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娇妻:请君上榻来 第一百一十三章生命精华
作者:安柚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就在林九歌即将被枝蔓缠满时,她的手指颤动了一下,紧接着,她的手握了起来,噼里啪啦的骨骼声在这寂静无声的球里格外的响亮,原本还有些懒洋洋的枝蔓像是听得到这声响,地向林九歌缠去。

    枝蔓的首部就快触碰到林九歌时,林九歌握紧的双手突然涌出了火焰,在她面前形成了几丈高的火幕,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的枝蔓直直的冲进了火幕之中。

    滋滋声响起,那些冲进火幕里的枝蔓都化为虚无。

    没过半会儿,火幕消散,露出了原本的样子,枝蔓像是疯了似得极速涌到林九歌的面前要将她苏醒的迹象死死的扼杀在摇篮里。

    然而晚了,在他们将林九歌缠绕住时,一束冲天的暴虐灵力将它们尽数震碎。且冲天之光也将包裹着她七人的巨球一并轰碎。

    一蓝一红,两束不同样的光自林九歌狭长的凤眸中喷射而出,光束所过之处皆化为乌有,被扫中的枝蔓大片大片的消失,枝蔓化为的粉尘与这空中飘下来的皑皑白雪混为一体,却让人感到阴寒渗人。

    光束喷一会儿便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瞳仁中随风飘飘的双色光线,它们细如牛毛,却在这黑夜中晶亮得璀璨。

    林九歌浮在半空,她右手伸起虚指一点,她之前曾到过的那个地方猛然烧起了熊熊巨火,尖锐刺耳的诡异声唧唧做响,仿佛在向她求饶。

    妖娆高贵的的精致凤眸淡漠的看着前方的大火无动于衷,她垂眉,着掌心的双色火焰。

    “唧唧……唧唧……”当那诡异的声音在次响起,林九歌不耐的皱起了眉,她手掌轻轻一挥,冷冷道,“恬噪!”

    轰!

    无数枝蔓被打残了枝干,它们着枝干被主体拖了回去。

    林九歌淡淡的看着这些枝蔓,眸光一乍,地面上也燃起了火焰,不同于刚才的各占一半,这一次是交叉混合,浅蓝色的寒冰与暗红色的赤焰互相交织,形成了冰火两重天的酷境,还没出这个范围的枝蔓也被烧灭殆尽了。

    而火焰风暴中央挣脱的生物,就是此次灾难的唯一主使。

    它的长相并不是奇怪,反而简单得出乎人意料。

    林九歌细细地打量着,发现它和现代的芦荟一样,只要母体在,就可以无限制地生出枝叶,还可以扎根生长。

    难怪。

    林九歌想到。

    她说为什么这片地方这么的安静,原来是一个巨大的陷阱。

    以无数子体为劳力,设置陷阱,包裹住闯进去这块区域的生物,将之抽干血液,最后这些能量则是返回母体,为母体提供能量,使它能进一步进化。

    林九歌淡然的凤眸挑起,她如玉珠般温润的修长纤指迅速捏诀,手势变幻无穷。

    道道银光闪烁飞扬,一道印记很快就被捏了出来。

    “通天印。”

    林九歌心中低喝,于此同时,她手腕翻转,将掌印推了出去。

    通天印打在那巨藤的母体上,轰然炸裂,顿时整片天空都变成了银色。

    当银光消散,露出了深埋在地下的整个母体。

    看着眼前的庞然,林九歌嘴角勾了勾,又伸出手掌单手掐诀。

    又一道通天印被凝出来,她手腕翻转就要退出,一道陌生的神识却是在她脑海里出现。

    停下!我们和解!

    林九歌掀唇。

    和解?可以啊!等她气消了再来和解,不过等她气消了它还能不能活着就不关她的事了。

    兴许也是知道林九歌的心思,那巨藤母体又道。

    我可以救活他们,让他们完好如初,但前提是你不准动我!

    “你想得倒是挺美的,我身为医者,会救不活他们吗?”林九歌瞥了它一眼,道。

    他们身上有我母体自带的剧毒,这剧毒除了剧毒本体以外无人能解。

    像是炫耀,这巨藤母体还特意摆弄了一下枝蔓。

    林九歌听着巨藤母体这带有威胁的话语轻笑出声,她道,“我最擅长的,就是制毒解毒。”

    巨藤母体愣了一下。

    你!你!你!你这人怎么这样?

    挑眉冷笑,林九歌看着母体道,“准备好受死吗?”

    说这话时,她手上的通天印也在徐徐转动。

    巨藤母体一见到那道发光的通天印,身形退后了几步。

    你别过来!本座无条件!无条件帮你!

    林九歌没有停下动作,眼见印诀就要打到它身上,巨藤母体同体发光,一道绿光射向林九歌。

    死丫头接着!本座的生命!包治百病!

    林九歌顿了顿,抬手一抓,掌心的吸力将那道绿光抓住。

    双色火焰迸然喷出,将它裹住。

    巨藤母体见她如此谨慎,大骂道。

    死丫头!本座好歹活了上千年,光明磊落这四个字的意思我还是知道的!你竟然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林九歌大笑,道,“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你确定你猎食的方式符合你的君子形象?”

    巨藤母体……

    天书学院那群老家伙不是喜欢教学生尊老爱幼吗?这是教到哪去了!

    “还有,再叫我死丫头,我一把火烧了你!”林九歌藐视的看了那母体一眼,道。

    枝蔓还在乱摇乱摆的巨藤母体欲哭无泪。想它堂堂巨藤树王,活了近千年,竟然会有朝一日被个小丫头死死地攥在手里。

    天书学院的那个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老家伙真是坑死他了!说什么这边环境好,有利于修炼,结果呢?骗他到这里扎根,还趁机把他给封在这里了!

    要不是它怕火,铁定给这小丫头上上它特有的酷刑!竟然让它逼出自己积攒了千年的生命,那东西它得吃多少天地灵华才能补回来!

    打量这手中的生命,林九歌眉头稍挑,老东西,这是等着她跳坑?

    “喂,老东西,这东西怎么用?炼药吗?”

    刚刚好正在心疼自己的生命的巨藤树王一听到林九歌这话,暴跳如雷。

    他高声叫道,“炼个鬼药!这种直接吃的东西你给本座去浪费!你不吃就还给本座!”

    哦原来是自己吃啊!林九歌如狐狸般贼兮兮的狭眸眯起。

    老东西,套到话了!

    丝毫不知道已经被套了话的巨藤树王还在林九歌的脑海里喋喋不休。

    死丫头,本座告诉你!这生命可是圣境巅峰的强者都抢着要的东西,你要是被人发现了,小心小命玩完,不过没关系,你死了也不关本座的事,本座最多就是给你烧点纸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