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娇妻:请君上榻来 第八十七章诡异
作者:安柚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对,感觉你做队长有意思些。”江辙点点头,表示自己是同意的人之一。

    刘成路也点头,道,“你有让人信任的感觉。”慕容烟听了也含笑点头同意。

    穆渊六看了看林九歌,笑道,“你有大将风范。”

    呵,有意思是吗?有让人信任的感觉是吗?有大将风范是吗?好!你们放一百个心,本姑奶奶绝对让你们‘舒舒坦坦’的过完这一年。

    林九歌抬起头微笑,道,“小辙子,小六子,你们两个当副队,给我当助手。”

    小兔崽子们,给我接招吧!

    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这群小菜鸟们忙活了一整天,终于可以歇息了,当夜幕缓缓降临时,许多人还在为空间太小而大声争执吵闹,有的甚至大打出手不顾小队情谊。

    林九歌安排江辙和慕容烟在日落之前必须打回来的水也打回来了,小组人员一个个洗了个痛快澡。

    洗完澡的众人围坐在一起,地上的沙子硌得他们很不舒服,林九歌想了想从抽了两根木头下来当椅子。

    空中的温度低了,有些冷嗖嗖的,大概是夜晚了。慕容烟搓了搓手臂,单薄的衣服在这夜晚确实不够看。

    穆渊六在地上挖了个小坑,丢了一些今天出去找的枯枝败叶,点了火,冉冉燃起得火焰让这个小空间温暖了不少。

    刘成路打了个哈欠,问道,“九歌,这床这样子没铺的要怎么睡?那四根龙脊会硌得腰酸背痛的。”

    林九歌淡淡看了那床一眼,道,“我刚刚考虑了一番,我们不能睡床。”

    啥?几人都抬起头望着林九歌。

    “第一,东西不够,第二太拥挤逼仄,大家会,第三,敌袭的时候动作会受限制。”林九歌手上拿着上次的树枝干,在篝火堆里翻了几下。

    “那我们睡哪?”李霜道。

    “把木头抽掉,铺平,刚好一排没有空隙,就是要委屈大家在一起睡了,那样敌袭反应够快,动作空间够大,再则,大家可以互相取暖,被子不多大家应该知道。”

    听了林九歌的话,大家都沉默了一下,但还是理解了,为了生命安全,委屈就委屈吧,大家又不是没受过委屈是不是?

    众人迅速把已经搭好的床拆掉合并成一张大床,放眼望去,一排过去皆是黑压压的木头,但是贵在没有一丝缝隙。

    林九歌看着大床皱了一下眉,她道,“大家今晚将就一下,明天我们一起出动,去找些枯草,编张厚厚的席子出来当垫子。”

    穆渊六将剩下的水盖好防止灰尘掉进里面污染了水。慕容烟和李霜将床擦了一遍,等待干了以后上去睡觉,刘成路倚在墙边,耳朵贴着堡垒的墙壁,听得很是出神。

    江辙在堡垒巡视了一遍,发现无恙以后他靠在门口闭目,显然是打算在那里休息。

    林九歌看着同伴们点了点头。她很满意。

    夜已深,不知多少人在梦中度过劳累,皎洁的皓月突然被蒙上了一层薄薄的雾,紧接着,雾越来越多,直至黑雾包裹住明月,透出朦胧感。

    空中的温度更低了,还在睡梦中的人都忍不住打了个冷颤,倚在墙上同江辙一起守门口的林九歌睁开了眼,她修长的手指轻轻摸了摸墙壁,一双蒙着青纱的凤眸隐隐有青光闪过。

    眼睛捕捉到了很奇怪东西,那是一层似雾非雾的东西,在渐渐地蔓延过来,铺面而来的气息中带着点怪味,有点像腐烂的尸体,又有点像腥臭的咸鱼。

    林九歌回过神,旁边的江辙似乎也醒了,他一脸警惕的看着周围,尤其是门口的方向更是重点检查。

    怕李霜那边在睡的人出事,林九歌赶紧让江辙去叫醒他们。

    李霜被人打扰了睡眠,醒来时眼还含着泪,她刚要出声心中的不满,在她旁边的穆渊六急忙捂住她的嘴,回头一见发现是是穆渊六,李霜心中冒火,就要骂人。

    穆渊六伸出根手指朝李霜“嘘”了一声,拥紧了她不让她动弹,李霜挣扎无果只能干瞪着穆渊六。

    慕容烟刚起来想开口说话,江辙做出了和穆渊六一样得动作,他伸手捂住了她的嘴,朝她嘘了一声。

    慕容烟眸色逐渐清明,她望了望周围,发现林九歌神色凝重,再看看捂着她嘴巴的江辙,轻轻地点了点头。

    江辙见此放开慕容烟,转而将刘成路弄醒,被骤然又粗暴的摇醒,论谁也不会有好脾气,江辙在他要开口时塞了团布进他嘴里,朝他摇了摇头,刘成路安静了下来。

    堡垒内的几人快速又小心翼翼的穿好衣服,悄悄地握紧了武器。

    情况有变,大家都聚精会神地睁大眼睛,紧紧地盯着周围,不断地扫视,深怕错过一丝一毫。

    外头的风呼呼作响,隐隐带着压抑和暗淡。

    林九歌屏息凝眸,望着门缝外的东西静了许久,对着大家说道,“这些东西看着不是什么好鸟,大家要注意保证自己的人生安全。”

    大家都点了点头,表示自己听到了,但林九歌却没有因此而放松警惕,要知道,一她有个稍微的不慎,她的队友就有可能命丧黄泉,这对凡事追求完美的林九歌来说绝对。

    风很大,大得灌进了堡垒里,慕容烟最先没撑住在风中瑟瑟发抖,接着她动作的是刘成路,刘成路也抱着自己的身体取暖不知所措。

    空气中的温度再次下降,这一次,不在是前几次的小降,而是冷到一个极致的刺骨冰寒。

    就连林九歌和江辙几人也没hold住深深地打了个冷颤。

    真得好冷!几人同时想到。

    门嘭得一声被猛然撞击开来,林九歌凤眸微睁,犀利可怕,她冲到前面,将即将进门的东西狠狠地劈成两半。

    剑吟剑落,不过半息时间,林九歌又反手狠狠一刮,鲜血喷撒,将地面撒的都是热血。

    空气中带着一股腥臭的气味。

    闭住呼吸,林九歌甩了甩长剑,将上面的脏血甩开。

    又有呜呜声传来,想必是刚才不明物体的血腥味让这些不知道哪里窜出来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