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娇妻:请君上榻来 第一百零四章富得流油的小队
作者:安柚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他们有那么多个戒指是因为他们的身份和天赋以及阶级够高家族才特地拿了些东西奖励他们,寻常人家可没能力买这东西。

    突然间,他们对林九歌的男人,孩子的父亲起了些兴趣。这得是家业大到什么程度才能这么慷慨大方啊!

    墨色天空,点点繁星点缀着黑幕,星罗棋布的棋子看起来就是一盘宗错复杂棋局,等待着解局之人的到来。

    一顶略显华贵的帐篷里,石灯在照耀着这一小片空间,昏暗的光线下,他们认真而耐劳。

    “好了,我这边完成了!”李霜右手拿着泛着黄意的纸,看着上面的条条列列点了点头,满意道。

    穆渊六是第二个完成的人,他将手中的纸张丢给了李霜,道。“想不到你李大小姐还是个小富婆。”

    李霜白了她一眼,道,“屁小富婆,九歌才是真有钱,等会清算完成时你去看看队长名下的财产,那才是真的小富婆。林家的全部财产都不知道有没有她那么多。”

    诧异地望了林九歌一眼,穆渊六道,“队长啊,有钱可要资助一下你的小伙伴们呀!”

    林九歌挑唇,粉唇微勾,笑道,“资助什么的没有问题,可你要想想怎么回报队长的伯乐情呐!”

    穆渊六笑嘻嘻,手臂搭在李霜的肩头上道,“队长,那我以身相许可好?”

    “你确定?不怕我男人废了你?”摇了摇头,林九歌失笑,道。

    这小兔崽子。

    “那还是算了吧……”一想到林九歌那不曾露面却又富可敌国的男人他就有些胆寒。不是什么假的,而是真的胆寒,身为世家子的他清楚的知道家族里一年要耗费的修炼资源有多大,林九歌那个戒指里的晶石不仅是珍贵的高等晶石,还有整整一戒指,数也数不清,光是这个就足以令他神色巨变了。

    真想知道到底是什么样的男人能这么大方,让自己的女人随便挥霍自己的家底。

    慕容烟挥了挥手,手中还拿着一张纸,她道,“我完成了!穆渊六你好有钱。”

    穆渊六眉梢轻扬,道,“比起队长我只能算是个零头。”

    慕容烟“……”这人真是,会把队长惯坏的知道吗?

    后面陆陆续续有人完成了任务。

    当所有的清单凑在一起,众人又再次围上两人小矮桌。

    “360株星沙花,大概是六百颗高等晶石的价格。”李霜估算了一下,道。

    “七十五颗韵灵丹,估价大概是三千颗高等晶石。”穆渊六沉吟了一下,道。

    “四百三十九颗复力丹,估价两千五白颗高等晶石。”慕容烟有些不太确定的说道。

    郑奇咽了咽口水,道,“二十颗破地丹,估价……估价……我不知道价钱……”

    他的话音刚落,全场一片寂静。

    缩了缩身体,郑奇就要跑,江辙手一抓,将人逮住,他笑眯眯得问着郑奇,“小奇子,你刚刚说什么?破地丹?”

    被江辙一副‘凶神面煞’模样快吓哭的郑奇使劲地点头,道,“对对对对……破……破……破地丹,二……二十颗。”

    穆渊六揽过郑奇的肩膀,温和笑道,“小奇子,不要害羞,大家都是一家人是吧?”

    郑奇点头。是啊,没错!一个小队就是一家人。

    “那……你……我靠!”穆渊六还没说完,猛得扑向前方,在脸快要砸地上时他长臂往地面一撑,翻了跟跟斗,两脚及时着地。

    “好险好险!本少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的帅气脸啊!”

    拍了拍胸膛,穆渊六松了口气,有惊无险道。

    站稳了身体,他剑眉竖起,扭头喝道,“哪个不长眼的竟然敢来踹本……”

    一扭头,看见林九歌双手抱胸站在他原本的位置上似笑非笑得看着他,一个哆嗦,他连后面的话也没敢说出口。

    莫名得惧怕林九歌。

    郑奇见着两人对峙这一幕,心想自己肯定又惹了什么祸连累了穆渊六。

    林九歌看着穆渊六微笑,道,“东西都是拿出来平分的,你急什么。”

    刚以为林九歌要说什么长篇大论的穆渊六卒,被打击得体无完肤的他扶额。

    靠!原来队长也是个贪心鬼!感情他还没有队长的心宽?好打击人……看来他离队长不要脸到这种程度的级别还有些远,不过……没关系,来日方长啊……

    “我……我让大家……让大家闹……闹矛盾了!对……对不起!”

    郑奇突然朝大家九十度弯腰,态度十分的诚恳。

    林九歌赶紧让他起来,破地丹都拿出来和小伙伴分享了,还让人家弯腰道歉就过分了。

    “小奇子不要这么做,你是咱们小队的队员,也是咱家的人,有误会有矛盾大家一起解决,但是没必要这么做知道吗!”李霜扶着郑奇起来,郑重其事地对着他说道。

    “可我是后来的。”郑奇小声说道。

    后来的不是应该被刁难一下吗?

    林九歌一眼就猜中了郑奇的小心思。她蒙着青纱的眼睛翻白眼。

    这小兔崽子,心里无意识地抹黑他们呐!不行不行!队长威严要拿起来。

    “咳咳。”低咳两声,林九歌道,“其他队有没有这种后来的被原先的队员欺负刁难的习俗我不知道,但我们菜鸟小队绝对没有这种破事。”

    除却郑奇众人点头赞同。

    等等……刚回过神的大伙儿蹙起了眉。

    什么叫菜鸟小队?他们?我靠!什么鬼!

    统一抬头怒视林九歌,发起了眼神攻击。

    队长!我们是菜鸟?你确定?你是在开玩笑!我们这么沉鱼落雁,闭月羞花的帅小伙,小美女怎么可能是菜鸟!!

    林九歌抿着唇,纠正伙伴们的三观,她正色道,“取这个名字,本身就是因为我们小队的实力在整个荒岛是最低的。”

    见他们要开口说话,林九歌又道,“别给我叽叽歪歪,拉东扯西的。实力低就是实力低,实力低就要好好卖力的努力,不要纠结一个小队的名字,一个队伍若是强大悍武,就是叫狗二蛋都会被人赞扬称美。你们,懂吗?”

    小伙伴们都静了下来,显然也是在思考她这个队长所说的话。

    林九歌垂下眼帘沉默。

    对于这番话她其实很早前就想说了,可那时候大家都不是很熟悉,经过这差不多一个半星期的时间相处,大家都还算可以,新来的郑奇还可以慢慢教,可其他人不行,他们都等不了。

    尤其是慕容烟和刘成路。她体内的青红火焰可以燃去他们经脉内充实的黑色杂物,她必须把事情安排顺利了才能放下心来给他们两个洗筋伐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