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娇妻:请君上榻来 第一百二十七章艰难杀兽
作者:安柚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就在林九歌停下动作,看着结节兽脚下的土地时,一道巨大的黑影从林九歌身后慢慢扩大。

    黑影猛地像林九歌扑去,直到近在眼前了,才发现那是一根尖得比女子的发丝还要细的针,没等林九歌动,长针就穿过了她的胸膛。

    见林九歌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原本还在拍打地面的结节兽停下了动作,它人性化的兽眸带着笑意。

    似乎是在嘲笑林九歌的愚钝。

    没等它笑完,瞳仁突然一缩。

    被长针穿透胸膛的林九歌胸膛处并没有血迹,仿佛穿过的是一片虚空。

    在结节兽不可置信的神色中,林九歌的身体像泡沫一样散开了。

    身形消失,结节兽却通体发寒,没等它反应过来,一把长剑架在它的兽首上。

    清冷的声音自它耳边传来。

    “小兽兽,说吧!不要命还是要命?”

    结节兽僵住了身体,尤其是听到林九歌那句话以后它更是动都不敢动一下。

    “晤……不说话……不说话就是默认了?我的默认可是下地狱呢?”

    说罢,林九歌握着长剑的手压下了几分,硬壳都被压凹了一块,而且看这样子,她是想在结节兽身上刮点东西下来。

    硬壳保护着结节兽稚嫩的皮肉,如今若是被切开了它肯定也会受伤,且受得还是不一般的伤。

    怎么办呢,结节兽此刻在心里大骂自己蠢。人类果然都是无耻之徒,都是卑鄙龌龊的小人。

    它在荒林里生活了五十多年了,见过的什么所谓的天才,什么所谓的骄子,八成的人都成了它们的腹中餐。

    拿剑搁在自己脑袋上的这个女人,变数太大,身上还有一股若有若无的危险气息,那气息的威压那么强大,一看就不是什么简单人物,但让它放过到嘴的熟鸭子它有不太乐意。

    在得罪一个强者和放弃食物之间,结节兽选择了食物。

    反正他们都还在历练中,就算学院知道了也不会拿它怎么样。

    再说了,整个荒林的灵兽,除去那些常年闭关的大佬级别灵兽,其他的灵兽哪个不是趁机饱餐一顿?

    想了想,结节兽朝林九歌摇了摇脑袋。

    不想死,有东西给你。

    站在它身上的林九歌嘴角勾了勾,收回了剑,足间一点,轻飘飘地跃下结节兽高大的身躯。

    林九歌还没有转身,结节兽乌黑的兽仁有寒光划过,它一双蟹爪并用,狠辣得朝林九歌剪夹过去。

    刚站稳的林九歌徐徐地叹了口气,她右手反拿着剑,挡住了结节兽的蟹爪,与此同时手腕翻转,又将剑拿着手里朝结节兽的蟹爪狠狠地劈下。

    银光闪过,一人一兽身影显现,两人站立不动。

    过了一会儿,林九歌将剑缠回腰间,身影一颤,化为残影消失了。

    而站立不动的结节兽,兽瞳动了一下,它惊惧地望着自己的一双蟹爪。

    乌漆漆的蟹爪轻轻地嘭了一声,中央裂开了条缝,然后渐渐蔓延,整个爪子都布满了裂痕,在它兽眸欲裂的目光下慢慢得碎开。

    蟹爪断裂,锥心的疼感席卷结节兽,它仰头,刚要嘶吼,尾巴处的剧痛又来,它忍着痛回头,蝎尾竟被砍断!

    尾骨断裂的痛与蟹爪断裂的痛夹杂在一起,折磨得结节兽都红了眼。

    然而这还没有完,就在结节兽嘶鸣之时,林九歌像猫一样灵活地爬到它身上,左手一握,黑色的匕首在她手中。

    她绯丽的唇瓣勾起一抹冷笑,匕首首尖轻轻的插在硬壳与硬壳边缘缝隙里,然后重重一插,用力得撬开那一块块看似坚固的硬壳。

    图录上有说到,爪蟹……硬甲为御……甲下肉嫩……俱疼……

    “嗷!!!”结节兽咆哮,它总算知道林九歌在哪了!

    在它的背上!

    知晓林九歌在哪里,结节兽翻身倒在地上,想要用它庞大沉重的身体压死林九歌。

    料到这一点的林九歌眉梢微扬,她将匕首拔出,又换了个位置插着硬壳边缘的缝隙,这一次,她没有插下去,而是在结节兽倒下之前用腾龙术远离了它。

    嘭!

    一声巨响,结节兽将整个身子翻了过去,压在地面上,无数只兽脚朝天摇动,雪白的肚子有着一道道细小的褶皱,方便它身体摆动时不会拉扯到。

    “嗷!嗷!”又是两三声咆哮震耳欲聋,林九歌用小指掏了掏耳朵,弹了弹,她无奈得摇了摇头。

    都觉得她蠢,是因为她长得太无辜了吗?不对呀,她明明长得很妖艳啊!

    蒙着眼的林九歌看不到那双艳魅的精致凤眸,整个人看起来就十分的清纯。

    有那双凤眸,整个人看起来就是一个小妖精,又妖又魅,又媚又美。

    躲在安全地带的六人看着动作灵活又熟练的林九歌,统一的吞了吞口水。

    队长是不是经常干这种事……

    看看那撬硬甲的姿势,再看看那挂在嘴边的诡笑,几人打了个冷颤。

    天下之大,无奇不有,他们的队长,就是其一。

    醒来的李霜窝在穆渊六的怀里,她感觉自己的胸脯贴着穆渊六的胸膛格外的难受,伸手撑了撑他的肩膀,想要让他松开点。

    还在聚神观望战局的穆渊六肩膀被人推了几下,不想错过对付这种大型灵兽技巧的他低头看了一眼李霜,见她已经睁开了眼,又赶紧抬起头继续看着,同时,手臂一收,揽紧了一些。

    见到穆渊六终于舍得挪个眼神给她,李霜高兴得等着他放开自己,没想到他不仅没放开,反而还将自己又拥紧了几分,胸脯经这么一压,痛的惊人。

    李霜好不容易爬到穆渊六的肩上,她喘了口气,道,“你能先放开我吗?”

    耳边有湿热的气息,没过一会儿,有萌软的声音响起。

    让他放开她?

    一边看着对打,一边听着李霜的话得穆渊六手一伸,又拢了过去。

    伸手拢手的那个空隙里,李霜直直地摔在地上,她脸朝下磕进沙子里。

    面前的地面有尘土扬起,模糊了穆渊六的视线,他下意识一看。

    咦?白色的物体,什么东西……

    刚要抬头继续观战的穆渊六突然顿住,他重新打量了一下白色物体,伸手戳了戳。

    这是……李霜吧?应该……是吧……

    摔疼了的李霜就趴在地上不起来了,要不是她摔倒时及时看了一下地板,现在她的脸就不在了!

    怨怨不平的李霜死活不肯起来,穆渊六也碍于面子不好意思去扶李霜,其他人就干看着两人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