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娇妻:请君上榻来 第七十九章遇到喷火鸟
作者:安柚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大爷大爷,我不是强盗,不是强盗。”白衣男子见老者要冲过来了,欲哭无泪,连忙拦着老者。

    老者大力推开他,怒视,道,“不是强盗你来我们这破旧的村子做什么!”

    老者虽然没有对他下手,可手里的铲子依旧紧紧的握着,一脸警惕的望着他,准备听他的解释。

    男子见到铲子脸抖了抖,道,“我只是为了躲个盗贼无意间才跑到这来的。”

    刚才没仔细看,以为是棍子,没想到竟然是铲子,太恐怖了!他到底来了个什么地方。

    那个女人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胡说八道,这附近破旧又衰败,哪里会有强盗来?”老者大声喝道,显然不太相信他。

    男子真的解释不下去了,他理也不理老者,转身直接跑了,留下如释负重的众人。

    男子跑到了一个树木环山的地方,他手扶着树很用力地喘气,几欲将喉咙也喘出来。

    周围静悄悄的氛围让还在喘气的男子渐渐警觉了起来。

    他身子陡然一抖,僵着脑袋回头,还没等他完全的转过头,他的身体被一条白色的丝带卷住向树林里拖去。

    被丝带拖在地上的男子磕磕撞撞,俊俏的脸上刮了好几条血丝。

    他看着前方拖着自己的丝带咬牙切齿,伸出手灵力附染,一个手刀劈向它。

    噗!

    丝带断裂,男子松了口气,还没爬起,一只洁白的手逮着他的衣领提起,脚尖点地,两三下就跳上了树干。

    好不容易站稳,男子怒气冲冲的回头就要骂人,待他见到逮着他的人,他却是平静了下来。

    他没好气道,“瞎女人,你跑哪去了,小爷都快吓死了!”

    林九歌挑眉,道,“小爷?你这样不怕出门被人打吗?”

    男子嘴角抽了一下。这个女人怎么这么欠打。

    “瞎女人你去哪了?竟然跑得比我还快。”

    见白衣男子一问再问,林九歌扶额。苍天大地皇天老母,她是不是救了个话唠回来?

    无可奈何,林九歌回答了他的话,“我就在这树上看你跑,然后见你可怜顺手帮一把,省得你死后要来找我。”

    男子“……”握草!好无言以为怎么办。想了想,他突然皱起了眉头,像是想起了什么,瞪着林九歌道,“你既然能逮着我为什么还要拿根破丝带拖我!”

    林九歌摸摸鼻子,脸色有些不自然。她能说她不想暴露自己么?毕竟那看起来十分粗壮的男人可是地境巅峰啊……

    “哼!”像是猜到了什么,那男子对着林九歌重重地哼了一声。

    林九歌讪讪的微笑,一双美眸四处乱瞄。

    两人之间就沉默了起来。

    一小阵的风自两人身后拂过,两人都轻轻地皱起了眉头。

    这风怎么这么热?

    回过头,林九歌觉得自己的头皮都要炸了!

    这浑身红透透,鼻子里还喷出火焰来的鸟是什么鬼?

    静默半秒,林九歌毫不犹豫的往后倒,身体极速坠落,十丈高的距离在逐渐拉近,就在要砸在地面上时,林九歌翻了个身,脚先着地,因为重力的缘故,她触碰到地面以后弹了一下,差点摔倒。

    她刚站稳,白衣男子就跟了下来,白衣男子下来了,那喷火鸟自然也跟着下来了,它振翅翱翔,丈宽的翅膀呈赤红色,犹如火山喷发时流动得岩浆一样红的惊人。

    它尖锐锋利的鸟啄直直地朝林九歌刺来。

    握草,这小子够狠啊。

    林九歌恶狠狠地瞪了白衣男子一眼,右手从腰间拔出那把乌漆墨黑的长剑,格挡住喷火鸟的嘴。

    “昂!”喷火鸟鸣叫一声,欲要喷出火来,林九歌从大腿处摸了把匕首出来,趁机鸟的眼睛里,喷火鸟扑翅挥打着林九歌,被打中的林九歌身形直接弹出去,擦着地面十几米才停下。

    噗!

    她吐了口血,见到喷火鸟忘往她这边跑来,又见到白衣男子准备溜走的动作,她怒喝,“你特么的还有没有良心?这只鸟就是一路跟着你的沃日!”

    听到林九歌的怒吼,正要准备逃跑的白衣男子泄了气,耷拉着脑袋看着林九歌,“我打不过它……”

    林九歌眼睛猛的睁大,刚想说话,可还没等她开口,鸟翅一挥又打中了她。

    沃日尼玛。

    再一次被喷火鸟拍中摔在地面上的林九歌听到男子说的话简直要吐血三升了。

    打不过不会过来帮忙吗?再则,谁要你自己打了?不能一起打吗?

    见喷火鸟喷出一团熊熊火焰射向她,林九歌单手撑地,翻了几个身,躲过了这火,她平稳的站在地上,手往虚空一抓,刚才被喷火鸟一并挥飞的长剑在她手中紧握着。

    她脸色凝重得看着眼睛里还插着把匕首的喷火鸟。

    无缘无故就出现在他们背后想要袭击他们,有无缘无故的想要她的命,她难道是灾难聚集体?

    将脑中这个可笑的年头甩了出去,她握紧了剑,率先出击。

    一人一鸟在激烈的碰撞着,白衣男子却摸着下巴不知道该干什么,他左瞧瞧,右望望,原地坐下。

    这个时候,淡定。

    吭。

    长剑再次被击飞,林九歌眼神变得狠辣起来。今日不解决这畜生,难保来日它会在关键时刻倒插一手。

    无影剑!

    林九歌心中低喝,修指快速的捏着印诀,道道银光如波纹扩散,插在巨树树身深处的长剑吟了一声,发出银光,它抽出树身,向林九歌飞来。

    剑盘旋在林九歌头上,如同刚出鞘的剑,锋利,崭新,丝毫不见之前烧烤的痕迹。

    无影剑。

    再次低喝,林九歌反手将印诀轰向火鸟,原本还盘在林九歌头上的剑瞬间消失。

    还在发怒中的喷火鸟寒毛都直立了起来,它啾啾的叫着,歪歪扭扭的想要躲开。

    青锋直体,喷火鸟僵住,它剧烈的扑腾着身体,想要将长剑排斥出它体内。

    长剑依旧深埋在它体内,且随着它的动作隐隐有要穿透的感觉。

    就在这时,白衣男子突然从地面上跃起,他一掌大力地拍在火鸟的后背上。

    噗呲。

    剑穿透火鸟,溅了男子一身的血。

    林九歌踉跄几步,她咬牙坚持着不让自己倒下。

    在这个地方最不能做的就是体能透支,而刚才,为了早点解决着喷火鸟,她动用了柳焰传给她的无影剑,抽空了体内的灵力,现在,灵力还没恢复过来,绝对不能让人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