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娇妻:请君上榻来 第七十章天书学院
作者:安柚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位于陆国国土中央地段的一座大城池,京城,是陆国的首都,繁荣昌盛,也是无数武者前往藏裂山脉时必定会驻留一小段时间的地方,在这里,他们可以补充到一切能源补给,因此,论陆国人气,这里当属最最。

    京城虽龙蛇混杂,可毕竟是陆国皇族世家聚集之地,高手自是无数,显少有人敢冒其威名。

    今日则不同。不止京城沸腾,就连整个偌大的陆国也如鼎中沸水,翻滚热烈。

    因为,这是自建国以来,天书学院第一次到陆国开设招生点!

    举国同庆,百姓欢愉。

    不知多少已经早到四五个月的武者稽首翘盼,在两眼巴巴的等待天书学院的招生员。

    他们都是寒门子弟,却天赋不凡,只差那一线机会,便可冲破桎梏,化身为龙。

    “咚!咚!咚!”悠扬醇厚的钟声传遍陆国,京城大门大开,路中央铺满了红色的毯子,多少百姓手持鲜花,敬畏得看着门口的那群人。

    他们统一身着浅蓝色的修身长袍,袖口滚着三条金边在闪闪发光。

    衣领处一朵白色的莲花昭示他们的身份——天书学院的内门弟子。

    轰!百姓兴奋的扬着手中得花儿,呐喊这天书学院的名字。

    “天书学院!天书学院!”

    门口,为首的弟子冷着一张脸,淡淡的看着里面的一切,毫不所动。

    他身后一位面容姣好的女子脸色不是很好,她埋怨道,“这陆国,终是没有霸初国来的有劲,就那么几个菜鸟,怎么就引起了长老会得注意呢!”

    面容姣好的女子名叫刘欣,是天书学院的内门弟子,排在末尾,玄境六阶。

    “欣师妹这话就不对了,你这样,可是把韩霜大师兄也一并纳入在内啊。”刘欣的身旁,还有一位长相妖艳的婀娜女子,她微微挑起的狭眸带着摄人的魅惑,掩嘴轻笑,道。

    这位妖艳女子,则是天书学院的另一位内门弟子薛,排行在刘欣的上面一位,同时还是学院内门某位长老的亲传弟子。

    听到薛的话,刘欣脸色一滞,神色有些慌乱。

    若是让长老院的人知道她乱意评价,她铁定会受罚。

    薛看着刘欣有些白的脸颊,狭长的美眸一抹不屑闪过。

    若不是这死丫头,她会来这倒霉的地方嘛?你不让我好过,也休怪我给你难过。

    “……哈哈……那些菜鸟怎么可能和大师兄比……”干笑几声,刘欣手指揪着手绢有些忐忑道。

    都说女人的妒忌心极为恐怖,眼下这两位,还不到目的地,就开始刀枪暗影,唇舌枪战了。

    为首的男子瞥了她们两个一眼,朝她们身后的几名外门弟子道,“走,考核。”

    简洁冰冷的话语让刘欣薛二人打了个冷颤。

    二师兄好恐怖!

    二师兄好恐怖!

    两人心里同时道。

    见男子已经踏进了大门,不见身影,两人咬咬牙,跟了上去。

    二师兄可是号称能和大师兄并肩的绝世天才!且出门前家中二老就嘱咐过她们,一定要和这位师兄攀上点关系,先不说攀上关系后得到的各种好处,光是她们能得到二师兄的青睐就足已傲视其他世家的才女,家族中,又有谁敢轻看她们?

    不得不说,这两人为了接触到这位男子也是煞费苦心。

    站在门口等待的陆国宰相眼见,见到一器宇不凡的身影,他心神一定,朝进来的男子拱了拱手,道,“鄙人姜文,陆国当朝宰相,在此恭迎天书学院学员前来招生。”

    进来的男子淡淡看了姜文一眼,垂下眼帘,不语,他身后一名外门弟子见此朝姜文拱了拱手,“如此麻烦宰相大人,实在是辛苦了!”

    姜文哈哈大笑,捋了捋白花花的胡须,道,“常言道,有朋自远方来,不亦说乎,何况是汝等重客?”

    那名弟子眼神清澈,再次朝姜文拱了拱手。双方见面话说完,就是办正事了。

    姜文将天书学院一行人迎到陆国的皇宫中,并请他们入座。

    琴乐奏和,歌舞升平。

    男子看了看金碧辉煌的大殿,再看看周围觥筹交错的达官显贵,当下就明白了这是什么。

    一种贵宴,迎接他们的。

    姜文带着众人到皇座下方的第一个位置,请男子坐下,又吩咐人倒酒,他举起酒杯对着男子道,“天书学院的各位今日能赏脸来此,是陆国上上下下的荣幸。老夫斗胆,先饮一杯,以表我陆国对远方朋友的欢迎。”

    说罢,他仰头喝完酒,朝男子礼貌的笑了笑。

    男子握着剑的手微动,他将剑往背后一插,伸手拿过下人托盘里的酒樽,举起向姜文示意,仰头喝下。

    将酒樽放回托盘,他擦拭嘴边的残液,安静的坐下,不在理会其他。

    见此,姜文脸色有些发白,他小心翼翼的看着男子。

    这位大人是不满意他此举吗?

    还是刚才的那名男子,见到宰相的脸色有些忐忑,知晓人事关系的他举起酒杯向姜文道歉,“丞相大人勿想多,二师兄的性子就这样,还请您勿怪。”

    姜文听这男子说出缘由,暗暗的松了口气。

    还好还好!这位大人是性子冷淡,而不是嫌弃他人老做事不利索。

    “没事没事。”姜文摆了摆手,面色和祥笑眯眯道。

    已经在男子身后的席座上坐好的薛刘欣两人一脸不耐烦得看着周围那些贵族世家推杯换盏,谈笑有余。

    “真是够了!我们是来挑人的又不是来参加这种败家宴会的。”

    刘欣一脸不愉,语气也不是很好。她虽然出身世家,可命不太好。对这些富家人所谓的商会,宴会一点都不感兴趣,不!与其说是不感兴趣,不如说是嫉妒和向往。

    看着别人衣冠华丽,在看看自己粗布麻衣,那种心里落差是十分难受的。

    薛是嫡女,经常参加这种宴会,对此是厌倦烦透。刘欣不过是个小妾生的庶女,又不得父亲疼爱,根本没有资格上这种台面,若不是她三年前被天书学院选上,他的父亲压根不知道自己还有这么个女儿。

    选上之时她压过嫡姐嫡兄的风头,那是她最开心的时候,当知道还有淘汰学员这一招,她心急如焚,惊慌失措,拼死累活的讨好队友,最后才堪勘进了学院。

    那时,她才真真正正的用自己的锋芒,盖过嫡房一脉的风头。

    可就算盖了过去,那股卑微依旧还深深的烙印在她的血肉和骨子里。

    这种卑微到骨子里感觉让她嫉恨那些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嫡子嫡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