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娇妻:请君上榻来 第一百二十六章结节兽
作者:安柚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和煦的日光照耀着大地,投射在奇形怪状的枝干上,映得它们斑驳陆离,金光夺目。

    寂静的树林里,有兽在觅食,它形似蜈蚣,爪子十分锋利。

    银光闪过,它嗤嗤两声,尖锐长细的獠牙那死去多时的生物的脑袋中,将它的脑浆一点一点的吸干净。

    长剑倏然飞出,在兽的背上狠狠地划过几剑。

    兽像是惊着了,嗷嗷叫了几声,抖了抖身上的硬壳,发出兵器摩擦时乒乓的声音。

    趁着兽抖动硬壳之时,只听有喝,“快!趁机袭击它柔软的腹部!”

    四道人影飞快得冲了出去,想要攻击它的致命弱点部分,不料,这兽也是狡猾得像只狐狸,它见到来者实力都不是很强,竟然挺着腹部,像是无所畏惧一般任由他们前来攻击。

    扇剑刀,三种兵器刚碰到那兽雪白白的肚皮就被迅速的弹开。

    兽的爪子以出其不意之势将四人猛然拍开,它冷眼看着倒射出去,擦着地面飞了好几米的人。

    人类!好胆!

    倒在地上的人露出了真容,分别是,穆渊六,江辙,李霜以及刘成路。

    几人从地上爬了起来,又冲了过去和那兽对打。

    兽明显是经验丰富的湖,对穆渊六等人的袭击攻击竟然轻轻松松地接了下来,它长长的身躯左右摇晃呈s形摆动,在穆渊六没有防备之下狠狠地撞击过去,硬壳边缘的细小锯齿从他腰间,喷出了艳丽的液体。

    被撞飞砸在树干上吊着的穆渊六吃痛的皱着眉头,他腰间泊泊流出的血液很快就将蓝衣染红了一大块。

    手在枝干上一撑,翻身跃下地面,他握着折扇更快的暴射过去。

    没等他到,一团白影过来,砸中猝不及防的穆渊六,两道身影一齐飞了出去,擦着地面滑行数米才停下。

    被下面的穆渊六到抽了好几口冷气,他看着自己身上的人叹了口气。

    真是……够了!

    穆渊六身上的不是别人,正好是李霜,她也被那硬壳的锯齿滑到小蛮腰,侧腰一大块血迹正在迅速的蔓延。

    晃了晃头,李霜回过神,她撑着穆渊六的胸膛想说话,喉咙一甜,一口血喷了出来,栽在他胸口上。

    被喷得满脸血穆渊六此刻的心情无法用言语表达,他管用脏兮兮的袖子朝他那张俊逸的脸抹了两三下,重重地吐出一口浊气,然后深呼吸。

    千万不能生气!

    千万不能生气!

    千万不能生气!

    握草!他妈的!他要气炸了!

    抱着李霜起身,他把李霜放到一颗树下,朝树上的人使了使眼神,赤手空拳的就回‘战场’上了。

    又长又灵活的身躯一直是结节兽的优点,凭此它们不知吸食了多少人类的脑袋,这只与穆渊六等人周旋厮打在一起的结节兽大概在地境九阶左右,在这一带地区也是称王称霸的人物。

    林九歌自然看得出结节兽的等阶,她就是想让结节兽‘调练’一下这四人的反应能力以及反击能力。

    慕容烟和郑奇两人会作为后援上。

    没过半刻钟,四人惨败他们倒在地上一动不动,就像死了一样。

    结节兽无数只兽足走动,长的望不到尽头的身躯扭扭弯弯,张嘴伸出獠牙就要江辙的脑袋里。

    白光闪过,只听铿锵一声,长剑与其獠牙碰撞在一起。

    结节兽后退几步,它一脸警惕的看着剑的主人。

    眼前的女人虽然弱小,可它在她的身上嗅到了很危险的气息……

    林九歌手握长剑勾唇邪笑,道,“小兽兽,不准动老娘的人。”

    结节兽兽眸一缩,它的身躯就要将林九歌围住。

    早已知晓这一点的林九歌掀唇轻笑,她手腕反转将长剑狠狠地向后插去。

    距离太近,来不及将身子挪开的结节兽被林九歌泛着冷光的剑穿透硬壳,只听噗呲一声,有巨大的血柱像喷泉一样喷了起来。

    结节兽受伤了,它低吼着,前端的两只蟹爪拍打着地面,地面被它的双爪砸得裂开了缝隙,还带着阵阵摇晃。

    林九歌狭眸微眯,她脑中快速得浏览着太古图录,寻找杀灭结节兽的方法。

    太古图录是上次她被枝蔓缠住时爆发,完成神眸第二次蜕变而获得的。

    里面记载了自天地形成以后出现的千千万万种动植物,不仅有太古纪,还有比太古更久远的兆古纪。

    兆古纪,又被称为原始纪,意为最原始的时期。

    图录翻阅许久,终于在一张面目獠狞的图上停了下来。

    林九歌定睛一看,便有些懂得了。

    图录上的生物,浑身漆黑,有数百双足,足皆是蟹爪,它面目狰狞,两根长得惊人的獠牙尖锐逼人,牙尖带着点点亮光,莫名的让人发寒。

    它太古时期赫赫有名的凶兽,爪蟹。

    爪蟹的体内拥有一小丝极淡极淡的龙族血脉,因此它们天生力大无穷,一出生就是圣境,待神境之后,他们的前两只爪子就会化成龙爪,且还会长出龙须。

    让他们威名百扬的还是他们吸食人族脑浆的事。

    爪蟹与人族是天敌,天生便爱食人族脑浆,一只爪蟹从幼年到成年,吸食的人族数量以千万记数。但也是因为这样,爪蟹的存活率不高,通常一代就出两三只。

    而上古时期,因人族强者的肆意剿围,数量本来就少的爪蟹彻底灭绝了。

    结节兽是爪蟹和骨蝎留下来的后代,前面也说过,结节兽,形若蜈蚣,前两足为蟹爪,余足皆为蝎爪。

    结节兽遗传到了爪蟹爱食人族脑浆这一项,它们长得和蝎子比较像,身上的硬壳就是它们的保护罩。

    不过要破开这罩子也不是什么难事,至少,对于林九歌来说,要破开这鬼壳不是什么难事。

    毕竟她是神王的亲传弟子,还有一把神王赐予的长剑,虽说是给她练剑用的,可她的用途可多了,比如,砍柴,烧烤,杀人,杀兽……

    他日神王知道了她拿着自己早年历练对自己有具有巨大价值的剑去做了什么惊天动地,神哭鬼泣的事以后表情十分的复杂。

    血柱犹如毫无止尽,渐渐地染红了地板,但林九歌见到地面上被吸干的血,突然想起了她前阵子和重伤的越言逃亡时发生的一幕。

    她脸色变了变,脑门有些发凉。

    那些诡异得黑雾不会就是是从这里出去的吧……

    那他们还打什么打?直接跑啊!!能够无时无刻的吸食着任何生物的精血,那些黑雾就是永存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