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娇妻:请君上榻来 第一百二十二章慕容烟刘成路
作者:安柚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月色涌起,大雪飞扬。

    纷纷银花,从天而降,撒落在大地之上。

    又是一个夜晚了。

    藤房里,男男女女总共七人盘腿坐在,他们神色肃穆的挺直了腰,像是有什么重大的事情要宣布一样。

    一蒙着眼的女子稍显清冷,如玉珠碰撞发出的悦耳声的声音响起,她道,“拖这么久了,也该抽个时间给小烟子和小路子通通体内的经脉了。”

    江辙狭眸微扬,诧异道,“队长你还真有办法?”

    林九歌瞪了他一眼,道,“无所不能的队长什么不会你说。”

    江辙立马静了……静了……

    慕容烟和刘成路的神色有些激动。

    他们真的有办法修炼吗?

    坐在一旁当空气的郑奇也有些好奇地看着林九歌,毕竟他还从未听说过不能修炼的人突然就能修炼了。

    “小烟子,小路子,你们两个坐来。”林九歌示意两人坐好。

    两人颤着身体上去坐好。

    林九歌又扭头吩咐其他人,道,“小六子,你和小霜子去准备一桶水来,没有木桶用我们喝水的大缸也可以。”

    李霜哼唧两声不情不愿的走了出去,在后面的穆渊六眸中隐隐闪过什么。

    李霜和穆渊六走后,林九歌又回过头去吩咐江辙,“小辙子,你和小奇子也去准备一桶水来,没有的话就水缸,记得,一定要和小六子他们同时达到。”

    江辙虽然有些疑惑为什么不是两桶一起准备而是分开准备,但是他还是听话的点了点头,拉着郑奇出去了。

    既然队长有办法让慕容烟和刘成路修炼,那他们就在他们前面当护卫,好好的保护他们。

    林九歌朝慕容烟温和的笑了笑,伸手握住慕容烟的手,道,“小烟子,这个过程很痛苦也很辛酸,如果你撑不住了,告诉我好吗?”

    慕容烟用一双坚定的双眼看着林九歌,她道,“队长,不用担心,小烟子会坚强的。”

    点了点头,林九歌看了刘成路一眼没有说话。听到林九歌对慕容烟的关切语言,再看看林九歌对自己的态度,还在紧张中的刘成路突然不紧张了,他甚至有些委屈。

    “队长,你怎么光顾着安慰小烟子不安慰我?”

    林九歌嘴角一抽,她扭头看到刘成路一副我他妈的静静看着你装逼的表情问道,“小路子你是女人?”

    刘成路“……”队长,还能不能好好的说下去了!说好的家人呢?说好的队友呢?你都忘了吗?

    “男子汉大丈夫,顶天立地。我是让你重获新生没让你去送死啊……”

    “……”队长!我不想和你说话了!我以后再也不给你火药了!

    刘成路泪流满面。

    这边,李霜和穆渊六一前一后的走着。

    李霜一边走一边踢了踢地上的碎石子,穆渊六则是看着她的背影眼睛染上了不一样的烈焰。

    两人走到小潭边干站着,也不知道要干嘛,李霜瞅见穆渊六啥也没拿,皱起了眉,而后转身就要回去。

    穆渊六狭长的美眸凝起,在李霜没有反应过来之前将她压到树干上。

    后背的疼让李霜有些龇牙咧嘴,她抬头张口就要骂人,刚张口,穆渊六的脸便在她的眼前放大。

    “唔!”

    穆渊六的唇瓣覆在李霜的唇上,李霜挣扎着要推开他却被他按住脑袋往自己这边送。

    “呜……”她拍打着他肩膀的双手被他抓住,十指相扣,紧紧的抓牢。

    李霜蹙着眉,酥酥麻麻的电流感飞快地席卷她全身,被吻得晕头晕脑的她很快就任穆渊六为所欲为了。

    一吻长久,穆渊六恋恋不舍的停下了这个吻,大拇指拂过她充血的唇,他低声道,“李霜,你以后,只能是我穆渊六的女人。”

    晕晕乎乎还没回过神得李霜听到他话,抬头,一巴掌狠狠盖向他,“卑鄙无耻下流龌蹉,穆家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子弟。”

    凶巴巴的话语中带着不可遏制的怒火,被扇了一个大巴掌的穆渊六不怒反笑,他狭眸眯起,薄唇微扬。

    “小霜子,别反抗,这辈子你一定会是我的……也……只能是我的……”

    他趁她没有防备之时一把将她拉入怀中,喃声低语道。

    李霜两手撑在他胸膛前,用力地要挣脱出来。

    “放开我!穆渊六,你他妈放开我!”

    看着怀中的人就像头小犟牛一样横冲直撞,想要冲出他的范围,穆渊六薄唇轻勾,他低头,又摄住她的唇瓣。

    “呜……呜呜……呜……”

    舍齿碾转间的糜丽,拉扯着两人的神经,李霜哭了出来,呜咽声回荡在穆渊六耳边。

    抱着李霜的手握了握,穆渊六侧过头,将她抱在怀里不语。

    他的眸中,焰火亮得惊人。

    “呜呜……穆渊六,你个混蛋!呜呜……我要告诉伯母……呜呜……”

    胸膛被人敲打,穆渊六低头,李霜两眼泪汪汪地瞪着他,粉拳大力地砸着他的胸膛,他勾唇浅笑,道,“这辈子你就是我的了!”

    “谁是你的?你给我滚!”怒气冲冲的李霜听到他这话,眼泪掉得更多了。

    穆渊六凑近了李霜,亲了亲她的耳垂,道,“你啊,你就是我的。”

    李霜又抬手推着穆渊六的肩膀,想要将他推开,早已知晓他下一步动作的穆渊六强行压着她靠在树上。

    “在反抗我当场要你。”耳边炽热的气息将她的耳珠喷得红红的。穆渊六见着那绯红的耳垂,垂眉看着李霜。

    他突然想逗逗她。

    可惜了,要不是这里不方便,他绝对当场就要了她。

    蜷缩在穆渊六的怀里的李霜一动不动,紧贴着她的身体有多滚烫她还能感觉到,所以她丝毫不敢乱动。

    后方跟上他们的郑奇和江辙,躲在暗处目瞪口呆的张大了嘴。

    他们怎么没发现穆渊六有这么不要脸的潜质?

    见李霜乖乖的待在他怀里不动,穆渊六笑了笑,不用想,他也知道她正鼓着腮帮子生气呢。

    手微张,一颗果实静静地躺在里面。

    “吃不吃?”

    头顶低沉中带着些嘶哑的的嗓音传来,李霜下意识抬头。

    待见到果干,李霜两眼发光,伸手就要拿走,穆渊六却是耍猴一般藏了起来,他道,“亲我一下,就给你。”

    李霜吞了吞口水,使劲地摇头,道,“我不吃了。太不好吃了。”

    穆渊六将她的表情尽收于眼,他手掌摩挲着李霜纤细柔软的蛮腰,道,“亲一下,以后队长发的所有好吃得都留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