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娇妻:请君上榻来 第八十章令牌大乌龙
作者:安柚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林九歌平缓着急促的呼吸,刚要说话,白衣男子就把喷火鸟轰成了碎片。

    林九蒙着青纱的眸子虚眯。看来到了这个世界,无论是谁,都不能小看了他。

    喷火鸟被击碎的身体残渣里有一团东西在发光,男子探手握住抓出,低眉一看,有些讶异。

    这是什么东西?令牌?

    只见男子手中的东西呈棱角状,通体血红,是玉质地的,触摸起来十分的温润,正面是一个令字,反面也是个令字,男子抛了抛,看着林九歌道,“瞎女人,小爷捡到了个牌子。”

    林九歌翻了个白眼,她又不是看不到。

    见林九歌丝毫不感兴趣的模样,男子心中咬牙切齿。

    靠,好歹也吱一声,然后兴奋的抢过去查看啊。

    男子心里打的什么小算盘林九歌怎么会不知?她心中冷笑。若是出了什么问题,第一个死得就是她林九歌,且常言道,死道友不死贫道,她死了他就少了个竞争对手,何乐而不为?

    她只是实力弱,但不代表她蠢。

    两人的僵持并没有多久,那红色令牌竟然突兀地自燃起来,白衣男子脸色一变,甩手,急忙将令牌丢开,好死不死,正好朝林九歌那边丢去。

    “瞎女人它怎么烧起来了!”

    “shit。”

    自燃的令牌直直甩在林九歌怀里,她咒骂一声,连忙丢开,飞出去的令牌又正好丢回了男子手中,男子想也不想又丢了回去。

    两人之间你来我往,都害怕被令牌那股火焰沾染上身。

    本来两人一直这样丢来丢去是没什么事的,可林九歌之前使出无影剑时抽空了灵力,现在也还没恢复多少,这来回丢消耗的体力更多,很快她就有些坚持不住了。

    额间密密麻麻的冒着冷汗,林九歌喘着气,望着对面的男子。

    “臭小子,这是你招惹的鬼东西,自己解决。”

    听得林九歌的话,男子淡定的将令牌再一次甩中林九歌,他掀唇看着疲累的林九歌笑道,“瞎女人,刚才那一剑抽了你不少灵力吧?”

    刚才那一剑虽普通,可诡异莫测,威力巨大,居然可以穿透焰鸟兽如铁甲般坚固的身躯,这让男子有些警惕。

    白衣男子大概是地境五阶,林九歌是地境三阶,按道理他是能感应到林九歌灵力等级的,可林九歌接受了太古神王的传承,体内有传承之力守护着,并且掩盖住一切窥视的能量,故而那男子无法确切的感应到林九歌的等级,只是隐隐约约感应到和他差不多。

    林九歌没有回答他的话,因为令牌已经往她这边飞了过来,她咬咬牙拔出剑在令牌即将砸中她时逆向狠狠一劈,将令牌劈断。

    嘭!

    一声巨响,令牌断成两半,让人惊讶得是它碎成两半之后竟然紧紧的贴在林九歌的身上,疯狂的燃起了红色的火焰,并且将她包裹住。

    预想中的烧灼感并没有到来,林九歌睁开眼,就见到白衣男子见了鬼似的看着她。

    刚要说话,红光大乍,出现在她眼前的是满目的赤红,丝毫不见男子的身影。

    轰!

    天空隐隐颤抖,红光裹着林九歌消失在这片天地之间,余留下目瞪口呆的男子。

    “淘汰之赛,开始!”

    与此同时,天书学院。

    那是一根巨大擎天石柱,宽约两丈,上面放着一些册子似的纸质书。

    许多人都在望着那些册子,见册子迟迟不动,他们等的有些不耐烦了。

    “怎么还没开始,都那么蠢找不到令牌吗?”

    一位白发老者耐不住性子叫道。

    他旁边的老者笑了笑,不语。

    其余人刚要开口,就听到嘭的一声巨响,红光照满天。

    移目望去,巨石柱上的册子猛然燃烧了起来,三个金红的字在火光中隐隐若现。

    林九歌。

    山巅之处,一蓝衣伟岸男子负手而立,看着那三个字淡淡道,“林九歌?女的?”

    一座封闭的石室内,原本紧闭着眸子的男子唰的一声睁开眼,眸中隐隐有蓝炎喷出,他狭长俊美的眸子仿佛穿过石室凝视着空中的字体。

    “这一届竟然是个女人开赛?有趣。”

    巨石柱下方的长老和学生却是不可思议睁大了眼。

    “天哪,居然是个女孩子。”有人觉得太惊悚了。

    天书学院自开立以来还从来没有女人开赛的光荣事迹。

    这次简直是刷了多少人的三观啊。

    学生群里议论纷纷,有几个却是安静的可怕。

    “深如师妹,你觉得这个林九歌,用多久的事间可以超过我们?”一持剑女子问着身旁的粉衣女子。

    被称作深如的粉衣女子淡淡的看了那三个字一眼,道,“开赛不代表天赋异禀,也不代表她可以活到超过我们的时候。”

    持剑女子笑了笑,道,“听说二师兄主动和她搭话呢!”

    粉衣女子面容僵住,隐隐有些狰狞。

    这女人,该死!

    不管天书学院的众天骄什么想法,此刻小塔内的众人听到空中响起的话脸色都是一变。

    淘汰赛现在才开始,也就是说他们之前的事都白做了?

    被红光裹住消失的林九歌并没有怎样,只是通过了考核出了小塔罢了。

    她刚回过神就看到不远处站着的越言和白发苍苍的老者,她用眼神询问越言怎么回事。

    老者看到她似乎挺高兴得,朝她挥了挥手,道,“小娃娃过来过来,老夫瞧瞧。”

    林九歌眨了眨眼,见越言也没有阻止就过慢吞吞地过去了。

    走到老者前,老者笑眯眯地望着她,她身体一抖,鸡皮疙瘩满身,搓了搓手臂,她看着老者道,“这位长老……您有什么话好好说……别这么看着我,我害怕……”

    老者听了她的话脸有些抽,粗糙如褶皮的手掌重重地拍了一下林九歌的脑袋。

    “奶娃娃,老夫想和你说会儿话不行吗?”

    被粗鲁得盖了一下头的林九歌欲哭无泪。这个世界是怎么了?都和她有仇吗?干嘛要盖她一掌?

    林九歌‘悲愤’的神色老者自然看到了,大概是想到了自己和林九歌之间的灵力等级差太多,他有些尴尬的看着林九歌。

    越言见林九歌一直在揉着脑袋,脸上还带着吃痛的表情,皱了一下眉,他上前,伸手拿下她揉脑袋的手,放上自己宽大得手掌,轻轻地给林九歌揉。

    一旁的老者几欲将眼珠子瞪出来,他不可置信得看着越言。

    谁说着越言不近美色的?放屁!老夫就看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