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娇妻:请君上榻来 第八十三章诡异黑丝
作者:安柚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穆渊六乖乖点头。真奇怪,他对林九歌竟然不排斥,要知道他们那个圈子里,极少有他第一眼就接受的人,这林九歌,算是第二个了。

    “嚷嚷什么,全都给我站好了!”还在记册子的老者抬头朝众人来了一记河东狮吼。

    众人立马静了。

    老者将册子丢给了越言,道,“送过去给长老院。”

    越言点了点头,拿着册子面无表情的走了。

    老者看着脚下的一群菜鸟,微微眯起了眼,道,“预备院的小菜鸟们,你们身后的白色堡垒,就是你们这一年要住的地方,这里,没有规则,随便你们怎么闹都没关系。”

    不少人在听到老者说的话时眼睛都亮了不少。

    这就是说,死了人也没关系咯?

    老者见他们眼睛都亮了起来,话音一转,又道,“不过。”

    众人回神看着老者。不过什么?你倒是说啊!

    “相应的,每个月都需要你们进山里打猎灵兽,完成不成的小组资源减半。”

    当老者这话落下,不知道多少人傻眼了。他们都各自看了看队友,互视对方的阶级。生怕自己或者队友扯了后退。

    林九歌也不例外,她看了看另外三个队友的阶级,两个是黯淡的,还有一个和穆渊六差不多,白衣飘飘的。

    斯文败类。林九歌看到江辙的第一眼就是这评价。

    被林九歌这般注视,江辙还摇着折扇的动作有些维持不下去了,他挑眉看着林九歌,道,“看我做甚?”

    林九歌默默地回过头,没有说话。

    李霜刚要说话,老者洪钟般的声音自天空响起。

    “天书学院第七百八十七届角逐赛正式开始。”

    被这声音震得恍恍惚惚的众人还没反应过来,就看到老者的身影消失了。

    “咦?”摇头晃脑,众人目光望向天空,皆在寻找老者。

    林九歌脸色却是一变,她拉起身旁的李霜和江辙就跑,一旁的穆渊六见此不做犹豫,拉着刘成路和慕容烟也跟着林九歌狂奔。

    对于林九歌,他是信任的。

    旁边有人看到他们跑远的身影,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脸色大变,对着旁边的人道,“快,占领……”

    还没等他说完,身后无数人反应过来蜂蛹而过,巨大的推力将他撞到在地,还没等他爬起来,无数只脚犹如蝗虫过境,踩踏在他的身上。

    人群中,,有一只手刚抬起就被一只脚毫不留情地踩了下去,发出卡蹦的一声脆响。

    众人离去,那男子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两眼凸出眼眶,睁得老大了,眸中还带着极其不甘和懊悔的神色。

    和他一组的其他组员吞了吞口水,往后退了几步。刚才那声脆响宛若死神的镰刀架在他们的脖子上,寒凉得掺人。

    “快,先去占领物资。”五人里面有个看起来很有领导范的男人朝其他四个人招了招手,着急道。

    该死!若是物资没有了他们绝对完蛋,还谈什么一年?

    四人咬咬牙,狠下心来别开眼,跟着那男子跑去抢物资了。这个时候,不能再为了个死去的队友婆婆妈妈,优柔寡断了,一点要果决,狠断,天书学院是他们一辈子的梦想,何况他们还是寒门出身的子弟。

    就在所有人都去抢物资留下这名死去的男子时,谁都没看到,地面上竟然在不断地冒出一丝丝的黑线,细的和人的发丝一样,他们交错环绕,将死去的男子的身体一圈一圈的包住。

    待将男子从头到尾都包住了,黑线两端一个正方向,一个反方向猛得收缩力道,男子的身体尽数被绞成了碎块,碎块又被缠住,绞碎,变成更小的,再缠住,再绞碎,直至消失,直至虚无,可这还没完,不仅将男子流在地上的血一并吸收干净,更是游走在地面之中,想要进堡垒里面。

    在距离天书学院百米处停了下来,它被灵力屏障挡住了。

    不知道怎么了,好像很兴奋,它们大力又地撞击着屏障,大有不把它撞破决不善罢甘休的趋势。

    嘭!

    嘭!

    嘭!

    越聚集越大,越聚集越多,地撞击令那层薄薄的屏障好像也要支撑不住似的摇摇晃晃。

    就在这时,一道白光闪过,将尽数拦腰割断。

    那是越言,他手持长剑,剑锋直指,他如数九寒冬的话语响起。

    “魔域残孽,休要猖狂。”

    不等扑过来,越言挥剑斜向斩下,一道白色的亮光瞬间穿透过它们,将它们身后的那片天空一起斩断。

    空间被切开,迸发出来的空间之力就是这些的绝对克星。它们一见到空间破裂惊慌失措,就要缩走。

    越言狭眸一凝,圆润如玉般完美无瑕的修指快速捏着印诀,没过几下,印诀浮在他宽大厚实的手掌上,他翻手一推,将印诀推向所在的破碎空间里。

    “修罗印第一重,煞气惊天。”

    印诀在碰到时发出了滋滋的销蚀声,印光大亮,刺眼夺目,激烈地挣扎,它好不容易才溜出去的一小撮丝线还没游动出去就被印诀的煞气轰碎。

    一剑,一印,没有杀死,越言的脸色有些黑。

    若是这些个鬼东西真的了岛中,还有人活得下来吗?

    想到自己辛辛苦苦才见到日思夜想的人儿,越言握了握手,神色狠辣。

    绝对不能,这些鬼东西,绝对不能进岛内!

    思及此,越言持剑向的方向冲去。

    挥劈斩砍,灵力附染,印诀与长剑的配合相当的完美,被彻底的牵扯住了,它卷动着自己,想要逃脱越言的三尺长剑。

    越言见此眸光一闪,隐隐有蓝光滑过,蓝色的灵力,快速攀上剑身,一息时间,整把长剑呈一种大海的浩瀚颜色,格外的亮人眼眸。

    越言看着长剑,嘴角勾起了一抹笑,他淡淡的看着无路可逃的模样,缓缓的举起长剑,剑锋轻点所在的那一块空间。

    啪!

    原本就破裂的空间经过越言的再一次攻击直接是碎裂开来,噼里啪啦的空间之力不在像刚才那样被阻塞了,它汹涌澎湃的冲了出来,浇在团上。

    滋滋声再次响起,疯了似的,越言趁机一剑挥去,尽数被空间之力吞噬。

    消失在这片天地,越言却看着破碎的一角空间流淌出来的空间之力皱起了眉。

    要完好这些东西,他还没有能力办到。

    一只满是褶皱的手搭突然搭在他的肩上,“小子,不错嘛,这鬼东西都可以自己收拾了!”

    “您老过奖。”越言淡淡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