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娇妻:请君上榻来 第八十一章一万人名额定下
作者:安柚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看着越言替林九歌揉脑袋时的温柔神情,老者忍不住揉了揉眼睛再三确认眼前所见是否真实。

    幽幽叹了口气,老者没有说话,省的坏了这氛围。

    大长老这个关门弟子是要春心萌动了吗?看来大长老该放下心了,这孩子还是喜欢女人的。

    等了四五天,淘汰赛终于结束,这次的考核格外的激烈,十万人死了近一半的人,一万个名额也定了下来。

    站在休息区门口的林九歌重重的吐了口气,终于可以歇会了!

    就差那个据说极其艰难的一年了。

    双手抱着头悠悠的走进房间,林九歌并未理会其他人的神识探测。

    夜晚,皓月当空,休息区里哄闹一片,不同于前几日的抑郁逼仄,而是一种轻松自然得氛围,许多人喝红了脸,竟猜起了拳,丝毫没有注意到暗处时刻关注着他们一举一动的窥察员正拿着笔在他们的名字后面划了一横。

    眺望着远处的风景,林九歌捻搓着手中的火苗,时燃时灭的火光映得她的脸格外的清冷阴兀。

    她刚才突然想到阎九皇留给她的龙血是不是气息泄露了出去,才会引得喷火鸟追逐。

    若真是那样,实力稍稍强她一点的人或则是灵兽都可以感应到她身上的龙血,那她不久危险了吗?

    想要修炼擒龙爪,可她左手上次浸在龙血里不到半刻钟就被烧灼得极其疼痛,且龙威压过大,即便她是神王传人可终究实力过弱。

    都说实力不够,人品来凑。可在这个世界上实力不够就是不够,所谓的人品来凑她真的不敢去尝试,她怕,怕自己再次死掉,没有重生的机会。

    烦躁的握了握手掌,林九歌感觉到心里憋着一股气,怎么样也泄不出来,就像什么东西堵在哪里,不让它出来一样。

    抑郁的压制着那群魔乱舞的念头,林九歌的手紧握着,掌心镶满了月牙儿。

    她突然好想阎九皇。有他在总是很安宁,没有烦心的事。

    可是,她想要变强,变得和他一样强大,就算被人阻挠也可以光明正大地站在他的身旁,她想有底气的站在那个一消失就是十四年的女人面前趾高气扬得问她当年为什么要抛弃自己?她想让小义也安安心心的长大,她想活着。

    越是压抑,心中越是酸楚,林九歌红了眼眶,手指抠着窗户的边框,指甲都断了不知道,沾在框边的血顺着墙壁滑落,滴在青葱的地面上。

    血红与翠绿,在这篝火盛曳的夜晚格外的相配。

    第二天天刚亮,哨声传遍整个休息区,悉悉祟祟的声音自不同得地方响起,休息区门口,已经站着百来个人,他们都是早早就来的,手放身后,面无表情,站得十分笔直。

    也在人群中肃穆站着的林九歌耳朵一动,狭长的眸子轻挑,这些人不愧是去除糟粕以后留下的精华人物,她原本以为又会是一个碰撞,没想到这些人收拾收拾就跑出来集合了,看来这天书学院还是有点门道的。

    “立正!”越言冷着张脸,喝道。

    啪!

    所有人都统一的站直身体,仿佛经过千万次的训练,默契整齐。

    “站在这里的菜鸟们,欢迎你们加入天书学院。”还是上次那名白发苍苍的老者,他抚着胡须看着这些人笑眯眯道。

    菜鸟?

    众人怒,他们经过那么多考核,历尽千辛才加入天书学院,这老者一开口就是菜鸟摆明了是不尊重他们,还有,他们都是万里挑一的天赋杰出者,凭什么叫他们菜鸟!

    老者见不到这些人的脸色吗?不,他见到了,可他依旧笑容满面,不把这些人当回事,要知道,天书学院和玄墨学院肩负整个大陆的安危,选拔出来的学生就算有所欠差也差不到哪去,这些人还没有进学院就这般压制不住脾气,进了学院那还了得?

    且不说进不进学院的问题,这群人里最后面也只有十分之一的人能进学院学习,其他的要么回原先待着的地方,要么加入学院的护卫队,巡视边疆。

    至于说他们菜鸟,一群本来就是菜鸟的人让他叫天才?那是不可能的,玄境之下,皆为蝼蚁,这些人大概还不知道这话吧。

    像韩霜那样二十五岁不到便是圣境巅峰大圆满的的人才叫天才,越言则要比韩霜的天赋更加杰出,二十不到也位及圣境巅峰大圆满。

    不止他们俩,书院内院还有四十来个天赋异禀,头脑冷静的天才。

    那些,才配叫天才,他眼前的这些,叫菜鸟都是高看了他们。

    摇了摇头,对这些人感到不是很满意的老者看着众人喝道,“为期一年的角逐赛即将开始,请众位记住,一年后,你们当中还要走掉九成的人。”

    哗。

    场面一下子有些混乱,许多人看着身旁的人都目光不善,谁也不想给对方机会,谁也看不得对方好

    见此,老者大喝,“安静!”

    这群孩子太不好管教了!

    老者话语中蕴含着滚滚威压,许多心思不纯的人都被迫安静了下来。

    好恐怖的实力啊,不知道是不是圣境……

    林九歌这么想道。

    “下面,给大家三天的休息时间,把需要带的东西带齐,三天后,我们就前往天书学院,开始角逐赛。”

    手一挥,数万道红色令牌自老者的袖袍里飞出飞向众人,老者道,“菜鸟们,这是天书学院的预备员令牌,也是你们三天后要回休息区的象征物,丢了,就失去了比赛的资格,你们,可听清楚了!”

    老者宏音震耳,将众人也震得东歪西倒,他看着摇摇晃晃的众人再次摇了摇头。这一届的预备员实在是太弱了!站都站不稳,可见其底子有多薄弱,这种情况若是让玄墨学院的那群老不死见到了,怕是要笑话死他们。

    堂堂天书学院,竟然收这等菜鸟。

    敛下神色,老者到是有些羡慕玄墨学院的那群老不死的,活的自在,学院的事情几乎都交给学生来办,什么都不管。

    见众人想走却又碍于他的脸面不敢走的悲愤神情,老者眯起了眼。

    性子太急躁了,这不好,看来基地某些东西要加强一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