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娇妻:请君上榻来 第一百二十五章离开巨藤树王的地盘
作者:安柚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被李霜压着的穆渊六在她站起来时也站了起来,他拍了拍衣服上的黄土,道,“女孩子家家,一点礼数都没有,鸡婆这种词也敢说出口。”

    “就没礼数怎么了?就说你鸡婆了怎么?有种你打我呀!”

    李霜哼的一声扬起了头,傲娇道。

    哼!没礼数怎么了?本姑奶奶还不是照样活得好好的。

    穆渊六见她那副小模样嘴角勾了勾,道,“不是没种,是怕等会把你打得啊啊叫。”

    在他们旁边隔着没多远的江辙刘成路郑奇三人互相看了一眼,同时扶额。

    穆渊六算是给他们上了一节课了!

    这他妈的太了!有这样说的吗?啊?什么叫啊啊叫?穆渊六你要是有种就给大家解释解释!你看李霜会不会打死你!

    李霜见穆渊六皙脸庞上带着很……嗯,她找不到词形容,但是就是很奇怪的笑,不由得皱起了眉。

    她一点都不喜欢穆渊六。

    但让她觉得很奇怪的事还是刚才穆渊六说话的时候眼睛里面竟然有火在燃烧,可是为什么眼睛里面会有火在燃烧呢?

    李霜百思不得其解。

    这个未经人事的小奶娃娃现在还没有想透这个问题的答案,等将来她与心爱之人在床榻之上翻云覆雨之时便明白了。

    穆渊六狭眸虚眯,他自然见得着李霜的神情。

    这丫头……一脸茫然,看来得找个时间给她好好的补补知识了……

    丝毫不知道自己被一头饿狼盯住的李霜突然打了个冷颤,她四处瞧了瞧。

    并没有什么东西在盯着她啊……

    而睡在江辙旁边的慕容烟无意识的翻了个身,且兴许是睡得舒服,她伸手就抱住了江辙的,用脑袋蹭了蹭埋头继续睡。

    被她抱住的江辙整个身子都很明显的僵了僵,他有些尴尬的看着对面刘成路和郑奇。

    他俩人却是朝他竖起了大拇指。

    “兄弟,这位置挑得好!”

    “兄弟,刚好抱住,你行!”

    本来什么都没有的事被他们这两人一说就成了什么都有的事了。

    江辙听着他们说的话哭笑不得,紧绷的身体依旧挺着,他道,“这感觉太爽太美妙,你们两个谁来顶替一下?”

    两人同时后退,朝他来了个‘请’的手势,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这里,生怕‘打扰’了他人的美事。

    其实两人也知道江辙和慕容烟什么都没有,可大家都是一个小队里的队友,能撮合一对是一对,不然都留给外人吗?

    这可不行!常言道,肥水不流外人田,这慕容烟和李霜可都是是队里的一只花,队里有男性资源为什么还要贡献出来给别人采摘?

    李霜一看就知道被穆渊六这混小子定了,这慕容烟貌似也对江辙有点小意思,他们两个就先充当一下月老暗中给这两人撮合撮合一下,不是很好嘛!

    两个自我感觉良好的男骚年丝毫没有注意到树荫下的女子勾起的嘴角。

    林九歌刚醒不久,本来以她的性子不睡个一天她是不会罢休的,但是她睡着了以后经常做噩梦。

    梦见一个无脸的女子在她面前一直哭一直哭,哭得肝肠寸断,哭得撕心裂肺。

    她问那个女子发生了什么,她却紧紧地攥着衣领不说话。

    她想再问她,低下头却发现女子早已不见,留下的,是满地的血。地上都是猩红刺目得血,还有一句用血写出来的字。

    队长,对不起,我给小队蒙羞了。

    是谁?她刚放下的心因为这句话又提了起来。

    是谁?到底是谁?为什么要说对不起?为什么要说给小队蒙羞了?

    她才刚想到这里,就醒了过来,醒来以后她并没有直接睁开眼,而是用双色火焰运起双眸偷偷观察着六人对这一天的安排。

    毫无例外,这些人都选择了休息一天,然后巩固一下这几天所学到得东西,接着才是互相交流一下心得。

    心中满意的点点头,闭着眼睛的林九歌没过一会儿又睡着了,这一次,她没有再做噩梦。

    烈日当头,距离林九歌等人实施训练计划的时间已过去两个半月了,林九歌觉得小队得能力还不够,因为她们都是在巨藤树王的地盘上进行训练的,比起有干扰完成的训练始终是差了点,因此林九歌决定带领小队众人去进行更为完整的训练。

    几人一点一点,仔仔细细地收拾着东西,他们怕漏了什么,毕竟外面比不上这里清净,也比不上这里安全。

    巨藤树王在林九歌的脑海里出现,只见它笑眯眯地捋着,道,“你们七个小兔崽子终于要走了。”

    瞧着巨藤树王每次出现都要要在自己面前捋一下那粗得跟树须似的,林九歌就没什么想说的了。

    “怎么不说话?难道是不舍?还是……”

    巨藤树王还没说完的话被林九歌打断。

    “你老人家能不能一旁去?”

    不能……

    小兔崽子!对老人家放尊重些!

    收拾好一切,林九歌带着众人朝巨藤树王挥手。

    “老东西,照顾好自己,千万别英年早猝了!”

    听到上半句话的巨藤树王感动得稀里哗啦的,打算送点好东西给林九歌,听到下半句话,脸都黑了。

    臭丫头!死丫头!枉费他让她和队友来他的地盘这么多天,哼!

    气呼呼的回了地下,刚刚还想着要送些好东西给林九歌的巨藤树王立即打消了年头。

    但看到林九歌等人离开,它心里又有些惆怅

    这一去也不知道要多少年才能再见到他们,也不知道这一去要多少年才能看见像林九歌小队那又有毅力,又有耐力的小队了。

    等到林九歌他们快要出巨藤树王的地盘了,巨藤树王突然大喝。

    “等一下!”

    将要跨出去的步子收了回来,林九歌背对着巨藤树王无声得勾起一抹笑。

    老东西,这么快忍不住了?不过很好,那样她可以多拿点好东西,能有这么大地盘得巨藤树王谁会相信他好东西会少?

    暴喝声骤然响起,林九歌伸手挡住小伙伴要前行的步伐。

    “队长,这树王到底长什么样?我来这里这么久都没有见过他,他是不是长得特别丑?”

    林九歌“嗯,是挺丑的。”

    巨藤树王“……”它突然不想给林九歌好东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