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娇妻:请君上榻来 第一百零一章防区
作者:安柚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暴喝声如同惊天霹雷,将对峙的众人给震得人仰马翻。

    林九歌只觉得脑袋四周嗡嗡作响,不断有金星冒出。

    晃了晃晕眩难受的大脑,林九歌才看清了站在眼前的老者。

    白发苍苍,一袭滚蓝边的雪色长袍无风自动,袖口像装了什么东西在里面一样鼓鼓的。他没有前几个长老那么慈眉善目,他灰白的眉毛倒竖而立,肃然的望着众人。

    “还不快起来!”

    又一声堪比巨雷的喝声响起,林九歌刚站起来的身子摇晃了几下,她捂着耳朵抽了抽嘴角。

    这老不死的最近是吃太多吗?不带这么浪费力气的。

    还在吐槽中的林九歌感觉有什么东西轻轻地触碰了一下自己的手指,她垂眉,笑了起来。

    弯腰将人扶起,她摸了摸慕容烟的头,“小烟子你可算是醒过来了。知不知道大家都快担心死了?”

    慕容烟干巴巴的唇瓣蠕了蠕。

    对不起,让大家担心了!

    林九歌嘴角勾了勾,再次摸了摸她的脑袋道,“没事,你醒过来就好。”

    刚喝完众人的长老见没一个人完好的站着,眉毛都紧紧的皱在了一块,当他目光触及林九歌时,满意的点了点头。

    总算有一个合格的学员了。

    要是让这严肃的老头子看到他喝第一声时林九歌颤巍巍的小模样还会这么想吗?

    放眼望去,一座巨大的塔耸立在林九歌等人面前,塔身的表面呈漆黑色,只看得见四层,在往上的被云霞给遮住了,朦朦胧胧的,兴许是过于高的原因。

    林九歌好奇的打量着这个号称荒岛最安全的地方,防区。

    地面上都用沥青铺了一层过去,由于太久没有人来,沥青上都长了绿苔。

    踩上去滑滑的,稍有不慎就会滑倒,这不,刚有人踩上去就一头栽倒,发出嘭的响声。

    沥青地面,耸立的巨塔。

    林九歌挑眉。就这点建筑物能成什么事……

    刚踏上这片所谓的‘净土’,老者就又开始了河东狮吼。

    “全体都有!讲台方向前进三千米!”

    轰隆隆的脚步声回荡在这静寂的地方,可大家都不知道讲台是什么,只能慢悠悠地四处张望。

    林九歌扶额,这世界竟然还有讲台这词……

    “队长,往哪走?”江辙凑了过来,低声问道。

    朝江辙看了一眼,林九歌怒了努嘴,示意他看向前方那个豆丁点大的石台子。

    江辙恍然大悟,心下对林九歌又佩服了几分。

    有耳尖的人听到林九歌的话,率先跑向石台,后面的人见到了,也连忙追了上去。

    不一会儿,大家都到了石台前。

    待他们扶着膝盖气喘吁吁时,老者从石台侧面的阶梯慢吞吞的走了上去,他的后方,跟着两个男子,一个略显稚嫩有些文弱,一个俊美冷漠,看起来实力非凡。

    林九歌见到那俊美的男人修眉一挑。这不是跑在他们前头的越言嘛!啧……腿长跑得就是快。

    “咳咳!”老者的手放在嘴边,他故意咳了两声,道,“在安排你们去向前,我有件事要安排一下。”

    下方鸦雀无声。老者见到他们炯炯有神的眼睛扬了一下雪白的眉毛。

    这群兔崽子,就只听到他要安排他们的去向这句话吗?

    “我身旁的这位预备学员,也是你们那一区的,他的队友都死了,就他一个了,而经过长老院的一番讨论,决定让你们十一区的学员来决定,如果最后都没有人选择他,他就会被劝退。好了,就这样,大家可以发言了!”

    一个穿着黑衣的男子看着台上的文弱男子道,“这学员我们队不收。”

    后方持续有几个队的队长发言不要这男子。

    文弱男子被嫌弃,老者的脸色不变,依旧笑眯眯的望着众人。

    可当许许多多的队伍都不要男子时,老者虽脸色无恙,可额间还是冒了些冷汗。被众人挤在最后面的林九歌看着台上的男子双眼直放狼光,她紧紧地盯着男子,深怕错过了什么。

    穆渊六很奇怪的瞅着死死盯着男子的林九歌,又瞅着那男子。

    长得没他帅,等级也没他高,队长为什么一直看着那男子?

    李霜见着台上的男子,诧异的咦了一声。

    圣烟宗宗主的独子怎么来了?

    林九歌抬头正好听到李霜的惊咦声,她一想有戏,问道,“小霜子,这人你认识?”

    李霜点点头道,“认识。”

    怎么会不认识?都是从小一起长大的玩伴哪里会不记得。

    “他是谁?”

    见林九歌的脸色有些兴奋,李霜摸摸鼻子道,“他叫郑奇,家就在玄墨书院的附近,和我是青梅竹马。”

    “队长你问这个干啥?”李霜反问道。

    林九歌没有回答她得话,反而招手示意小队的队员集合。

    等到几人凑在一起,林九道,“我思来想去,觉得我们小队始终少了个断后的人,这男子稍稍调教一下,应该是个很好的一个助力。”

    众人惊异地看着台上的柔弱男子,想不透他哪里好。穆渊六压制不住内心的疑惑,问道,“队长,这人有什么好?”

    林九歌笑而不语。这人有什么好?他气息微弱,身形修长,比起其他人多了几丝透明感,这可是十分难得的,若不把这男子收入麾下,她将来上哪后悔去?

    “那么文弱,我们队里还需要吗?””刘成路道。

    林九歌见大家似乎都有些太不大乐意有新队员加入的的样子,小声道,“这人的先天条件好得不得了,若是加上后天的培训和历练,铁定是我们队的一张隐藏王牌。”

    前面大家都不太感兴趣,可听到后面他们的眼睛就亮了。

    能为自己原本就孱弱的小队添一张王牌谁不要?可惜这几个人忘记了。这可是需要经过一定的时间锻炼才能有那般强悍的。

    “那好吧!”

    最终众人还是一致同意了林九歌的建议。

    所有人都不要郑奇,郑奇的身体在颤抖,他清秀的脸庞带着几丝不甘,可他又无可奈何,因从小就被父母亲养在家里的原因他的胆子极小,连一头无杀伤力的幼年钏猪也怕,这可急死了郑奇的父母,可无论他们怎么做这郑奇就是怕,他的父母实在没有办法了才厚着一张脸皮子到天书学院去求那百个名额之一的其中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