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娇妻:请君上榻来 第一百一十八章酷训
作者:安柚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炎日自东边缓缓露出天际线,一丝赤红染红天边,大地都光亮了起来,薄雾在消散,折射在小潭上的阳光斑驳陆离,五彩斑斓。

    山脚下,有七人摆弄着姿势不动,他们在蹲马步,他们的双臂都吊着一块长宽高都是十厘米的青色石头。

    额间冒出的密汗顺着脸蛋下滑,滴在胸前的衣服上,可以看到已经溅湿了好大一块。

    当烈日彻底的悬挂高空,摆放在他们面前的大水缸里面的水也一滴一滴的滴完了。

    看到水缸的水已经干了,众人扑通扑通两声倒地上。

    他们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干裂的唇瓣还有血丝在溢动。最先爬起来站好的是一个女子,她略显苍白的脸上带着丝丝红晕,她重重的呼了口气出来,看着地上躺着的人道,“全体都有,稍息立正!”

    伴随着她这声嘶哑的低喝,还在地上的六人都爬了起来站好,腰挺得笔直笔直的,比孤山上茁壮成长的青松还要笔挺。

    “先喝水,喝完再休息一下,然后我们进行下一个训练项目。”

    水缸流出来的水汇聚在另一个水缸里,一滴水都没有浪费。当然,林九歌也不会让它浪费,这水虽然在不远处的小潭里有,可去取总是需要时间的,现在的林九歌一丝时间都不愿意浪费。

    众人喝完水,开始了下一个任务。

    这已经是他们第七天的训练了,离十五天的基础训练结束还有七天,若是这七天过后不合格的就要自己找时间补上,还是双倍的补,大家都累,有时连洗澡的时间都用来睡觉,哪里还肯让出一丝一毫的时间。

    所以,大家都挺拼命的。但是最让大家瞩目的还是江辙和穆渊六两个人,像是在较劲似的各种竞赛。

    当夜晚再次来临,小队众人又重复着前几天的事情。

    吃饭,睡觉,饿了再起来吃,吃着吃着又睡着了。

    每次打坐完,林九歌都会先饱餐一顿再把把桌子上吃剩的东西收收好放起来。

    伸了个懒腰,林九歌还是一如既往的在这时候出去。

    头三天林九歌一直都是两圈三圈跑,后面四天每隔一天加一圈,到了今天,林九歌已经能轻而易举的完成十圈重力跑了。

    跑完步,林九歌望了望天空,天色甚早。想起刚才走出来的时候藤房里的水缸没有水了,她跑回藤房里拿水缸,拖着水缸往小潭走去。

    小潭里的水都结了层薄冰,林九歌一个拳头砸下去,附带着的青色灵力将潭面击碎。

    清澈见底的潭水泊泊流着,林九歌从水缸里拿了个葫芦瓢出来舀水,一勺一勺的舀进缸里,待缸里的水有九分满了,她盖上木板,费力地硬拖了回去。

    将水缸放好在藤房门口,林九歌又推进了一点,以防水缸被风刮了下来。

    四百个上下蹲做完,林九歌又绕着树王的地盘跑十圈。

    再次抬头望着天空,大概还差一个时辰才天亮。

    林九歌沉吟了一会儿,从腰间抽出了长剑,脑海里浮现金色的符文,那是柳焰给她的无影剑法。

    基色的符文晃动了一下,一道人影出现,他仿若处在一片破碎的空间里,有无尽的空间碎片萦绕在他周身,想要将他洞穿。

    他大笑,看着四周的碎片,骨节分明的大手一握,三尺青锋尽握于手。

    似是有所感应,他扭头朝林九歌的方向笑了笑,挥舞起剑来。

    剑时快时慢,时利时钝,但他的剑尖所到之处没有一块碎片是完好的。

    交叠闪刺,挥圆斜斩。

    “出影!”

    男子大喝,他手中的剑也应声长吟起来,剑身发着银色的光,不到一息时间便消失得无影无踪,在林九歌四处寻找那把剑时,剑却突然出现,将整个空间的碎片都震成湮末。

    就在空间轰轰俱碎之时,金光大乍,男子朝她笑了笑,身影消失。

    从脑海之中退出神识的林九歌蹙起了眉。

    那剑法看得她迷迷糊糊的,有挺多不明白的,是因为她没把第一招出云领悟彻底吗?

    想了想,林九歌放下了出影,她知道好高骛远对她而言是多么致命的缺点。

    静了静心,她脑海里出现了出云的玉简。

    出云比出影更加的简单易懂,但出云的攻击范围比出影小了近十倍,所以出云一般都是小范围的攻击,大范围的攻击自然非出影不可,因为它命中的几率是百分之二百。

    演示出云的柳焰怎么挥剑,林九歌就怎么挥剑,不到一会儿,林九歌倒是学得有模有样。

    停下挥舞的动作,林九歌深呼吸一口气,她望着四周飘飘扬的雪花,凤眸虚眯。

    长剑指出,想要击碎雪花,没等她的剑尖碰到雪花,雪花早已掉落在地上。

    林九歌皱了皱眉,收剑,手掌摊开,俄俄白雪飞到她掌心上,没过多久,它融了。

    林九歌瞧着掌心中的一滩水,突然想明白了什么。

    她手腕翻转,用剑不断地刺那些雪。

    被剑尖刺中的雪纷纷化为粉末撒在大地上。

    开始的时候林九歌还能刺中几个,时间越久她刺中的越少,她也渐渐有些不耐烦了,随手就刺,随手就刺。

    再次练剑,她脚下一个踉跄摔到地面上,铺满了白色毯子的地面嘭的一声清响,扬起嘭雪尘。

    脸被狠狠地砸中地面,林九歌呲牙咧嘴,不用想她也知道脸肿了。

    不过这一摔她也清醒了。知道练剑需要的是心静和耐力,双手撑着地面站了起来,她揉着肿得老高的脸颊,心疼的摸摸自己的肉。

    疼死宝宝了!

    揉了一会儿脸,她又持剑继续刺雪花了。

    还在藤房里酣睡的六人并不知道他们的队长半夜三更了还在积极的训练。

    大雪飞扬,厚重的雪一层层的铺在地面上,放眼望去,一望无际的白色林园。

    林九歌的身影在密密的白雪之中若隐若现,她飞快的挥着剑,击碎那些轻若鸟羽的雪。

    空中呼啸而过的簌簌冷风一下一下地刮在林九歌的身上,将她的身体都刮流血了,可她恍若未觉,依旧握着剑刺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