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娇妻:请君上榻来 第一百零九章逃跑
作者:安柚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抬头望了望天,天色已经差不多暗了下来了,天边还有一丝红光在被黑暗慢慢吞噬。

    林九歌勾唇笑,她眸中隐有青红火焰在燃烧。

    要不要制造点意外事故……哦不,是故意杀害现场?

    嘛还是先和小伙伴们离开吧……

    拾起插在地上的长剑,林九歌看着地上的剑痕挑了下眉。

    将长剑绕在腰间,她环顾四周,仔仔细细地盘查了一遍,当确认没有丝毫证据证明他们来过十一区现场时,林九歌朝不远处的小伙伴们招手,道,“小兔崽子们!咱们逃命去!”

    是的,逃命,不然等着再被杀吗?她可没有那么蠢呢。

    听到她的话,大伙们一脸黑线。

    什么叫小兔崽子!队长你给我说清楚!!

    虽说内心咆哮,可几人还是迈大步大步的走了起来。

    队长说的没错,不走,难道在这里等死吗?况且,谁知道会不会有第二批人,第三批人,第四批人,第一批人就把他们重伤,甚至差一点点就杀死他们了。要不是,队长来得及时,这天下哪里还会有穆家幺少,刘家少主,李家幺女,江家少爷,慕容家小公主,圣烟宗少宗主这六个人?

    几人拖着伤口迅速离开了这里,走在最后的林九歌侧头撇着十一区的牌匾,唇边一抹诡异的笑。

    她右手一握,青红色的火焰在她指缝飘飘渺渺,化为五束细小的焰火,悄然接近整个十一区。

    待他们的身影彻底消失在这片区域,不再受控的焰火的燃烧了起来,很快就将十一区生活区给围了起来。

    嘭!

    被烧断的残石坠在地面上发出巨响,放眼望去,满目的青炎赤焰。

    轰!

    承裂火炎烧的大地塌陷,之间裂出了许许多多的小缝隙,而那道被林九歌的剑插出来的痕迹也随着大地的陷震被震裂开来。

    但令人诡异的是这道痕迹一消失火势便如遇见了天命克星似的飞快熄灭了。

    在荒林某处极速前进的女子眸中隐有青红的亮光闪过,她翘起嘴角,带领着众人离开了这里。

    在到达一处幽潭时,林九歌让众人停下来先歇息一会儿再赶路。

    停下来以后,她望着周围四处打量,借着火烛她认清了眼前的高大。

    那是一株巨大的的通天藤树,形似树,根似须,枝干树叶柔软的令人感叹不可思议。

    林九歌伸手摸了摸。

    嗯,真的很软,当床睡不错,但是得看看这东西是不是活物。

    蜷曲起来的食指敲了敲通天藤树的表皮,没有丝毫声响,林九歌挑眉。

    这东西是活的?那还是算了吧,他们在地上睡就好。

    转身走开的林九歌并没有看到被她摸的那块表皮其实是一根枝干,它在林九歌走后摇动的一下,无声无息。

    点燃起篝火,众人围坐在一起取暖,此时的天早已黑了下来,空中原本微凉的的风也飕飕的变成了冷风。

    寒夜就要来了。

    几人同时想到。

    寒夜就要来到,可几人都还没有找到住的地方,在这种夜里露宿是会被冻死的!

    林九歌在幽潭里洗漱了一番才回到篝火堆旁取暖,她看着众人道,“先去洗澡,然后我们简便的在这里搭个帐篷,先住一晚,明天天一亮我们就立即赶路离开。”

    众人点头同意,但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他们很快就沉默了下来。

    林九歌见他们沉默下来也突然记起了他们身上的伤口的事,她自己是医者,已经处理好了,可他们不是,又是千金大小姐大少爷,这种事一般都不用他们做。

    思考了一会儿,林九歌站了起来,从篝火堆里拿了一根燃烧的火把出来,她朝他们道,“小霜子,小六子跟着我来,其他人在原地坐好,一有危险马上往我这边来。”

    除了李霜和穆渊六,其他人点头。

    李霜和穆渊六随林九歌到了小潭边。

    林九歌用匕首在地上挖了个小坑出来,将火把插在里面,她看着李霜和穆渊六道,“你们两个,把衣服脱了。”

    啥!

    两人傻眼,张大了嘴看着林九歌。

    林九歌挑眉,道,“快脱。”

    吞了吞口水,见到林九歌严肃的脸,李霜不情不愿的了腰带。

    她了,穆渊六就没理由不解了,两人的衣物很快就褪去。

    李霜穿着小和白色的袭裤抱着胸在冷风中瑟瑟发抖。

    冷死她了……

    穆渊六穿着袭裤站在那里也不敢动,眼睛更是目视前方不敢乱动。

    队长这是在干嘛!不知道男女授受不亲吗!

    还在尴尬中的两人眼睛在某一刻一致瞪向林九歌,目光有些凶狠。

    队长该不会是在整他们吧?

    林九歌扶额。

    这两人想的什么鬼!她就是想把李霜腰间的淤血抽出来怕她等会打断了治疗才叫穆渊六出来的帮忙的。

    至于为什么要叫穆渊六不叫其他人,还不是因为他在迎客楼亲了李霜。

    真是!林九歌看着相隔两三米的两人叹了口气。

    “两人站一块了!”

    李霜听到这话都快哭出来了,她颤巍巍道,“队长,能不能求放过啊?”

    林九歌伸手在她的脑袋上狠狠地敲了个爆栗子,道,“你个兔崽子!脑袋里成天装的什么?我是要给你抽掉腰间的淤血,不是让你俩干啥干啥!”

    好不容易走到李霜身旁的穆渊六脚步一个踉跄差点摔倒,他急忙抓住前方李霜的肩膀。

    冰凉凉的触感让精神本就高度紧张的李霜直接尖叫出声。

    响彻云霄的声音在这黑夜中格外的诡秘渗人,坐在篝火堆边的几人都抖了抖肩,互视一眼向对方靠近了些。

    及时捂住耳朵的林九歌躲过了这一音波攻击,穆渊六就没那么好运了,他嘴角抽搐,只觉得眼前金星在闪耀。

    使劲的摇了摇头,看清眼前的一幕他憋着气不敢出声,在李霜没反应过来之前连忙将自己的大狼爪缩了回来。

    他说怎么软软的……原来是……

    李霜看着林九歌,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林九歌看着眼前的一幕皱起了眉,她上前抱住李霜,轻轻地拍了拍她的后背,在她耳边低喃道,“下次找个机会给你去收拾他,现在先把你腰上的淤血弄掉,不然你的修炼之途可就要出问题了。”

    一听到自己的修炼之途会因为腰间的淤血出问题,李霜也急了,她抬头望着林九歌道,“那怎么办?我……呜呜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