吓到了人,林九歌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就没有理会他了。

    这种雕虫小技她十岁就会了。

    郑奇见大家都被他吓到了,有些不好意思,当看到林九歌只是看了他一眼就没鸟他了兀然想起大家现在是在找李霜,于是悻悻地摸摸鼻子。

    是他过了。

    这两个……不在一条线上的……

    “可是……”江辙的话噶然止住,他头猛地一偏,一道暗光擦着他的脸颊林九歌身后的树干里。

    林九歌神识一启,一道暗影正好在她的神识范围内迅速的消失了。

    “队长!”

    离树干最近的刘成路上前拔出那箭矢,突然惊叫道。

    林九歌凤眸一凝,上前,接过他手中的箭。

    箭的箭身被一张白色的纸条缠住了,上面还有跟细小的绳子,林九歌手指摸了摸,捻起嗅了嗅味道,是一股淡淡的青草味。

    拉开绳子,摊开白色纸条,上面有字,字迹潦草,看得出来写的人很赶时间。

    林九歌,李霜在我手里,明日正午时分,荒林中围见,若是过时,后果自负。

    落款的人名,于严。

    见到纸条上的字,林九歌瞳孔巨缩,她手掌用力一握,咬牙切齿,低吼道,“蓝易容!”

    这个贱人!真当她不敢收拾她吗!

    听到林九歌的低喝,有些明白的江辙道,“队长,小霜子的事……”

    “和我有关……”强行按捺下内心几欲喷发而出的怒火,林九歌抬头看着剩余的五人,带着歉意的声音响起。

    果然吗……

    江辙敛下长睫,其实他并不怪林九歌,只是怕李霜出事。

    “我和蓝易容的事等会路上在和你们说,现在不要废话,先去救小霜子。从这里到中围一天的时间可能到不了,所以我们必须加紧马力,听明白了吗?”

    林九歌并没有多说什么,犯下的错无论多大稍后再解决,现在要做的,就是先救人,救他们的家人!

    众人点了点头,没有反驳林九歌的话,几个月的时间相处下来,他们对林九歌还是有些了解的,再说了,现在要做的是先救出李霜。

    而林九歌说的话他们自然认同,有事可以路上讲,现在先救人。

    所以,一切以救人为主。

    几人收拾收拾也顾不上这素有“死神镰刀”之称的黑夜就摸着一片黑出发了。

    第二天。

    天际刚刚破晓,就有乌云密布天空,紧接着天雷滚滚,轰隆作响,阵阵倾盆大雨瞬时抛撒在荒岛上,豆粒大的雨点拍打在枝叶上,石垒上,大地上,啪啪作响。

    雨下了大概一个多时辰便停住了,没过多久又有蒙蒙细雨湿润着大地。

    一见这天气,许多小队都遣散了队员,休息了一天。

    荒林中围,有人搭着一顶崭新的帐篷在那里。

    帐篷内,一张小茶几,一张小凳子,一个被紧紧绑住的白衣女子闭着眼睛躺在暗黄色的土地上,一个身着粉色衣裳的男子坐在凳子上垂眸小憩。

    的空气中带着湿土的泥味和淡淡的青草味,加上这一顶惹眼的帐篷,此处倒是岁月静好。

    不过,这氛围很快就被打破了,六个面狈的人骤然闯入了这里,他们呼呼地喘着大气,腰杆都弯了。

    这六个人,自然是从荒林的外围感到中围得林九歌几人。

    本来是打算休息一下再来的,可几人都担心李霜出事,气都没喘一下就赶来了这里,所幸,他们没迟到,还早来了。

    “呵呵……几位辛苦了,劳烦你们连夜赶来在下真是不胜惶恐呢!”

    尖细高昂的声音自前方传来,还在喘气得几人挺直了腰,抬起头,望着来人。

    站在帐篷门前的男子一袭从头到尾的粉色长裳与他那张脸倒是挺和谐的,斜鬓的剑眉微微挑起,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们,那像是在看死狗的神色中带着一种嘲讽。

    林九歌看着他,道,“小霜子在哪?”

    “在哪?”男子饶有兴趣的咀嚼了两遍这两个字,然后哈哈一笑,道,“一群蠢货,那么清秀的女子还能在哪,当然是在本少的帐篷里等着本少临幸啊。”

    听到男子的话,几人的心都有些沉重。

    这么说,小霜子她……

    不会的!最先反应过来的穆渊六摇了摇头,他可以十分确定李霜肯定没事,她身上有李家家主留下来的护身符,一旦李霜发生了什么事,他都能及时得保护她。

    见他们几人脸色有些黯淡,男子像是还嫌不够似得嘴角勾起,道,“林九歌,是哪位?”

    对方指名道姓要自己出来,林九歌也不含糊,她对蓝易容这个宕妇的奸夫也很好奇,一个被她已经死了有一段时间的‘好哥哥’碰过了不知道多少遍的女人他竟然还能接受,这也罢,毕竟是和一个男人有关系而以,可最关键的是这蓝易容并不是只和林有天一人苟合,她不仅和风月城好几个上流世家的纨绔子弟都有一腿,和那些乱七八糟的富商也有一点联系,这种千万人骑过的浪子于严也能要?

    要知道,这里可是对女子贞洁看得十分重的封建社会,可而是开放的二十一世纪啊。

    若是这于严知道了还能接受林九歌一定给他鼓个掌点个赞叫个好,若是不知道,她可以想象一个男人戴着千万顶绿帽子的样子了。

    不说别的,光是现在林九歌就可以想象一个男人头顶一片绿油油的科尔沁大草原是什么表情了。

    打量着站在最前面所有人前方的蒙眼女子于严虚摸着下巴虚眯着眼,这就是蓝易容那个小让他处理掉的人?

    长得挺清纯的,就是可惜眼睛瞎了,不过,听说长得清纯的女人都比较……多水,他要不要试试?

    有些邪肆的目光来回得看着林九歌,林九歌当然知道这个于严打得什么注意。

    要是真敢碰她的话,别说于严或者于家,这荒岛估计是第一个就没了的,为什么呢?因为睡她林九歌的男人强悍啊。因为要她林九歌的男人占有欲强啊。因为她林九歌给他生了个儿子啊。

    “把小霜子放了。”林九歌看着对面还在不断打量自己的男人,道。

    嗯?于严挑眉。这清冽润和的声音比起之前那些只会在他莺吟婉转的艳丽女人就是不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