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娇妻:请君上榻来 第一百二十一章受伤也要训练
作者:安柚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慕容烟比李霜镇定些,她深深地吸了口气,重重地吐出,然后双眸明亮的看着林九歌,道,“队长,我开始了!”

    林九歌点头。

    慕容烟将黄色瓶子拿了出来,又拿出纱布先把之前残留下来的绿色液体在把黄色的冲洗液倒了出来,往林九歌腰间破开的那条沟壑一路淋下去,许多含着血的冲洗液滚出了林九歌的伤口。

    起了白沫的伤口带着剧烈的痛感,林九歌藏在毛毯下的双手握得紧紧地。

    她脸色惨白,却强忍着不出声。

    李霜和慕容烟两人都是女子,心细手巧,很快就替林九歌把伤口处理好了。

    而趴在的林九歌只觉得被她们这么一处理,自己不是废人也快成废人了!

    林九歌的伤口处理好了,外面大风大雪也停了,她余光瞥了一眼,知道天亮了。

    “小六子,你和小路子把篓里的果子洗一洗,一半留下来吃,一半洗洗干净找个有太阳的地方一颗颗晾出来晒干,这种天气一天就好,天快黑了的时候记得去把果子收回来。”

    穆渊六和刘成路点头应道。

    林九歌想要起身,但见大家都不出去,她微笑,问道,“没我在你们就都不用训练吗?”

    一群人尴尬的摸头走了出去。

    队长不说他们倒是忘了。

    几人合手把果子洗好分了出来,穆渊六和刘成路找了个可能烈日当头的地方把果子晾了出来,晾好后两人回到原位开始了一天的训练。

    他们都走了,林九歌才从爬起来,她手扶着腰,慢慢地挪到窗户旁,侧身倚靠在枝蔓扭结成的墙壁上。

    她的手中拿着一块红色的令牌,令牌的正面写着天,背面写着书。

    这是天书学院用在荒岛的小队令牌,里面有小队要捕杀的灵兽等级和数量,以及小队全队的总积分。

    积分高的将来进学院的第一年修炼资源会比旁人多很多,积分少的资源就会少很多。

    其他小队多多少少都有捕杀些灵兽,他们小队不仅一只都没杀到还差点被人杀了。

    林九歌低眉,凤眸陡然凌厉了起来。

    这几日过后她就要加大训练量了,不然跟不上其他小队。

    时间一晃而过,飞快的流逝。

    林九歌只是在躺了两天就不顾众人的劝阻起来和众人一同训练。

    林九歌发现,自从接受了神王的传承,别的不说好还是不好,身体恢复能力这方面她到是很满意,一旦身上出现小型伤口就会立即结痂,大型伤口则是慢一点,但也是当天就结痂,第二天基本上就好了。

    所以林九歌才敢大胆地在第三天就从爬起来和众人一起训练。

    当大伙儿都躺着休息时,林九歌从戒指里掏了几个果干出来,给大家一人分了一个。

    那是前几天她让穆渊六和刘成路两人晒的果实。

    这果实和现代的青梅极其相似,她摘之前吃过一个,除了果子的颜色不一样,其他的基本一样,尤其是那酸味,啧,简直是醒神神器。

    记得那天穆渊六吃的时候直接吐了出来,之后一整天没有吃过一口饭,原因林九歌知道。

    牙酸牙软牙无力。

    大伙儿拿到果干的表情和林九歌预想的一样,他们看到干瘪的果干先是一愣,然后嫌弃。

    “很好吃的,没有上次那么酸,不吃的就还给我,不要浪费了。”林九歌啃了一口,清脆的嘣嘣声响起。

    咬起来脆脆的,入口时甜甜的,到了舌尖以后还是酸酸的,整个果实的味道经过林九歌的一番腌制还是很不错的,加上林九歌自幼就爱吃这些酸掉大牙的东西,她腌制起来自然轻车熟路。

    李霜大概和林九歌是一路人。她自幼也爱吃酸的东西,尤其是前两天吃的那果子更是让她大放狼光。

    说起这吃酸的还有件好笑的事,且这事还是关于李霜的。

    当年,五岁的李霜一次路过,在她小婶婶的房里看见了专门腌制给孕妇吃的酸梅子,一时好奇就嚷嚷着要,她小婶婶没方法拿了一颗给她,这小丫头三下两口就吃完了,没过一会儿又来要,她小婶婶无奈的给多了一颗。

    就这样,这小丫头就像是吃上瘾了似得吃完就跑来找小婶婶要,吃完了就跑来找小婶婶要,没两天就吃完了那一大盘的梅子,后来李霜因为要不到梅子竟然在大庭广众之下直接往地板上一躺,躺在她小婶婶的门前哭闹不止。

    弄得她小婶婶安胎都不安生,当时李父李母知道了都赶紧过来带走李霜,生怕惊了弟媳妇的胎。

    李霜回到家以后一直哭闹不止,李母一问之下才知道是要吃梅子。

    知道女儿性子的李母奈何不了她,只能招手让下人拿了一盘来,让李父李母大跌眼镜的还是这李霜,当着一群人的面,没有一个时辰就把一大盘的梅子全吃完了,这可吓坏了她的父母。

    怕女儿吃坏了身体,李父李母特意叫了族中的医师来给女儿看看。

    医师看了后说是爱吃梅子,没有多大的关系,就是不要吃太多就好。

    李父李母将信将疑的送走了医师,却看着又在吃梅子的李霜发呆。

    李家人除了孕妇以外其他人都不爱吃酸的东西,就李霜一个人吃,要不是后来李霜体内被测出有李家的血脉,李家人真的要怀疑这李霜是不是李家的种了。

    久违的酸甜感席卷着李霜的味蕾,她三两口就解决了果干,了嘴巴,她小眼睛冒着亮光看着林九歌,“队长,我还要”

    娇嗔嗔的话语种带着别样的俏皮,林九歌静了一会儿,道,“没有多,你看谁不吃你就吃他的。”

    拿着果干没动的穆渊六腰微挺,他沉下眸子,眸中隐有赤火撩燃。

    真是……要涨死他了。

    李霜目光四处游走,发现大家的果干多多少少都咬了一两口。

    被人吃过的东西李霜一般很少碰,换个说法就是不碰。

    咦?李霜的眼睛在瞄到一只如玉般无暇的手时停了下来,她目光随着果子渐渐上移……

    好忐忑啊!好激动啊!不知道人家吃不吃……

    不过,当李霜见到那只手的主人是穆渊六时,她翻了个大白眼。

    她才不要吃这个男人的东西,等试炼结束她要去伯母那告状!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