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娇妻:请君上榻来 第一百二十三章全员准备就绪
作者:安柚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不要。”李霜扭身就要从他身上下来,穆渊六抱紧了她的腰,道,“亲一下,当场要你,你选一个。”

    李霜抬起头和穆渊六对视,她一字一顿道,“我,是,我,自,己,的。”

    “呵呵……”穆渊六低笑,他在她耳边低语,“若是霸初李家知道你被我亲了一次又一次,会不会顾及颜面而将你下嫁与我?”

    李霜握紧了拳头,隐忍着不说话。因为穆渊六说得对,她的父亲和母亲,虽然疼她这个幺女,但他们俩从小就是好脸面的人,若是让他们知道了,这事就没有回转的余地了。

    不甘不心地凑上去,李霜就要在穆渊六的脸颊上轻点一下。

    穆渊六侧过头,正好和李霜嘴对嘴亲在一起。

    “你看,老天都在帮我们。”

    “你他妈能不能滚!”

    暴喝声惊走了树上的飞禽。

    那边,在给慕容烟和刘成路通脉的林九歌则是小心翼翼地控制已经熟练的火焰在两人体内游走。

    当火焰灼烧两人体内黑雾的时候,她更是大气不敢出一下,生怕乱了两人体内的火苗,毕竟上次慕容烟就出过一点问题。

    随着林九歌实力的提升,这火苗的威力也跟着越来越强大,这不,林九歌地境七阶了,这火苗的威力也提升了,不用再需要浪费大把的时间和大把的灵力,只需要轻轻地游走过去就可以把两人体内的黑雾燃灭。

    可林九歌还是很细心的亲自监督着。她深怕自己哪些地方漏了,害这两人受苦。

    慕容烟的脸色很苍白,刘成路也是。

    当江辙郑奇李霜穆渊人把水抬到藤房里时,林九歌朝他们说了声辛苦了。

    拿出上次那个瓶子,林九歌一缸水倒了一半下去,红色的液体一接触到水就滚沸了起来,冒着烟雾滚着大水泡的水看得其他人全身上下凉嗖嗖得。

    这水是滚了吗?

    林九歌抱着慕容烟放进水里,又对着江辙和穆渊六说,“你俩抱刘成路进去。”

    两人抱着刘成路进去了。

    慕容烟和刘成路两人在水中浸泡了一夜还未醒,天已经亮了,林九歌吩咐其他人训练,自己坐镇藤房。

    晌午时分,一声巨响震破云霄,还在训练的几人想要过去,却又生生的止住了念头。

    反正有队长在,但是……他们还是要过去。

    几人撒开腿丫子跑回藤房。

    藤房里,慕容烟周身有黄色的气流在旋绕,刘成路也是,但他周身弥漫的气流要比慕容烟强盛一些。

    见两人傻傻地不知道要干嘛,林九歌急忙低喝,“凝气结神,吞息吐纳,将境界巩固起来。”

    正不知所措的两人一听林九歌这话,如看见了指路明灯,他们手势不断地变幻,周身气息也渐渐敛了起来。

    这一切犹如即将爆炸的前奏一样静悄悄的。

    轰!

    藤房的房顶被掀翻,无数灵力自空中引来加注在两人身上。

    两人同时睁开眼,深黄色的雾流围绕在两人周身徐徐流转。

    “靠!黄境八阶!”刚进来的李霜看着两人身上还来不及收起来的灵力惊叫道。

    “淡定。”她身后的穆渊六轻轻地拍了一下她的肩膀。

    听到江辙的话,李霜脸一黑,手肘往后狠狠一撞,没有防范的穆渊六闷哼一声捂着胸膛不说话。

    他上次断的肋骨才刚好啊!

    慕容烟连滚带爬从床上下来屈膝就要朝林九歌跪下,还好林九歌眼疾手快将她止住。

    她不满的看着慕容烟,道,“你这是干嘛!”

    “小烟子想谢谢队长的再造之恩。”慕容烟捂着嘴,杏眸泪光闪闪,她哽咽着声音道。

    多少年了,多少年了,她日盼夜盼,盼望自己能修炼已经十多年了,每当她看到父亲为了她花费重金请来那些德高望重的医者来为她诊疗时一脸的希翼,当那些医者都诊疗出她一辈子都无法修炼时父亲黯淡无光的神色她总是历历在目。

    她是父亲的独女,亦是慕容家那一代身份最高贵的子弟,可她无法修炼,为此母亲不禁黯然伤神,导致常年卧病不起。

    家族长老会更是强逼着父亲重新纳妾生子,若不是父亲态度强硬,以死相逼,那群老不死的会作罢吗?

    若是她能修炼,那一切都不同了,长老会不会再逼着父亲纳妾生子,母亲的身体也不会那么差,而她,也不会再受到嘲笑。

    所以,她对林九歌,是真的感激。从加入这个小队开始,她对不倨傲但是偶尔会有点点傲娇和凶残的林九歌很有好感,更是一直把她当主心骨,因为,她发现这个臭名昭著的女子比起其他队的所谓天才,真的,要好上百倍。

    林九歌来得及制止住慕容烟的动作,却来不及制止刘成路的动作。

    刘成路的膝盖磕在地上发出一声闷响,显然他跪得很用力,林九歌赶紧却拉刘成路,“小路子,站起来!”

    “小路子对队长的再造之恩无以回报,若他日队长需要小路子,只需一声,小路子定为队长,肝脑涂地,在所不辞。”说完,他把林九歌硬拉着他起来的手拉开,双手触地,头往地上磕了一下。

    林九歌哭笑不得,她立即让江辙和穆渊六把他拉起来。

    等刘成路站了起来,林九歌看着他似笑非笑道,“你知道你刚刚那样是在磕祖宗吗?”

    刘成路尴尬的摸了摸头,“队长对我的再造之恩说是我祖宗也不为过。”

    林九歌翻白眼,没好气道,“有多远滚多远,我才没你这个不孝子孙。”

    七人相视一眼哈哈大笑。

    “来,为了纪念今天这个特别的日子,我们合个掌吧?”林九歌伸出一只手,道。

    见到林九歌伸出的手,李霜覆了上去,接着就是穆渊六,然后就是江辙,慕容烟,郑奇,最后,刘成路。

    七个人,七只手,七张笑脸,七颗又靠近了的心。

    “加油!加油!加油!菜鸟小队加油!”

    “菜鸟小队,无所畏惧!菜鸟小队,勇者无敌!”

    “这个好,以后咱小队的口号就这个了!”

    “来来来来,都来一遍,整齐点。”

    “嗯哼,菜鸟小队,预备……开始!”

    “菜鸟小队,无所畏惧!菜鸟小队,勇者无敌!”

    谁都不知道,这条誓言,成了菜鸟小队未来无论发生了什么都顽强地坚持下来的信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