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娇妻:请君上榻来 第八十四章小队住一窝
作者:安柚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林九歌看着眼前的一切忍不住扶额,这屁点大的堡垒住六个人住得下吗?

    后面的五人也是皱起了眉,他们都是世家公子哥小姐,住的地方奢侈豪华又宽敞舒适,再看看这里,不到十五平方米的堡垒就要住六个人,还包括吃饭,洗浴,如厕。

    简直不是人住得!

    推开颤巍巍的门,林九歌小心翼翼地弯腰跨进堡垒里,后方的人跟上。

    当确定了这堡垒究竟有多大时,林九歌再一次扶额。减去堡垒的厚度,剩下不足十四平米,在减去如厕,洗浴,做饭吃饭的地方,剩下得哪里够他们六个睡觉?

    站在堡垒里,林九歌细细的打量盘算最佳的解决方案。

    其他五人也冥思苦想,欲找出个方案。

    小手掌轻轻捶了一下手心,穿着绯红色长裙的慕容烟突然弱弱的来了一句,“既然我们是一个小队的,那还没也队长啊……”

    对啊,几人恍然大悟。先把队长的事解决了在解决这堡垒的事啊。

    对视几眼,林九歌道,“咱们先来个自我介绍吧。”

    众人点头,林九歌又道,“我先开得口,就我先来自我介绍吧。林九歌,十四岁,陆国四废,封月林家的七女,地境三阶,未婚先孕有一子。”

    听着林九歌简洁的自我介绍,其他人都眨了眨眼睛。

    李霜抓着林九歌的话尾跟上,道“李霜,十五岁,霸初国李家家主的幺女,地境二阶。”

    穆渊六轻摇折扇,悠悠道,“穆渊六,十五岁,陆国穆家家主幺子,地境七阶。”

    接过穆渊六话尾的是江辙,他同样轻摇白色折扇,道,“江辙,十五岁,陆国江家嫡长子,地境五阶。”

    江辙讲完,后面就没音了!他疑惑的往后看去,看到刘成路和慕容烟都咬着唇没说话,问道,“你们两个为什么不介绍一下自己?”

    穿着黑色华服的刘成路握了握拳,道,“我无法修炼……”

    慕容烟揪着手里的绢子咬唇,柔柔道,“我也无法修炼……”

    林九歌挑眉,道,“以后就是一家人了,上来介绍介绍一下自己吧。”

    她其实很想说就算那样没关系呀但她怕伤了两人的自尊心,毕竟他们内心那么的骄傲。

    纠结了一小会,刘成路还是开了口,他道,“刘成路,十五岁,陆国西旗城刘家家主二子,灵力等级……0。”

    慕容烟在刘成路讲完以后接了上去,“慕容烟,十五岁,陆国南江城慕容家家主四女。灵力等级……0。”

    为了让他们两人自然点,林九歌朝大家道,“接下来的一年,我们会在这个地方吃喝拉撒睡,所以,我们是不是应该……”

    后面的不用林九歌说,他们都知道是什么,可这屁点大的地方这群世家出来的子弟根本见都没见过,何论住。

    见大家都是一脸茫然无奈的样子,林九歌从地上捡起了一根黑麻麻的树枝,轻挥几下,她朝堡垒指了指道,“首先,我们要知道的是这个堡垒大概有多大?其次,是除去堡垒的墙厚度这座堡垒还剩下多大的空间,再然后就是这个剩下得空间够不够我们住?”

    还在苦想的五人见到林九歌这么说,都亮起了眸子。

    好像是这么个方法呀!

    穆渊六赶紧就要出去,可一只脚才刚跨出门口他又收了回来,他回头问道,“九歌,这堡垒怎么量?”

    林九歌嘴角一抽,她看着他道,“不用去测了,我都弄好了。”

    弄好了?众人将目光放在林九歌身上,显然不太相信。

    林九歌敲了敲地板道,“整座堡垒大概十五平米,减去墙壁的厚度大概是十四平米,做饭可能要用到3平米,洗浴和如厕为了防止使用过程中撞了必须分开,但可以弄在一起,用面墙挡住就好,这两个或许可以少点,四平米就好,你们可以算算,做饭的空间加上洗浴和如厕一共是七平米,剩下的七平米用来休息可能不够,所以我们得挤一挤,不能一个人睡一个位子了。”

    当林九歌说完,这群人都傻眼了。什么叫不能一个人睡一个位置?难不成要一群人一起睡?

    几个男的想想觉得无所谓,两个女的可就不太乐意了。

    “九歌,男女授受不亲,我们怎么可以睡一起呢!”李霜跳到林九歌身上嚷嚷,小脸蛋是满满的不满。

    林九歌低头垂眉,见到李霜那可怜兮兮的小眼神,笑,摸摸她的脸蛋,道,“要不……你出去睡?”

    唰!

    李霜的脸直接黑了下来,她嘟着嘴从林九歌身上下来,道,“反正我不要和男人一起睡。”

    穆渊六见李霜一脸嫌弃他们的样子,真的按捺不住脾气,他手背上的青筋跳了跳,因堡垒实在太小,他三两步就走到李霜身旁,在她睁大的眼睛中一把揪起李霜的衣领,冷着脸道,“和我们男的睡怎么了?又不是。”

    被穆渊六揪着衣领的李霜愣了一下,她张着嘴看了看面带怒容的穆渊六,又低下头看了看抓着自己衣领的手掌,顿时尖叫。

    不说他人,就是林九歌也被穆渊六这个动作给吓到了,待听到李霜的尖叫,众人连忙上去把穆渊六拉开。

    林九歌更是冷着脸敲了敲穆渊六的脑袋,她怒道,“臭小子,女孩子的衣服能乱揪吗!”

    如同河东狮吼的声音将穆渊六从怒火深渊拉回,他看了一眼拦着他的江辙和刘成路,静了下来。

    那边李霜委屈的哭声传来,林九歌皱起了眉,毫不客气地拉起穆渊六的衣领,骂道,“蠢货,快去和小霜子道歉,你刚才都把她衣服揪开了,要不是大家及时分开你俩,今就是道一千个歉也没有。”

    穆渊六握了握拳,死活不肯过去。这要是过去,脸往哪搁?绝对不过去。

    见穆渊六不肯过去,林九歌蹙眉。这个时候这小子不会是在想自己的脸面吧?

    不得不说,林九歌还真是真相了。这穆渊六就是放不下脸,想他穆渊六,堂堂穆家最受宠的公子,地位基本和嫡子相等,甚至还可能超过了嫡子,这些人养下来的优点不少,缺点也不少,让他放下架子,腆着脸去和一个小姑娘道歉他绝对做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