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娇妻:请君上榻来 第八十八章袭击
作者:安柚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见那些东西要跑,江辙两三步弯腰就要冲出去,林九歌手疾眼快一把拉住江辙的腰带,往后狠狠地拉了进来,同时嘭得一声巨响大力关上门。

    回过神来的江辙一身冷汗,他狼狈地从地上爬了起来,朝林九歌道了声谢,“谢谢!”

    要不是林九歌及时拉他回来,他这不明不白的一出去不是死定了吗。

    林九歌瞪了他一眼,道,“知道那是什么东西吗?”

    见到林九歌凶神恶煞的模样,江辙吞了吞口水,摇头,摇头,再摇头,他道,“不知道……你知道?”

    扶额叹气,林九歌拍了拍江辙的肩膀道,“小辙子,这鬼东西第一次出现,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今天我要是没把你拉住我们队可能就要少个人了。”

    其他人听她这么一说也是脸色苍白,江辙还和穆渊六还好,从小就经过厮杀的经历并没有让他们有多胆怯,顶多就是有些后怕。

    李霜慕容烟刘成路三人则是被保护得很好,经历的厮杀更是少的可怜,今日被不明生物这么一闹,都吓出了身冷汗。

    见大家的精神都还不算太糟糕,林九歌侧耳附在木门上倾听,门外的惨叫声和打斗声很是激烈,唯独林九歌这边静的出乎寻常。

    她蹙眉,修长的手指习惯性地在木门上轻轻的划过,高挺的鼻子动了动,她将划过门的手指放在鼻下轻闻。

    “火药?”轻咦一声,林九歌看着沾在手指上的粉末挑了下眉,旋即她向后转头问众人,道,“你们谁带了火药?”

    听到话,刘成路高高举手,道,“我带了,但是觉得我们应该用不上就没拿出来。”

    林九歌点头,道,“你带了多少?”

    “因为我自己非常喜欢制作这些东西,但又怕灵感来了没家伙,所以经常性的带了两个储物戒的火药……”

    额……敲诈!

    林九歌朝刘成路伸手道,“拿一点来。”

    “一点是多少?一手还是?”刘成路挠了挠后脑勺,问道。

    林九歌先是静了一下,微笑,道,“一枚储物戒的量。”

    刘成路哭丧着脸,捂着手指上的储物戒道,“队长啊!我就剩这点家当了。”

    再次微笑,林九歌嘴角勾了勾,道,“小路子啊,你的火药拿一次就要耗费不少的晶石吧?”

    刘成路点头。确实,就算储物戒的主人是他,可因无法修炼的原因,他无法动用储物戒,但是如果用晶石的话就可以用晶石上的能量挪出自己要的东西,就是需要的晶石格外的多,要不是他是这一代唯一的男丁,又精通这一门技艺,家族里的长老哪里肯让他使用那么多的晶石。

    “那成,你给一个储物戒的火药给我,我帮你把身体弄好,让你修炼,你体内的情况和小烟子的差不多,改个时间我给你们俩看看。”

    林九歌这话一出,大家都目瞪口呆不知淡定为何物,不是他们定力不好,而是林九歌的话太过狂傲,太过惊世骇俗。

    这世间谁能让无法修炼的人修炼?就是天书学院的校长都没办法,林九歌一个玄境不到的小姑娘这么说确实吓到他们了。

    见大家这样,林九歌眉梢微扬,道,“怎么?不相信?”

    众人还是没反应,林九歌无奈的叹了口气,舍不得孩子套不得狼,这帮兔崽子,感情也精得跟人精似的。

    慢悠悠的走到刘成路的身旁,林九歌左掌轻贴着他的右肩,蒙着眼睛的眸子亮光划过,手掌浮出了一层薄得几乎看不见的青光。

    刘成路任由林九歌的手贴着他的肩膀,他也想知道林九歌说的是不是真的,且火药这东西本身太过危险,又是他刘家的立族根本,轻易给了别人怕会引来大祸。

    一阵酥酥麻麻的异样感传来,刘成路不适的扭了扭腰,噼里啪啦的骨头咯咯声响得清脆,兀然,他睁大了眼。

    他……他竟然能感应到灵力了!这是真的吗?

    感受着在自己身边围绕的空灵清流,刘成路刚想说话,那种空灵的感觉瞬间就没了,他回过头,疑惑地问着林九歌,“队长,为啥那感觉消失了……”

    林九歌藏在袖子里的手掌颤了颤,她刚呼了口气,听到刘成路这话,眉梢跳了跳,抬起抬起另一只手毫不犹豫一掌盖下,狠狠地拍了一下他的头。

    “你身体堵塞成那样,还指望一次性疏通!”恶狠狠地瞪了刘成路一眼,林九歌伸手抹了抹额头的汗珠,脸色有些苍白。

    为了能挖到刘成路手中的火药她可是连最强必杀都出来了。特么的,说好的小队情谊呢?说好的一家人相亲相爱的呢?说好的互相信任呢?都喂了狗吗?

    林九歌虽然心里这么吐槽,表面功夫可是做的十足十的好。

    她面带微笑,淡定的看着刘成路,仿佛知道他一定会交换似的。

    刘成路摸了摸下巴,将林九歌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道,“队长,你真的有十四岁吗?”

    队长不会是千年老妖怪变成的吧?

    猛翻白眼,林九歌刚想说话,才记起自己蒙着眼睛他们看不到。

    “姑奶奶就是十四岁,不服来战。”

    众人统一摸鼻子,不理会林九歌的话。

    殴打队长是要被拉出去煲汤的吧?

    不舍地望着自己的储物戒,刘成路还是没能抵住能修炼这个诱惑将储物戒交了出去。

    如果他能修炼,父亲母亲便不会愁白了头,家族里的外戚长老也不会在大会上对他白眼相待,族里的子弟也不会对他冷嘲热讽,而他是这代的独男,注定会成为刘家的下任家主,执掌刘氏一族的生杀大权,那时,谁敢欺他刘氏嫡系无后?

    “队长,我就这点家当了。”

    林九歌“嗯”了一声。知道是你的家当,但小组要活命总是得藏点宝贝起来啊,不巧的是正好是你的宝贝合眼了。

    其他人看着林九歌收下那枚戒指,眨了眨眼。

    以后要对队长好一点,一点要对队长好一点,不然绝对死翘翘!

    林九歌将戒指带在食指上心中默念,将火药尽数移到自己的储物戒里,待转移完毕,她又把戒指摘了下来,抛了抛,丢给了刘成路,她道,“小路子,这些火药可以最大限度的帮助我们,作为补偿,我教你造专用火药的兵器。”

    刘成路原本有些后悔的神色愣住,他不可置信得看着林九歌,道,“队长你会这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