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娇妻:请君上榻来 第一百章及时赶来的长老们
作者:安柚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青葱绿树,巨瀑飞流,重峦叠嶂,鸟兽飞翔。

    一大群人东倒西歪地躺在地上呼呼大喘,他们的脸上是劫后得生的喜悦。

    就在刚才,在他们即将被黑雾吞噬时,那几位救援的长老终于赶到,他们和黑雾扭打成一团,他们则是找了个地方喘口气。

    躺在溪边大口大口喘着的气的穆渊六两眼昏花,头都要炸裂了。

    在她旁边的李霜眨了眨眼睛,揪着小手指不知道要干嘛。

    从地上爬起来的林九歌仰头长叹了口气,她踉跄着走到溪边,伸手捧了捧水喝。李霜见了也凑过去,用手捧了捧水,凑到穆渊六嘴边,道,“穆哥哥张嘴。”

    澄澈的水从李霜指缝溜出,滴了好几滴在穆渊六脸上,唇角边的湿润让他稍稍睁开了眼。

    李霜见他睁眼,手指触碰他的唇瓣,道,“张嘴。”

    穆渊六张嘴,甘甜的溪水从他滚烫冒烟的喉咙洗涮而过,他吞了吞唾沫,喘多了几口气。

    李霜见自己手掌心内不多的水被穆渊六喝光了,又急忙转身从溪边接了一捧。

    递在唇边的青葱玉指带着点点温润,穆渊六虚眯着眼望着李霜。

    李霜等了许久也没见他张口,再看掌中的水都快流干了,手一倾,水顺着手指流向穆渊六开了条缝的嘴里。

    忽然觉得脑门一凉的穆渊六猛然跃起身,他侧过头,正好看到薛双双手里抛着一把小巧精致的匕首,见到薛双双唇边的冷笑,穆渊六干裂的薄唇轻轻勾起,无声地吐了几个字出来。

    骂大街的泼妇。

    对面的薛双双抛着匕首的手顿住,她握着拳头,暗咬贝齿。

    该死!就差一点点,一点点她就可以杀了他!

    刘成路靠近穆渊六,偷偷地掏了颗红色的晶石给穆渊六,他小声道,“和队长一个级别的。”

    穆渊六朝他笑了笑,道,“哥们,有你的。”

    刘成路憨厚的笑了笑,一副你懂我懂的表情。

    江辙也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啪的一声打开了折扇,冷笑道,“这姑娘是哪队的?前线还没胜利就忍不住要在后院开火了?”

    还在休息的人群听到江辙这话都抬起了头,目光不善的盯着手握匕首的薛双双。

    这个时候,前方的长老与那些诡异的黑雾胜负还未定分,这女人是想在本区的学员里挑起纷争吗?

    齐书双目虚眯,望了望众人不友好的神色,在看了看轻摇着折扇一脸无辜的江辙,朝不远处的薛双双道,“薛双双,你在干嘛?”

    薛双双听到齐书的话愕然抬起头来,当看到周围闪烁的目光,她气得浑身颤栗,几欲咬碎一口银牙。

    混蛋!她竟然掉进了这些人的陷阱!

    不知所措的她竟然回过头看着齐书,想要齐书给她解围。

    被刘成路和穆渊六挡在后面的李霜忍不住偷偷笑了,刚发出一丁点声音手就被人一把攥住,她立即挺腰,昂首一看就见穆渊六狭长的俊眸凌厉的看着她。

    打了个哆嗦,李霜往旁边挪了挪,还没挪过去,穆渊六桃眸一凝,攥着她手的手掌一扯,猝不及防的李霜直接扑了过去。

    鼻子撞到穆渊六结实的胸膛,她小声的嗷了一声,刚要抬起头来,一只按住她的脑袋,低沉沙哑的声音便在她耳畔边小声的响起。

    “坏了队长的事你就等着。”

    炽热的气息喷撒在她耳后,薄薄的唇瓣也触碰到她敏感的耳珠,李霜红着脸埋在穆渊六的胸膛里。

    两人旁的刘成路看着穆渊六微笑,穆渊六回以一笑。

    两人似乎达成了什么共识。

    坐在溪边照顾慕容烟的林九歌看着这一幕挑眉,嘴角勾起了一个似笑非笑的弧度。

    不错嘛,第一次合作这班小兔崽子就知道搞事啦。

    见到薛双双回过头来看自己,齐书脸色微变,众人原本盯着薛双双的眼睛移到齐书身上。如刀子般锐利的眼神将齐书平稳的心态打乱,他的呼吸紊乱了一下下。

    “薛双双,你自己找死能不能不要拿队长当你的挡箭牌!”一直看薛双双很不爽的那名妙龄女子见到一向温和的队长变了脸色忍不住朝薛双双吼了一句。

    从小,齐书在她心目中就是一个领导者,一个引路者,备受她的尊敬。当初薛双双加进来时就各种清高他们,他们都很不喜欢这个寒门子弟,一点气度都没有还不说,特别喜欢嫉妒别人,就因为她,他们队已经得罪了很多小队了。

    现在竟然还想祸水东引将一大盆脏水往齐书身上泼,真是不能忍!

    齐书在妙龄女子的话音落下后平稳了气息。

    佳佳这段话很大程度上给他解了围。

    薛双双此刻再蠢脑袋再怎么当机也反应过来了,当知道自己当着众人面前做了些什么,她手中的匕首滑落。

    “我……我……我也不知道……我也不知道……”薛双双硬挤出几滴泪水,补救着这一场由自己挑起的闹剧。

    “不知道就可以拿我们的命开玩笑吗?”人群中,不知道是谁开了口,冷冷的嘲讽着薛双双。

    “就是,你的命是命我们的就不是吗?”这是一个女子。

    “说起来你还是个寒门子弟,真要这么一比,身为贵族世家子弟的我们哪个不是命贵你?”

    一向自卑的薛双双最讨厌别人拿贵族子弟和寒门子弟比较差距,因为那样她就算天赋再好,等级再高,身份上面也始终差人一线,在那些身份尊贵的人面前也会低人一等。

    她抬起头瞪着众人,“寒门子弟怎么了?寒门子弟的命不是命吗?真要这么说你们死了哪里还比我们寒门子弟尊贵?不过是一具连棺材板都没有的野尸罢了!”

    齐书叹了口气。他现在就是想救薛双双也有心无力了!

    妙龄女子和她的队友也一脸震惊的看着薛双双。

    而薛双双的话就像一根火柴,将一堆的炮筒燃爆。众人的目光也随着她的话落而变得凶狠起来。

    “一个小娘们,这么野是不是没男人收拾。”

    “我看是,谁要是最近心情不好就劳烦动动手,将这小姑娘收拾得人仰马翻。”

    “哈哈,你确定这小野娘们不会倒打一把把你给收拾了?”

    场面有些一发不可收拾了。

    林九歌蒙着眼的凤眸扬起,眸中有着笑意泛滥,她修长的手指轻搓几下,有火苗在淡淡的涌现。

    这就对了嘛!就是要这样一发不可收拾的戏才好看呐!

    诡异的氛围一触即发,也就在这时,空中传来一声暴喝。

    “尔等还不速速前往荒林核心地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