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娇妻:请君上榻来 第九十六章遇见越言
作者:安柚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黑暗,无边的黑暗,这是一处遮天蔽日,瘴气遍有的原始森林。

    林九歌等人冲进这里以后就迷去了方向,他们在原地打转,却始终没有离开半步。

    于是,他们驻地就扎。

    “队长,现在什么时候了?”江辙举着火把,照亮着帐篷。

    听到江辙的话,还在沉思的林九歌蹙着的眉舒展开来,她道,“大概是早上了,这里的环境太过阴暗抑郁,你们切记,一定要留意精神上的不适。”

    有着青红火焰做防护罩的林九歌并不惧怕这些瘴气和抑郁的氛围,她怕的是她的队友们hold不住这些东西,因此她才出声提醒他们。

    李霜和慕容烟的脸有些苍白,显然是经历这些东西太少。

    刘成路倒是出乎意料的平静,他对这些东西仿佛没有知觉。林九歌却对刘成路一路下来的表现很满意,以她前世今生加起来近五十岁的阅历来看,这小子虽然紧张,可表情神色收敛的极好,且若不是林九歌这样眼睛毒辣的人仔细察看还真被这小子蒙了过去。

    林九歌屈起左膝,左手搭在膝盖上,虚眯着眼。

    最初的时候她其实是想培养悟性较高的江辙,可随着一路下来的表现,她发现刘成路最符合她的要求,虽然他无法修炼。

    但林九歌并不介意,因为她有神眼,有焚尽万物的青红火苗,有一身在前世就到达巅峰的医术和杀人的技术。

    刘成路这人什么都好,就只有不会修炼这条是硬伤,但林九歌随时都能让他修炼,所以她并不着急着要替刘成路打通体内堵塞的筋脉。

    她需要队里出现一个遇到事情能不慌不乱,心神稳定,迅速做出准确判断的军师级人物,而刘成路,是她这几天观察队里的队员中最佳的人选。

    至于穆渊六和江辙,需要在磨炼一段时间,两人虽战力极高,可心神还是不够稳定,且因自小便是天之骄子的缘故,被人随便夸一夸便容易骄傲自满,目无中人。

    这点,是稳坐军中帐的人最致命的缺点。

    想到这里,林九歌抬头望了望头顶的帐篷,透过那层布,她泛着青光的凤眸看到暗无天日的茂密枝叶层层叠叠的交织着,恍若牢笼,将这里隔绝包裹。

    刚舒缓的修眉又蹙了起来,林九歌深深地感到了无力。

    她从来到这个世界开始就没有一天日子是好过的……

    实力啊实力,终究是太弱了……

    敛下眸色,林九歌抹了把脸,转头对着还在休息的众人道,“收拾好东西,我们上路吧。”

    众人呆若木鸡……

    队长刚刚说什么……上路……

    见众人没反应,林九歌突然想起自己刚刚说的话不怎么吉利,她摸摸鼻子,道,“快收拾好东西,我们尽快离开这儿。”

    说是收拾东西其实也没什么东西好收拾,也就他们脚下这个破破烂烂的帐篷和几个干巴巴的馒头罢了。

    收起帐篷,林九歌突然动了动鼻子,灵敏的嗅觉嗅到了一股淡淡的铁锈味,她立即抬起手示意众人安静。

    刚要跨出脚步的李霜没刹住步子就要摔倒,后面的穆渊六手一捞,揽住她的腰。

    原本有些悉悉祟祟的声响尽数没了,林九歌聚神望着某处,单手伸起朝血腥味的来源地轻轻一挥,一道青色的灵力悄然飘向那里。

    还没飘到那里,一道浅蓝色的刀刃直接劈过,将青色灵力瞬间劈碎。

    林九歌见此脸色骤变,招呼众人身形不断后退,还没等她退开,一道魅影缠上她。

    凤眸一凝,林九歌一个手刀劈向暗影,同时右膝一顶,就要将人甩出去。

    嘭!

    一只满是血的手臂格挡住她的手刀,林九歌咬牙坚持,她只觉得手掌很痛,就像是劈在了一块坚固不催的巨石上一样。

    右膝也被人挡住隔开,林九歌借力一跃左腿猛然甩出。

    嘭!

    两腿交接,震出音波直扫虚空,将巨树的枝干都抖落了不少。

    嘭!

    再次交接,林九歌的腿还没来得及碰到暗影就被被那暗影直接扫了下去。

    “队长!!”借着昏暗的光,一直紧盯着这边状况的刘成路眼睛猛得睁大,他一边向林九歌冲来一边大声吼道。

    队长掉落的地方有块尖锐的巨石!

    反应过来得其他人都急忙冲了过去。

    若是砸中巨石,尖锐的石尖一旦穿透队长的胸膛,队长就没命了!

    五人的身形离林九歌还有好远好远,可林九歌离石尖的距离不过五六丈,显然时间上面来不及了。

    眼见林九歌就要砸中石头,刘成路从怀中掏出一颗晶莹剔透的红色晶石,直直地对着石尖砸去。

    在晶石比林九歌快一步砸中石尖时,刘成路大喝一声“爆!”

    轰!!

    冲天巨响震碎云霄,火光冉冉烧破密林,刺眼的阳光一瞬间照射在大地上。

    噗!

    满目白光,失去了方向的林九歌后背被炸飞的碎石狠狠击中,猝不及防,她凤眸微睁倏然吐出一口血。

    手掌微蜷,在地上留下一道道抓痕,林九歌不甘心的爬起来。

    白光消散,和煦的阳光撒在这些树叶上,照射得乌黑的地板斑驳陆离。

    暗影也在日光的照耀下露出了真实面容,待见到暗影,林九歌倒吸了口冷气,不可置信得看着那人。

    这怎么可能!

    林九歌看到的暗影就是在十一区里重伤失踪的越言,此时的他没有了以往的从容,原本白皙的脸上带着狼狈不堪的血丝,一身干净整洁的衣裳破破烂烂,还有好几处伤口在流血,虽然疲惫不堪,可那如同狼一般狠辣的眸子依旧炯炯的盯着林九歌。

    见到林九歌的那一瞬间,越言眸光发亮,他身形一闪,落在林九歌身旁,宽大的手掌搭拎着她的衣领将她前前后后打量了几遍,问道,“没发生什么事吧?”

    好不容易喘了口气的林九歌被他这么一拎,一拽,一转,喉咙里还压制着的腥甜直接喷了出来。

    噗!

    喷出来的血溅在地面上,没过一会儿就被吸收干净,刚好见到这一幕的林九歌眨了眨眼,她移目望着越言还流着血的腿,脚下的血色小泊被地面一点一点的吸收干净。

    咕咚……

    吞了吞口水,林九歌颤着手指了指越言的脚下。

    越言朝她摇了摇头,道,“先叫上的队友,赶紧离开这里。稍后我再同你讲事情的来尾,那些魔物要来了。”

    扶着摇摇欲坠的越言,林九歌对着正极速奔来的队友道,“立即离开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