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娇妻:请君上榻来 第一百一十章给小伙伴处理伤口
作者:安柚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看着两眼泪汪汪的李霜,林九歌心里也不是滋味,毕竟这次小队里的人都是因为她而受的重伤。

    看来这几天得找个时间和他们讲清楚这件事的起因经过和结果,然后给他们道个歉。

    打定主意的林九歌渐渐地静下心来,她让李霜先去洗澡,又让穆渊六去小潭的另一边洗。

    两人同潭沐浴,心都在发抖。

    李霜最先hold不住,先不说潭水冰成什么样,就穆渊六和她一块洗她就,她胡乱的撩了几下水在身上搓洗,拿起里衣裹在身上就上了岸。

    不远处的穆渊六似有感应抬起了头,刚好见到李霜爬起岸的身影,状若春笋的娇小玉足晃花了他的眼。

    他下意识的吞了吞口水,冷风拂过,他打了寒颤,也随便洗了两下就上了岸。

    他靠近林九歌两人的时候,正好听到李霜的闷哼。

    走上前一看,李霜正趴在一块虎毛毯上,后背,腰间上有一块足足有他巴掌大的淤青。

    他皱起了眉,突然想起持剑男子后来似乎也用了同样的招击中了李霜。

    走近两人,林九歌看了他一眼就没理会他了,李霜到是恶狠狠地瞪了她一眼。

    还没等穆渊六反应过来,李霜昂首又哼了一声,她吃痛的‘嘶’了一下,连忙侧过头趴在虎毛毯上,不去看他。

    林九歌将长短不一的细针扎在李霜的穴道上,待扎好了针,她双手在扎满了针的穴道中央放平微张,掌心有青色的灵力浮现。

    趴在毯子上的李霜感觉腰那里暖暖的,很舒服,且因为这几日没有休息好的缘故,困意也逐渐上来了,眼皮一一的往下沉。

    很快,抵挡不住困意的李霜睡着了,林九歌余光瞥见睡着了的人,朝穆渊六道,“等会无论发生什么事,都给我把小霜子的抓牢了,不然我所做的一切就白费了。”

    见林九歌这般肃然,穆渊六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穆渊六点头答应,林九歌也不迟缓,她左手弓成爪,一抓,长针向上浮出一些,见此,林九歌右手一翻斜掌大力一刮。

    长针不动,腰间的淤血却是蠕动了几下。

    “就是现在,小六子!”林九歌低喝。

    穆渊六迅速钳住李霜的手臂,以防她乱动。

    其实第一次刮不会痛,刮有七八次了才会有一点点的痛感,但是这东西越刮便会越痛,尤其是要把深藏在骨缝间的淤血刮出就更难了。

    这和刮痧差不多,却又不是刮痧,而是林九歌根据前世今生两个世界的医术改造的,这也是她第一次尝试这种新型的方法。

    第一次尝试是很冒险的事,可李霜腰间的淤血不能在等下去了。

    才刮了五次李霜就醒了过来,她刚睁开眼痛感再次袭来,忍不住叫出声的她额上冒着冷汗,小嘴也在哆嗦。

    她的手紧紧的抓着穆渊六的手臂。

    穆渊六就坐在她旁边,不知道看到了什么他有些尴尬的别开眼。

    林九歌见他侧开头,皱眉道,“小六子。”

    穆渊六回头,有些迷茫的看着林九歌,林九歌真心想骂娘,要不是慕容烟力气太过小,她会叫个男人进来?

    “你他妈给我抓牢了。”

    暴喝声刹那响起,穆渊六咽了咽口水,赶紧抓牢了李霜。

    稳住心神的林九歌此刻再也顾不得其他了,因为最关键的那几下要来了!

    她将长针收起,手掌一颤,青光再次浮现,不同于上次的,这次的青光中还带着些红光,看起来有些妖异。

    五指并拢为掌,倾斜四十五度,顺着李霜的腰用力一刮。

    细小的针伤被淤血撑大,啵的一声喷出了许多紫色的液体,林九歌接连刮了四五下,流出来的紫色的液体越来越多,李霜却是惨叫连连,指甲都了穆渊六的胳膊里。

    狰狞着脸的穆渊六龇牙咧嘴,但又不得不忍受,他心里低咒道,靠靠靠靠!他是疯了才会答应队长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

    只剩下最后两下了,林九歌的脸色也随之凝重了起来,她仔仔细细的将李霜腰间流出来的紫色液体擦干净,手一挥,面前浮着四五个玉瓶,取了红色塞布的玉瓶往李霜的腰间倒下,碧色玉流浓稠的惊人,林九歌倒了许久才倒出一滴拇指大小的,玉流一触碰到李霜的腰间便化为了水。

    眼眸一凝,手掌将水推开,在那块有淤血的地方来回涂抹。

    不一会儿,那地方就红了起来,林九歌看时候到了,右手一晃,一根有手掌那么长的细针在她手中捻着。

    长针李霜的腰骨缝,将那淤血戳开。

    淤血一散开,林九歌就将淤血尽数逼了出来。

    重重地松了口气,她把李霜腰间的浑浊液体处理掉,拿了一些药粉撒上去。抹了把脸上的汗,她将往地上一躺,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他妈的,累死她了!她到底来了什么狗屁世界!

    穆渊六的情况也好不到哪去。

    李霜到最后是咬着他的肩膀挨过去的,那种骨髓都要被咬开的感觉可是痛彻心扉啊!

    穆渊六怎么也想不明白这女人是怎么爬到她身上的。

    刚要推开李霜,李霜又抱紧了他的腰,整个身子几乎都倚在他身上,胸前的柔软温热温热的,让穆渊六莫名的有些心猿意马,羞耻之处竟站了起来。

    这不能说是穆渊六自制力不好,而是两人的姿势实在太暧昧。

    痛到的李霜就直接抱着穆渊六的腰,半窝在他的怀里,还时不时的磨几下,蹭几下,就算穆渊六已经十五岁了,可他是个男人,有这点生理反应也实属正常的。

    穆渊六叹气,再不起来他真怕自己要了这臭丫头,那到时候就好看了。捡过一旁的递给李霜,道,“穿上。”

    无力地李霜看到他手里攥着的红色,整个脸瞬间通红。

    女子最贴身的小东西被男人握在手里是什么感想?

    李霜缩了缩肩膀,头在穆渊六的胸膛埋得更深了。

    此刻的她可算是丢脸丢到家了!

    见李霜没有反应,反而还往他身上缩,穆渊六忍着某处的硬疼将李霜的手里。

    “你特么的到是给我起来穿衣服啊!”穆渊六双手撑着地面,狰狞着脸道。

    他妈的!疼死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