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娇妻:请君上榻来 第六十六章横插一手
作者:安柚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薛康,你这是在质疑大少爷的天赋和才能!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支持的是小少爷,我告诉你!嫡子就是嫡子!地位绝对不是区区一个死去的姨娘生的庶子就可以压过的。”胡须满面的老者气的胡须直抖,手还是和刚才一样,重重地拍打着精美华贵的水晶桌。

    要不是着桌子质量好的不行,真心承受不了圣者怒气冲冲的一掌。

    原本面无表情的红面老者突然笑了笑,他看着胡须老者道,“我们长老院是为了协助家主管理家族事务才开设的,什么时候开始插手继承人之间的事了?”

    胡须老者身形一滞,脸色十分不好。

    该死!竟然被这薛康三言两语就把心里话说出来了!还好家主不在,不然他长老之职绝对会被撤销,然后等待他的,不是被贬去边疆流放,就是在族中做杂役,那时,谁都会落井下石……

    心里想到这般后果,他褶皱如树皮般的脸皮狰狞了一小会儿。

    绝对不能让穆渊六那个小杂种登上家主之位!

    抬头狠狠地瞪了红面老者一眼,他恼怒地哼了一声,甩开了袖子在位子上做好。

    这个回合,红面老者胜利了!他笑眯眯的把腰间的葫芦拿出来,仰头灌了几口酒,然后他哦的一声睁大了眼睛,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有意无意的说道,“我突然记起来了!临走时家主吩咐我,若是有什么大少爷适合的东西,只要价钱不会高的离谱,都可以拿下来。”

    “嘭!”手扶被暴力的砸碎了!胡须老者紧握拳头,发出噼里啪啦的脆骨响声,他目光凶狠地望着红面老者,道,“薛康!!”

    “哎!”红面老者扬眉应道。

    呼!呼!呼!胡须老者的鼻孔喷出粗重的气息,他极尽全力的压制着自身得怒火。

    “四千颗高等晶石第一次。”牡丹小锤子敲了下,环顾四周,全场寂静,显然已经没有了足够的资金可争夺这碧水波。

    不过也是啊,二十年前的碧水波可是拍到了一万颗高等晶石的天价,而这次,少了霸初李家的掺和,价格是掉了一半呐。

    “四千颗高等晶石第二次。”牡丹小锤子敲下了第二次。

    全场依旧是寂静一片。

    芍药握着小锤子,道,“四千颗高等晶石第三次。”

    就在牡丹要敲响第三次时,胡须老者猛得一声暴喝,“五千颗高等晶石!”

    轰!拍卖会现场晃了晃,拍卖台周围的人都被震摔在地上,牡丹所在的拍卖台一束蓝光迸发而出,将整座拍卖台包裹围住,房顶徐徐抖落一些石灰。

    还没等众人回过神来,无数黑衣人唰唰唰的出现,他们统一的面无表情,统一的手握长剑,统一的笔直站着。

    “嘶!”刚从地上爬起来坐好的宾客们倒吸了口冷气,目瞪口呆的看着拍卖台四周密密麻麻的黑衣人。

    这是发生了什么事?

    众人摸不着头脑,却不知道这只是因为一个圣者憋得太憋屈吼出来的。

    阖着双眸小憩的林九歌也被这晃震震摔到地上,她皱着眉,揉着脑袋。

    门嘎吱一声打开,习管家快速走了进来,见到林九歌坐在地板上揉着脑袋,他心里咯噔一声,急忙跑了过去。

    将林九歌从地上扶起来,他诚惶诚恐的跪下来,双手放在地上,朝林九歌叩头,道,“老奴该死,老奴该死。”

    回过神的林九歌继续揉着发疼的脑袋,刚才那一摔她脑袋磕到椅腿可疼死她了,见习管家在她面前叩首,她连忙道,“管家快起来,这事不怪你,毕竟太突然了。”

    管家还是没有起来,他跪在地上满脸歉意道,“是老奴的错,忘了把灵力障开起来。平时大人在的时候都不需要我们开,这次大人不在,老奴也忘了夫人还不到圣者,才犯下让夫人受伤的大错。”

    揉着头,林九歌龇了龇牙,感情是在嫌弃她实力太弱连自己都无法保护!她吃疼道,“不碍事,先去把下面得事情处理好吧。”

    “谨遵夫人的话。”习管家站起来福了福身,退后几步,出去的同时还替林九歌关上了包厢的门。

    习管家门关上以后,还揉着脑袋的林九歌将手放了下来,搭在屈起左膝上,她狭长的凤眸划过道道青红火焰。

    真以为她不知道么?

    自从阎九皇走后,这管家对她虽然表面上态度恭敬,可实际上他还是清高倨傲,上次她给的清单里就少了好几样必需品,要不是关键时刻她先检查了一遍清单,恐怕在藏裂山脉杀狼时她会拼尽全力,那样,一旦她体力透支却没有东西可以补充,没有死绝的孤月寒狼绝对会血口大张,咬碎她的颈骨。

    今天这件事情可能是个意外,可这习管家连基本的防护都没有做,可见对她也恭敬不到哪里去。

    林九歌还真是猜对了,这习管家确实对她不怎么感冒,且心里还有些怨怨不贫。

    在习管家心里,他的主人强大威武,应该配个有能力的妻子,可林九歌却那么的弱小如蝼蚁,这让习管家心里不太舒服,再说,他其实比较钟意芍药当阎九皇的妻子,比较芍药他从小看到大的。

    横插一手的林九歌出乎他的意料,自然让他没什么好感。

    三楼四号厢房里,看着包厢外乱成一团的人群和满台肃穆严杀的黑衣人,红面老者看着胡须老者冷声道,“任杰,你是把九州商会的规矩忘了吗?八年前闹事的那位巅峰圣者的下场你也忘了吗!”

    胡须老者刚想发火,不知想起了什么,身体一抖,双眸神色有些惧怕。

    “哼!这下子好了,我看你怎么收场!”红面老者冷哼一声,脸色凝重的走来走去。

    今日任杰这一吼,九州商会估计是不会善罢甘休的,若是商会要人,他就交出去,绝对不能牵连到穆家。

    打定注意,红面老者心中一定,想着自己为穆渊六除掉了一个对手而高兴,他余光瞥过神色惨淡的任杰,冷笑。

    蠢货!如此压制不住脾气,难怪只能在穆元杰的手底下当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