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娇妻:请君上榻来 第九十章残酷的历练
作者:安柚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听到江辙问自己,林九歌沉吟了小小会儿还是点头了,她道,“五脏六腑,皆有毒物,而且都已经气绝身亡了。”

    江辙叹了口气,“这些人里面可是有很多皇室王族子弟啊。”

    他已经可以想象到外界知道这个消息是有多么的震动了,到时候有多少腥风血雨他无法想象,且历年来从来没有听说天书学院的最后考核会死人。

    “这次考核,变动似乎很大。”江辙若有所思道。

    林九歌垂眉,修指轻轻地搓捻,两指间有薄薄的青光隐现,她淡淡道,“小辙子,有件事你必须要搞清楚,无论变动大不大,死的人多不多,只要死的不是我们队的队友,动的也不是我们这边的人,那就于我们没半点干系。”

    江辙张了张嘴,还在摇扇子的手顿住,刚想说话,就又听到林九歌的低语,“我们要做的,不是关心队以外的人,而是活着,努力活着,然后变强!变得更强!”

    侧过头,想开口说话的江辙见到了此生难以忘怀的一幕。

    那蒙着眼睛的白衣女子,侧对着他望着天空,负手而立,清晨的第一束光自她身上划过,渲染得她五官都在发光,格外的夺目光耀,她小小的身躯就静静地站在那里,似和他隔了一个次元的空间,什么也不做,却仿佛撑起了一片天空。

    那是一种强者的姿态,是一种哪怕现在弱小,也抱着坚定的信念强大的心态。

    那是十五岁的江辙,第一次那么敬服一个人。

    “还看,眼睛都要盯出来了。”林九歌瞥了江辙一眼没好气道。

    “嘿嘿。”江辙挠头。长这么大,第一次看一个女孩子看失了神,不过没关系,这是他的队长,他敬服的第一个人,也是……他一辈子都要追上脚步的人。

    坚定了自己的信念,江辙心中似乎有了什么决定,他握着拳,紧紧地。

    多年后他站在巅峰笑看风云,却总是怀念当初和林九歌一起训练的日子。

    “快走吧,先去打水,不然那几人起来就没水用了。”当前方林九歌的话传来,江辙赶紧回神,急匆匆的跟了上去。

    炙热的阳光照耀在绿色的擎天巨树上,透过树叶照射在陆地上,清风徐来,斑驳陆离。

    大树下方,有六个人在那,摆着奇形怪异的姿势定着不动。

    随着太阳不断的升高,温度不断地上升,六人的额头上密汗布集,身形隐隐有些发颤。

    半个时辰说过就过,慕容烟和刘成路倒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气,江辙林九歌李霜穆渊六还在坚持。

    一个时辰过去,李霜和穆渊六也倒地大喘,江辙和林九歌还在坚持。

    还没等他们喘够,江辙也直直地倒了下来,他张着嘴狂喘,嘴唇干裂。

    两个时辰过去,林九歌停了下来,她活动活动筋骨,转身看着他们,道,“还有待提升啊你们。”

    “……”集体沉默。不是人人都是林九歌好吗……

    见大家都没反应,林九歌翻了个白眼,叹了口气道,“这么好的机会你们竟然不把握……”

    什么?

    几人疑惑,抬头望着林九歌,一脸的不解。

    林九歌抬手扶额,无奈道,“你们难道不知道极致体练后特别劳累的那段时间感悟能力特好,是修炼的最佳时机吗?”

    江辙穆渊六还有李霜三人一听林九歌这么说,赶紧连滚带爬的打坐,不一会儿,周身弥漫着天地灵气。

    他们四人打坐,感悟,修炼,在一旁休息的慕容烟和刘成路一脸羡慕的看着四人周身若隐若现的天地灵气。

    在很小很小的时候,他们就得知自己无法修炼,那时候蓝天白云,雄鹰击空,一切美不胜收,可任天空景色多么美好,大地草植多么茂盛,他们都无法见到,他们见到的,永远是四堵红瓦墙,而他们,就像奴隶被围在里面,只因为他们无法修炼。

    那时候看着进进出出的旁系子弟欢声笑语的谈论自己的资质,天赋,等级,他们都是满满的向往,向往自己也能这么意气风发,可是没有,他们没有办法吸收天地灵气。

    躺在地上的刘成路从草地上爬了起来,他就着刚才的姿势摆弄着,摆好以后他定着不动。

    他们都在努力,他有何理由偷懒?

    眨了眨眼睛,慕容烟也反应过来了,她也摆着刚才的姿势定住不动。

    她才不想被同伴甩开,她慕容烟,堂堂慕容家家主的掌上明珠,凭什么要输给别人被人撇下?这是不可能的!她虽是女子,可骨子里与生带来的骄傲无法抹去,那是她的精神,她的坚持。她也可以做的更好,只是需要的时间长,既然有那个时间给她,她为什么要偷懒?

    咬牙坚持的两人并没有看到身后林九歌欣慰的眼神。

    林九歌确实开心,这两人现在坚持体能极致锻炼,过段时间给他们洗筋伐髓,去除体内的污渍就会简单一点,这对她来说是件好事,至少她不会因气虚而掉落等级。

    烈日炎炎下,这六人经历了一轮又一轮的训练,可林九歌始终觉得这些人还没到极限,她想了想,命令众人站起来,带头起跑,绕着整个小岛外围跑了一圈,途中断断续续,众人之间的差距也明显了。

    林九歌虽喘着气,脸色也很苍白,可依旧能跑得动。

    江辙两眼无神,完全是凭着一股劲追着林九歌。

    穆渊六和李霜两人差不多,慢了前面的两人小半圈,一到集合的小地点,他们两人直接躺了下来,使劲地喘气,恨不得直接睡死过去。

    这四人在集合地等了许久许久,刘成路和慕容烟才赶来,他们脸色惨白的可怕,满身的汗水浸湿了衣衫,贴着他们的身体十分不适应。

    离集合点还有百来米左右,慕容烟真得撑不下去了,她脚步一个踉跄,直直地扑向前方,狠狠载了几个跟头飞出去几米才摩擦着地面停了下来。

    刘成路瞳孔一缩,立即停下如铅般万斤的脚步,伸手刚要去拉慕容烟起来,就听到前方的一声大喝。

    “别拉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