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娇妻:请君上榻来 第一百一十五章把树王当床睡
作者:安柚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要知道,她储物戒里所剩的肉可不多了,能不能挨过半年都是未知数呢。可是现在不同了!有了这么多的肉,她可以烤肉炸肉煮肉晾肉……等等等等,各式各样的肉随他们吃个够,这想想就是种美好啊!

    林九歌手袖一挥,将密室里的物资全部扫到储物戒里。

    通常,储物戒的存储空间都是有限的,小的几平方米,大的近千平方米,火离大陆上层子弟用的储物戒一般都是三百多平方米左右,这还是那些有身份的嫡系子弟才有资格用的。

    有身份又有天赋的嫡系子弟则是用五百多平的储物戒。

    其余的子弟都是百来平方米,若是没有杰出的贡献,撑死也就一百二十平。有贡献的可以通过贡献的程度适当得得到些奖励。

    一些有名气的宗派比世家用的小点,四百多平左右,毕竟介子石大部分都是归他们所有。

    散修的更差,撑死就五十平,这还是用了天价买的,不少人为了买这么一个东西倾家荡产,妻离子散。

    林九歌在林家没有得到任何的资源,她身上所有的东西都是阎九皇给的,包括那随手就拿来的好几个储物戒,以及她手上特宝贝的定情信物,阎九皇给她的玉镯子。

    大部分东西林九歌都给了李霜分配,留了一小部分自己放着,以防哪天突然重伤没有丹药治疗。

    阎九皇给林九歌的那几个储物戒介子石虽小,可里面的空间是火离大陆最大的储物戒的百倍。

    这主要还是因为蛮荒神域的规则全,介子石多,且大,还可以压缩,并且打造起来极为精美,不像火离大陆这边的,多大的介子石就打造多大的储物戒,且样子也有些普通。

    望着一扫而空的密室,林九歌悻悻地摸了摸鼻子,将石砖盖了回去,并将边缘的土层刮碎下来混合了些水将它糊住,见土糊久久不干,林九歌指尖轻弹,暗光划过,土糊随着暗光的消失迅速凝结了起来,没过一小会儿就干的和原本的样子一样。

    林九歌耳尖轻轻一动,她站起身来扫视整个屋子,发现没有她来这里留下的痕迹以后身形一颤,消失在这里。

    嘭!

    就在林九歌的身影刚好消散在屋里时,门被一只穿着黑靴的脚暴力踢开,一位面容俊美的男子走了进来,他的左臂还揽着一个几乎将整个身子都靠在他胸膛上的女子,女子媚眼如丝,两颊俏红得像两个熟透了的果子,她粉嫩的唇瓣有些红肿,像是被人狠狠地蹂躏了一番似的。

    这一男一女,便是在八区号令全员排挤林九歌七人的于严和蓝易容。

    蓝易容上一刻还在和于严翻云覆雨,颠鸾倒凤,下一刻就被半揽半抱的带到这里。

    她瞧着眼前的物资柳眉微扬,她趴在于严的胸膛上吐气如兰,“公子,这是……”

    于严的手在她的胸脯上揉了两下,见她那双秋眸就快要滴出水来了邪恶一笑,道,“本公子想在这里试试感觉。”

    蓝易容捂嘴娇笑,柔软无骨的纤细小手打闹似得拍打着于严的肩膀。

    “咦公子好讨厌”

    娇滴滴的话带着一股电流感将于严的心电得酥酥的,他修指掐着蓝易容的下巴抬起,昂首垂眉看着她。

    “讨厌?刚才还喊着好棒好大的是谁?”

    似笑非笑的唇瓣一张一合,道。

    察觉到于严的语气有些难以发现地细小变化,蓝易容挺了挺胸脯蹭了蹭于严的胸膛,朝他抛了个媚眼,道,“公子讨厌奴家害羞”

    于严听着她讨好的娇嗔软语,勾唇邪笑了起来,他道,“在这里有什么好害羞的?这片区域都荒废了,就我们两个,想怎么快活就怎么快活。”

    蓝易容小手抚上于严的胸膛,摩挲了两下她双臂环上他的脖颈。

    “公子说什么,奴家就做什么”

    两人在里面交织起伏,丝毫没有注意到门外的林九歌偷窥着这一幕,且看得津津有味。

    看完这一幕,天色已经渐暗了,一边回树王那林九歌一边感叹这于严的持久力,都快晚上了还在坚持。

    不可多得的人才啊!

    林九歌叹道。不过想想她薄唇又扬了起来。

    最好这蓝易容能把那于严吸干,不然这个绝世天才的小命她就不客气的收了!

    蓝易容啊蓝易容,真以为自己能让那个男人神魂颠倒吗?真是可笑。

    回到树王那,林九歌看到穆渊六六人又被枝蔓吊了起来,她眉梢轻挑,问道,“老东西,你又在干嘛?”

    树王的声音出现在她脑海里,只听它哼哼两声,道。

    你这死丫头,快管好你的小伙伴!竟然!竟然该这样对待老人家!

    林九歌凤眸虚眯,道,“哪样?哪样对待您老人家了?”

    握草!这树王也太不要脸了吧!竟然这样子说话……还老人家……恶寒……

    树王伸出一根枝蔓啪啪啪的抽了一下六人,六人疼得龇牙咧嘴,却噗的一声笑出了声。

    气死本座了!

    见到树王发火,林九歌眼角抽搐,道,“老人家是不能发火的,容易变老。”

    本座都已经千岁了!老就老!待本座化为人形,第一个灭了你这六个人!

    见到树王的火迟迟降不下来,林九歌转头问她的小伙伴。

    “你们对树王做了什么?”

    听到林九歌的话,原本就笑着的几人笑得更大声了,甚至还有笑出眼泪的。

    林九歌扶额,道,“再不说我也救不了你们了。”

    穆渊六传了道神识给林九歌。

    队长,我们刚才探索床的时候无意拔了它的毛……

    林九歌嘴角一抽,不会是她想象中的那些毛吧……

    刚抬起头,就见到穆渊六憋红了脸朝她狂点头,然后终于忍不住又噗噗两声笑了出来。

    林九歌满脸黑线,她扭头朝树王道,“你继续……别打重伤了就好……”

    说完,她头也不回的进了树王本体扭结成的一个半包围藤房里,身后隐隐传来几人的抽气声。

    显然,树王这种活成精的老东西也知道林九歌的底线在哪。

    也确实是这样,林九歌肯让树王收拾一下他们还是因为她想要鞭打鞭打一下他们,只要不是重伤,她都可以接受,可若是重伤了,她绝对一把火烧了这里,大不了结果就是两败俱伤,她林九歌败得起这结局。

    进了藤房里,林九歌嘴角掀起,笑了。

    这群熊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