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娇妻:请君上榻来 第八十五章小组的财产
作者:安柚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见穆渊六还是不肯道歉,林九歌翻了个白眼,朝江辙挥了挥手,道,“小辙子,小路子,小六子交给你搞定啦!”

    江辙脸一僵,不知道该说什么。

    为什么要叫他小辙子?不能直接叫他的名字江辙吗……

    刘成路则是嘴一抽,但还是接受了林九歌的称呼。

    这样……挺好得,至少不是叫废物……

    林九歌转身走到李霜那,慕容烟正在安慰她,林九歌上前摸了摸李霜的头,道,“小六子放不下脸面,不肯跟你道歉。”

    李霜抬头,小花猫一样的脸瞅了穆渊六的方向一眼,见他依旧臭着张脸不肯过来,哇的一声哭得更大声了。

    她最讨厌穆渊六了!在酒楼亲到她就算了,现在居然揪她的衣领,不知道已经把她的衣服揪开了吗?竟然还敢摆脸不跟她道歉!这个混蛋。

    两人就这样僵着谁也不说话,只留李霜小声啜泣的声音。

    慕容烟刚想说话,林九歌直接拉着她走了,走前她转头对李霜说道,“平静一下情绪,明天就要开始这一年的训练了。”

    这种事情他们插手会越弄越糟,不如留给他们两个自己解决。

    说完她拉着慕容烟到穆渊六那去,把江辙和刘成路一起叫走去收拾结满了蜘蛛网的堡垒。

    整个队伍不知不觉的都听从了林九歌的安排和指示。

    打水收拾,砌墙装门,很快,堡垒得基本措施就能好了,这些东西都是刚才去补给站抢到的,要多没有。

    做饭的地方小小的一个,只能容纳一个人进去,如厕和洗浴的地方虽然也很窄,但是勉勉强强够男生洗,女生就宽多了。

    剩下的地方,江辙几人盘算了再盘算,想了再想,也不知道要如何分配这些小空间。

    他们都不由自主得把目光放到正摸着下巴苦思的林九歌身上。

    正望着地板思考的林九歌察觉到有什么东西在窥视着自己,她侧头,有些奇怪的看着望着她的江辙几人,问道,“看着我干嘛?”

    江辙蜷起的食指放鼻下轻轻的咳了一声,眼睛四处瞄,不知道要说什么。

    刘成路直接垂眉盯着地板不说话。

    慕容烟通红着小脸,看着林九歌道,“九歌你有什么办法吗……”

    哦,是这个啊。

    林九歌点了点头,表示自己有办法。几人眼睛一亮,赶紧眼神询问。毕竟他们不想挤在一起睡,那多丢身份。

    林九歌见到他们脸上的期待和如释负重会不知道他们心中的小九九吗。

    可惜了。林九歌感叹道。

    “女生睡一边,男生睡一边,就解决了地方不够的问题……”

    林九歌的话还没说完,这群人直接哀嚎了起来。

    “想我堂堂宰相之子,竟然要和其他人挤一张床?这要是被人知道了我爹薄得不行的脸往哪搁?”江辙折扇扶额,叹道。

    林九歌倪了他一眼,他和别人挤一张床关他爹屁事?这小子感情还是个傲娇的孩子。

    刘成路抹了把脸,道,“我长这么大连我爹给我找的通房丫鬟都不让上来,没想到先让几个男人上来了。”

    无语,林九歌嘴角一抽。

    慕容烟则是不好意思的卷着小绢子道,“我睡姿不太好……总是喜欢踹人……”

    林九歌默默地看了这几人一眼,转头朝还僵着的两人问道,“你们两个睡觉有什么不良习惯吗?”

    李霜抬头,“没有。”

    穆渊六冷着脸,“没有。”

    林九歌见此似是有所悟,她点了点头道,“你们继续吧。”

    李霜“……”

    穆渊六“……”

    其他人也对她此举甚是好奇,目光跟着她得动作移动。

    林九歌打量着剩下的空间,朝江辙道,“小辙子,你去补给站看看还有没有木头,拿大概20根回来,有多也成。”

    江辙老老实实地出了堡垒,他不想睡地板或者和别人挤一张床就赶紧找木头去。

    林九歌用树枝在地上勾画着什么,嘴角也有笑意漫出。

    江辙很快就回来了,他面带笑意,弯着腰进了堡垒,朝林九歌道,“有木头,足足四十多根,我搬了25根来,剩下的没动。”

    林九歌点点头,很满意江辙的办事能力,江辙手一挥,原本就窄小逼仄的堡垒一瞬间更小了,挤压得众人都有些不太敢乱动的感觉了。

    林九歌看着这些直径有25cm粗得木头,双眼放光。

    对对对,就是这树!这么大根的木头就是十个李霜也不一定能睡塌。

    在众人的目光下,林九歌毫不客气的指挥他们做事。

    将木头一块块得拼凑起来,众人的眼睛也越来越亮。

    待木头全拼凑好,众人抹了把汗,望着木头傻笑。

    堡垒剩下的最后几平米都被25根大木头占据。是两个床,一上一下,分别用木头好好的定住在一起,床的龙脊结结实实,还散发这木头独有的木香。

    “这就可以睡了?”江辙抬头问道,他原本白的要死的脸蛋上带着几分慵懒,更带着你无法理解的小眼神盯着床。

    摇了摇头,林九歌回答了他,道,“你们就没带点什么东西来铺一下床吗?”

    全场寂静。

    林九歌龇牙咧嘴。这帮人怎么都这样,就算是世家公子哥小姐难道不用带点东西备用吗?还是说家里的长辈没让准备?

    “大家有什么用的东西都拿出来看看吧,我整理一下好方便大家以后使用。”

    林九歌说完,先动了手,她将储物戒里的杯子和垫拿了出来,又拿了一些生活中需要用到的用品放了出来,在他们面前毫无掩饰搜刮着自己的储物戒。

    江辙也动起了手,但他拿出的不是生活用品,是一些吃的,外面卖得极贵的丹药之类的。

    刘成路也有储物戒,但他从没有用过,因为他没有灵力,无法使用储物戒,就连此次天书学院的招生考核他都没有参加,要不是他父亲曾是天书学院的杰出弟子,又腆着脸去求学院的高层让他来这里磨炼一番,他根本进不了这里。

    慕容烟的情况和刘成路差不多,但她的父亲与天书学院的内部长老有联系,故而人家给了个机会给她。

    林九歌已经不知道要说什么了。要不是越言给了一册卷轴给她,她估计也是迷茫到懵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