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娇妻:请君上榻来 第一百二十章给队长处理伤口
作者:安柚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冲出去的江辙其实心里很复杂,到了现在他才明白为什么第一天训练的时候林九歌会骂他们软脚虾,因为只有经历过风雨才能见得绚丽的彩虹啊,

    可是……他又撇不开面子去和林九歌道歉,心里实在是纠结得要死。

    等他回过神来,已经站在林九歌面前了,他一低头就见到林九歌手中拿着纱布看着他,嘴角还有些抽搐,他愣了一下目光下移,然后直接侧过头,满脸的通红。

    我的天!他急急忙忙下来竟然忘记队长是个女人了!

    林九歌翻白眼,她把药和用具收拾好,把衣服拉上裹好,没好气道,“转过头来。”

    江辙依言,林九歌瞪着他,道“你个兔崽子不去睡觉来这里干嘛?”

    尴尬的挠了挠脑袋,江辙低下了头,“因为看到队长你受伤了……”

    看到江辙一脸娇羞小媳妇的模样,林九歌扶额,她凶巴巴的队长形象啊!就这么毁了!真是失策,早知道就先找个地方处理好伤口再回来了。

    没等林九歌开口,就又见到穆渊六像被狼追似得直冲下来。

    “队长队长,你没事吧?”穆渊六风风火火得凑到林九歌的面前,左看看右看看,关切地问着。

    林九歌满脸黑线,她已经不想说话了,见穆渊六还有开口,她右手拖过身后的那一大篓果子,道,“拿回房子里。”

    穆渊六接过篓子,抱在胸前,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她。

    和穆渊六半斤八两的江辙都明白的事穆渊六怎么会不明白,但他们俩都拉不下面子去和林九歌道歉。

    江辙见林九歌不说话也不起来,走过去一把把林九歌抱了起来,见林九歌要挣扎下来,他抿了抿唇,道,“队长,有时候能不能让队友照顾照顾你?”

    听到江辙的话,林九歌要挣扎的身体僵住不动,她垂下眼帘,任由江辙抱她回去。

    或许……有时候依赖一下队友也好……

    更何况她腰上的伤还没有处理,还是先回去了再说吧。

    三人回到藤房里。

    看着屋里六双十二只眼睛盯着她,一副老实交代不然队规伺候的模样,林九歌往床上一趴,道,“你们几个小兔崽子先给我吧伤口处理了,不然我不和你们说话。”

    见到林九歌难得的傲娇,李霜等人捂嘴偷笑。但是很快他们就有些发愁和为难了。

    因为……他们不会处理伤口呀……

    “快点快点。”

    但是听到林九歌催促的声音,众人互视一眼,不知道是谁多手将江辙推了出去。

    被推出去的江辙回过头瞪了下那五人,咬了咬牙,撸撸袖子就上了。

    让他知道是谁推的,一定收拾得他哭爹喊娘跪地求饶。

    不过……

    老天保佑,一定要保佑他用药正确啊……

    拿着不知名的绿色瓶子,江辙小心翼翼的倒了半瓶绿色的冲洗液在林九歌的伤口上。

    冲洗液刚接触到林九歌的伤口就发出了唧唧声,像是烤肉上的油被滚出来似的。

    林九歌闷哼一声倒吸了口冷气,她回头想问江辙用的什么药,见到那绿色瓶子,她欲哭无泪,“,你知道你手上那个药是用在哪方面的吗?”

    江辙摇头,疼得裂开嘴的林九歌道,“那瓶药特么的是用在伤口腐烂时的,超贵的,你特么直接倒了半瓶,下次你们用的时候没有这药液我看你们上哪哭去。”

    一瓶就八十颗中等晶石,特么的当初买的时候可心疼死她了,现在江辙这小兔崽子竟然豪气地给她倒了半瓶!

    又心疼肉又心疼钱的林九歌真的好心塞。他幽怨的看着江辙。

    这个小兔崽子!

    江辙被林九歌看得头皮发麻,他赶紧把绿色瓶子的口子封上,又拿了一瓶瓶身是红色的瓶子出来,林九歌见到他手上的瓶子,狭眸微睁,怕自己晚说被他倒了出来急忙道,“那是小烟子和小路子用的东西,就那一瓶,你特么的别倒!”

    江辙这下子是一动不敢动了,他把瓶子放好,把药箱抱起来放在林九歌的面前,弱弱道,“队长,你说用哪个……我们不会处理伤口……”

    啪啪啪。

    林九歌好想给自己掌掴几个大巴子,竟然把这群人不会处理伤口的事给忘了。

    好作死哦,现在怎么办?她的腰又不能动。

    想了好久,林九歌才回过头,她看着李霜和慕容烟正色道,“小霜子,你和小烟子来给我处理伤口。”

    李霜摇了摇头,惊恐道,“九歌,这事我做不来,我怕我等下把你伤口又弄严重了。”

    慕容烟也摇头。

    林九歌叹了口气,道,“没事,过来,我教你们俩,队里就我一个人会处理伤口不行,最少你们两个也要会,不然哪天我出去外面做什么事情晚回来了你们受伤了怎么办?”

    林九歌都这么说了,且说到这个份上,李霜和慕容烟也不能推脱了。

    她们想了想觉得林九歌说的话不错,要是哪天林九歌真的要出去很久,又正好有人受伤了,她们上哪找人回来?

    两人乖乖听话的上前,等待林九歌的指示。

    林九歌指着药箱里自己画图让人打造的镊子道,“小霜子,你用这个镊子,把我腰上那道口子的碎石子夹出来。”

    说完她又指了指黄色瓶子朝慕容烟道,“小烟子,等会小霜子把狮石子都夹完了你就在里面倒一点冲洗液出来,把我伤口上的脏东西都洗掉,洗完以后拿纱布轻轻的擦一下,再拿那个紫色瓶子色的药粉出来撒在我的伤口上。”

    慕容烟重重地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

    李霜第一次处理伤口,又是替林九歌处理,心里不免有些忐忑,手也在微微的抖。

    镊子将林九歌蝴蝶骨下面一些的碎石子都夹了出来,那尖锐的边缘看得在场得几人脸色都变了。

    趴在床上背对着众人的林九歌满头大汗,死死地咬着牙,忍着不发出一点儿声音。

    李霜的手虽然只是有些轻微的发抖,可拿着镊子发抖就不一样了,镊子的前端特别的尖细,因为它的作用就是夹出伤口的细小物体。

    李霜夹石子的时候手发抖镊子就往伤口的肉去了一点,林九歌会不疼吗?

    她当然疼,但为了能让李霜不要紧张有不要害怕,她咬咬牙忍了。

    将破开的口子仔仔细细地检查一遍,发现没有碎石子了,李霜呼了口气,将镊子放在呈碎石子的一个土质碗里,她侧开身子让慕容烟上来处理后面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