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娇妻:请君上榻来 第六十九章十斤重力铁扣
作者:安柚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巍峨峻岭,呈龙脊之势贯穿天边,壮阔银瀑,如浅水入饮涓涓细流。

    这是一处幽静隐秘的安全地带,天边倒泄三千尺白瀑,击打在丈宽的巨石上啪啪作响,巨石之上,有位白衣女子盘腿静坐在那,任由倒冲下来的瀑布撞击身体。

    这位女子,便是前几日和狼王暂时握手言和的林九歌。

    不过,这寂静优美得氛围很快就被打破。

    “轰!”音爆声骤响。

    还在静坐的林九歌周身突然开始旋绕着青色雾流,先是缓慢缓慢的转动,不过数息之间,青色雾流躁动喷发,青色雾流带来的暗劲将林九歌身后的水面激起了一朵朵浪花,最后更是夸张,直接将整个水面的水震上天幕。

    “轰!”

    林九歌周身的青色雾流颜色加深,她仿佛察觉到时机已经成熟,双手捏起手势,不断地变换,层层银白色的光自她面前凝起。

    “轰!轰!轰!”

    青色雾流开始不断的涌动,发出巨大的音响,像是在冲撞什么桎梏。

    “嘭!”一道清脆的声音在这不是很安静的地方响起,原本闭着眼的林九歌双眸猛得睁开,两束丝线轰然射出,直接在地面上切割了两条线出来,且燃着两种不一样的火焰,一青一红,妖异诡艳。

    水幕落下,击砸在地面上,浸湿了土地。

    双手再次变换手势,收势回气。

    就在这时,林九歌却是一口血喷了出来。

    血染在巨石上,发出滋滋的声音,林九歌低眉望去,瞳孔微缩。

    巨石竟然被这些污血销蚀了!

    直到她回过神感觉到心口舒畅了不少,她若有所思得盯着巨石被销蚀得凹下去的地方。

    看来她体内还是有许多不干净的东西在时时刻刻的侵蚀她……不过还好,进阶成功了!

    吐出一口黑色的浊气,她发觉自己的头脑清明了不少,眯了眯眼,站起身,伸了个懒腰,她练起了太极拳。

    推掌,勾腿,背如龙脊弓起。

    收掌,放腿,挺胸站直身体。

    双手负立在身后,她阖上眼,接受这阳光的洗礼。

    阳光穿过她的身体,仿佛为她镀上一层仙光,熠熠生辉。

    蝶翼般的长睫颤动,睁开,青色的纱娟划过两道亮光。

    低叹一声,林九歌手袖一挥,几个奇形怪状的东西飘浮在空中。

    “哐噹!”林九歌抓住物体,物体相撞发出悠长悦耳的响声。

    手里一沉,林九歌稍微掂了掂,评估了一下自身的实力,她将东西扣在自己脚上,连同手腕也一并扣了上去。

    四肢动了动,力量重得超乎林九歌的意料,她咬了咬牙,卖力的迈出步子。

    许久,那一步才跨出,然而林九歌已经气喘吁吁,她想抬手抹把汗,却怎么抬也抬不起来。

    心里狠狠得低咒几声,她从地上爬起,一步一步的走着。

    几日后……

    “呼!呼!呼!”林九歌喘着粗气,额头上汗如雨下,滴湿了衣裳。

    她身后的土地上,都是一串串深凹的脚印,那是她带着重力扣跑步留下的。

    这重力扣,是她离开京城时在一个铸造师那里定做的,做的四个扣子都是十斤。

    拿到手的林九歌从来没有想到过十斤会那么重。比起她在现代带的那个十斤,这个至少重了十斤。

    也就是说,林九歌超越了她在现代的极限,带了二十斤的重力扣。

    “啪!”似乎踩到了什么东西,林九歌的身体一滞,摔了下来。

    “嘭!”

    和大地来了个亲密接触的林九歌吃了口土,灰头土脸的坐在地上,她呸呸呸地吐出口中的土,揉了揉大腿和手腕,然后躺在地上仰望金光四照的天空。

    闭上眼小憩一会儿,她又爬起了身,继续跑了起来,白色的衣裙在这里被擦的都是土黄土黄的。

    “啪。”再次摔到地板上,林九歌双手都被蹭破了皮,她吃疼得撑手爬起,咬咬牙继续跑。

    她就不信邪了!她会制服不了这十斤重的大铁球!

    第一日,林九歌被摔的体无完肤。

    第二日,林九歌依旧摔得浑身破皮。

    第三日,林九歌用一天的时间终于

    跑完了这块地方的大致路途。

    第四日,林九歌不再那么喘,她呼着重重的白气,一步一步稳稳的跑着。

    第五日,林九歌用了半天得时间跑完了这块地带,她洗了把脸,换上去干净的衣服,离开了这里。

    还有一天天书学院的招生员就要来了!她可是要养精蓄锐安然的渡过考核的。

    离开这里前,她迅速消除自己所留下的痕迹,以免有不轨之人。

    匆匆进城,回到九州商会,林九歌舒展懒腰,下人见她风尘仆仆已经准备好了热水。

    林九歌脱去衣裳,如凝脂般的小脚丫子轻轻撩拨了一下水,水温合适,她才下沉入水中,水盖过她的脑袋。

    “哗啦……”

    从水中探出头,她松了口气,捏了捏身上酸痛的肌肉。

    这两天训练得很过瘾,可是身体素质还是比不上前世在基地里的。

    当她穿好衣服从浴池里走了出来,有人立即向她恭恭敬敬说道。

    “夫人,膳食已经做好了!请您移步脆香阁”,下人朝林九歌跪了跪,恭敬道。

    “嗯。”淡淡的应了一声,林九歌跟着那小斯前往包厢。

    包厢里的东西依旧如故,坐在那张熟悉的座椅上,林九歌的手放在椅把上,闭上眼轻轻地敲了敲。

    “夫人,可要上菜?”候在一旁的下人见她泪倦的模样再次福了福身问了问林九歌。

    林九歌睁开眼,道“上菜吧!”

    “是。”

    他说完,拍响手掌,很快,就有许多人手捧着托盘走了进来,他们统一朝林九歌福身,“小的见过夫人。”

    颔首,林九歌手挥了挥,示意他们站起来。

    满桌丰饶美味的佳肴拜访在林九歌面前,她却没有胃口。

    她想起她可爱的儿子了。

    这么多天没见到小义,她的心像是被挖空了一样有些空空得,难受又难过。

    命退了下人,林九歌窝在貂绒座椅上发呆。

    独自一人拼搏的日子才刚开始她就厌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