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娇妻:请君上榻来 第六十八章与孤月寒狼握手言和
作者:安柚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寂静得野生树林里,一人一狼在对视。女子的眼睛被一条大概半丈长的青纱蒙着,隐隐可见一双灵动的眸子,她挑眉轻笑,望着赤目寒狼。

    赤目寒狼狼眸是十分人性化的神色,他警惕得看着林九歌,弓起的脊背如即将发射出去的箭矢,跃跃欲试。

    林九歌嘴角勾着笑。距离上次的拍卖会,她进来藏裂山脉大概十多天了,一路厮杀,终于遇上这头狼王了!

    双方对视许久,林九歌先开了口,道,“狼王,咱们,谈笔交易如何?”

    赤目寒狼狼眸虚眯,看着林九歌,意思很明确。

    要谈什么?

    笑了笑,林九歌道,“你别让你的下属了找我麻烦,相对的,我也不去动你的下属。”

    你已经动了!还不止一个!

    赤目寒狼回应她,狼眸有些凶狠。

    “嗤。”林九歌笑出了声,她望着赤目寒狼,举起了右手,修长的手指轻轻动了动。

    “我这次,准备挺充足的,杀不了你,杀你那一窝的孩子还是有可能的。”

    “哧!”听到林九歌要动它的孩子,赤目寒狼鼻子猛得喷出一口气,眸中带着杀意,快速向林九歌冲来,尖锐锋利的巨大狼爪狠狠得向拍去。

    “铿!”尖细刺耳的碰撞声骤然响起。

    林九歌右臂格挡住狼爪,被狼爪拍住得右臂上一圈银光闪过。修长笔直的左腿一记鞭腿击中狼王的左肢,狼王脸色不变,另一只狼爪袭向林九歌。

    见锋锐的狼爪再次拍来,林九歌抬起左臂再次挡住,同时右膝以出其不意之时大力顶向狼王的腹部。

    那是赤目寒狼堪比脑袋被击穿的的致命弱点。

    “嘭!”狼王被林九歌击倒在地,未等它爬起,三尺青锋已抵住它的另一个致命弱点,脖子。

    “还玩吗?”林九歌浅笑,问着赤目寒狼。

    赤目寒狼看着乌漆墨黑的长剑一动不动,眸中满是怒意。

    卑鄙无耻的人类!既然这般戏耍本王,要战就光明正大的战,不要偷鸡摸狗,耍小手段。

    噗嗤一声笑出声,林九歌显然懂得了赤目寒狼眼中的意思,她道。

    “狼王大人,你这样说可就不对了,卑鄙无耻,偷鸡摸狗,耍小手段,谁比得过你们狼族?你说是不是?”

    开玩笑,和狼光明正大得打是打算下黄泉见先人祖宗吗。

    再说了!人类不卑鄙无耻,生活哪里会这么有滋有味?

    无耻!赤目寒狼狼光大乍,就要爬起,林九歌手微微伸直,它立马停住要爬起的身体。

    这个该死的女人!

    林九歌见狼王脾气还是那么冲,直接一脚踩在狼王的胸膛上,那毫不客气,不给脸面的脚方方的映在狼王凶狠的狼眸中。

    谁说女人温柔善良可爱大方的!给我站出来!

    “狼王大人呐,有件事我得我先告诉你哦!我体内还有股我自己都控制不住的灵力,要是等会一个不小心,跑到你狗窝里,那你那群狼崽子可就惨了。”

    林九歌说完,没有拿着剑的手抬起,食指轻轻一弹,一小簇青红色的火焰自她指尖徐徐燃起。

    狼王瞳孔微缩,他可以清楚的感觉到周身的温度,在林九歌指尖那簇火苗燃起的一瞬间都升高了。

    灼热的空气在刺激这狼王的皮肤,它皱起了眉,狼爪朝林九歌挥了挥。

    本王和你谈。

    长剑收回,林九歌抛了颗果子给狼王,自己拿了一颗就地坐下。

    狼王有些复杂的看着她,难道这个女人就不怕他突然反悔袭杀她吗?

    似是感觉道狼王的复杂眼神,林九歌咬了口果子,淡淡道,“你杀不了我的。”

    狼王挑眉。要试试吗?

    林九歌微笑,指尖的火苗“嗤”的一声燃了起来。

    “……”无言以对的狼王。

    “上次那个女孩,你们为什么要一直追她?”林九歌刚要说话,脑海却在一瞬间闪过某些片段,她换了句话,道。

    狼王是聪慧的,它自然知道林九歌说的那个女孩是谁。

    她的哥哥,带走了我的大女儿。

    狼王告诉了林九歌。

    “带走了就带走了,有什么好追的。”林九歌诧异地看着神情有些愤怒的狼王。

    我膝下八子,唯有一个女儿,自然是疼爱的。

    听狼王道出了来龙去脉,林九歌只想对李霜默默地来个摸摸头,对被坑了一把的妹子来个同情泪。

    原来,李霜的来藏裂山脉历练时,碰到了狼王的大女儿,见她好看又强壮,直接收回去做宠物。

    狼王远在天边,来不及救女儿,只能祈祷他好好待自己的女儿。

    一直都没有女儿消息的狼王在去年感应到女儿的气息消散,死前带着极度不甘和怨恨。他就知道女儿经历了什么了。

    这次李霜进山脉历练,他感应到一股熟悉的气息,找寻了过来,见到女子的容颜,就知道她是谁了。

    那个折磨他大女儿的男人的亲人!

    因此,这一路上林九歌穆渊六会碰到孤月寒狼都是因为李霜。

    林九歌默默为自己和穆渊六默个哀。

    难怪她老是被狼追,刚开始她还以为自己做了什么怨天尤人的事惹怒了狼群,后来李霜说的时候她也考虑过,但总不太相信。

    果然,人倒霉的时候,喝水都可以塞住牙缝,这话说得一点也不假。

    “有冤报冤,有仇报仇,你找她哥哥去,她你别动。”林九歌左手抵着膝盖,撑着脑袋笑眯眯道。

    虽然也同情你,但是我更喜欢看李霜和穆渊六打闹。

    赤月寒狼不同意。

    我女儿难道要白死吗!

    见赤月寒狼急了眼,林九歌手指升起,火焰燃了起来。

    红着眼的赤月寒狼见到火焰,脊背一凉,立即回了神。

    该死!

    看着赤月寒狼有些咬牙切齿的狰狞表情,林九歌也不想太过分,她拍了拍手,熄灭了火焰。

    没办法,她还真没有完全控制住这火焰,不然她干嘛那么憋屈?遇到敌人一把火丢过去不是万事大吉了吗。

    “只要不碰她就行,其他人你随意。”怕赤月寒狼伤到李霜,林九歌尽量放缓了语气说。

    赤月寒狼眸中凶光毕露,与林九歌相视,仿佛有无数火花飞溅。

    好!我答应你!但是其他人你若是再拦就休怪我翻脸不认人!

    疼爱子嗣的赤月寒狼王,为了窝里那两只幼小的狼崽子,第一次向人妥协。

    “好!成交!”打了个响指,林九歌嘴角勾勾,道。

    既然完成了一桩大事,那么剩下得十来天就该开始基础训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