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娇妻:请君上榻来 第六十二章汲取极紫之气
作者:安柚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半夜,皓月明亮高挂天空,隐隐有雾气飘浮,想要遮住这轮白月。

    连绵起伏的陡峭山崖悬挂着条条奇形怪状的藤蔓,藤蔓交织成网,遮天蔽日,轻而易举地掩盖住山崖下的景色。

    在这夜色下,蝉虫鸣叫,萤虫飞舞,都显得格外的响亮和明亮。

    山崖边缘,一白色劲装女子盘腿而坐,蒙着眼睛阖目而息,周身有可见的青色雾流缓缓地围绕在她身旁,时而扩大,时而收缩。

    天际逐渐变灰,甚至是开始变白,女子的呼吸轻轻一颤,仿佛要醒来。

    不过并没有,她只是轻颤了一下,就没了下文。

    灰白白的天空中,一束极细极细的红紫丝线悄然划过天际,就在它要从女子的头顶上穿过时,原本静悄悄的青色的雾流却是猛得一缩,压得空间扭曲,产生了巨大的吸力,将它一整束拖进了青色雾流中。

    女子阖着的眸子睁开,红紫色的光自蒙着眼睛的青纱中一闪而过,消失不见。

    她周身的青色雾流翻滚躁动,似要消散,她凤眸一凝,飞快地变换手印,青色雾流被灵力压缩,压缩,再压缩,压成一个拇指大小的珠子,她小嘴一张,将它吸了进去。

    珠子顺着喉咙往下,在丹田处停下,缓缓的旋转。

    “呼……”吐出一口极重的浊气,女子收势,站起身,曜日照射下来的第一束光从她身上穿过,她眯眼,不语。

    为了收集铸剑的材料,她冒死溜回了藏裂山脉外围,爬上山崖顶峰,汲取极紫之气。

    据说这极紫之气,是天要亮时射出的唯一一道光,蕴含着极重的阳刚之气。

    而且,这还是她铸剑最重要的材料之一。

    极紫之气,她需要汲取九九八十一道。

    想了想另外几种听都没有听过的材料,女子叹了口气。

    “人生何苦为难人生啊!”

    掏出一个红澄澄的果子,她咬了几口,权当做是吃早餐了。

    京城的一大早通常是人满为患得,小贩们争相吆喝,摆骚弄姿,恨不得来买东西的人一次性把摊上的东西都买走。

    林九歌左瞧瞧右看看,觉得很新鲜,她手里还捧着一小袋糯米糕,时不时拿块出来解解馋。

    走到上次吃烤肉的迎客楼,她手指轻点下巴,走了上去。

    还是那个老板接待的林九歌。

    一见到林九歌,他喜笑颜开,连忙端了碗汤给她喝。

    “九歌小姐尝尝,家乡的酿汤。”江北搓了搓手,有些不太好意思。

    林九歌抿了一口,挑眉。这不是现代的油麻茶嘛……

    “味道不错。”林九歌放下碗,淡淡道。

    江北自豪得笑了笑,笑着带着许些落寞,他道,“这是我家乡极有名的一绝,可惜很少有人喜欢喝了。”

    林九歌抬手虚空一抓,一卷卷轴被她握在手中,她轻轻一抛,卷轴到了江北的手里。

    江北看这卷轴不知所措。

    显然,他还没做好准备。

    林九歌看着江北,道,“江老板还没做好准备吗?”

    “做好了做好了,就是有点紧张,毕竟要赚大钱了,紧张一下还是有的。”江北嘿嘿一笑,红着脸道。

    听了江北的话,林九歌勾唇低笑一声。这马屁拍得太明显了。

    江北听到林九歌的笑声,有点窘的挠了挠头。

    他是真的这么想得!这几天也不知怎么回事,从林九歌说要和他做生意时,他心里就有个声音不断地告诉自己,跟着她!跟着她!跟着她就能赚到钱!

    就是这个声音让他觉得自己得选择是正确的。

    “江老板……”林九歌还没有说完,江北就急冲冲打断了她。

    “我比你大差不多两轮,叫叔吧。”

    见江北这么说,林九歌也不客气,她道。

    “江叔紧张一下很正常,毕竟将来是要和留客居抢饭碗的,不过江叔,我丑话可先说在前头,您呢,现在紧张紧张一下可以,将来和那些大腕抢饭碗时你可不能一紧张,然后手一抖,将饭碗子砸了啊。”

    俏皮的话语传来,却把江北给吓到了,他心中一震。和留客居那样的奢华又有后台的酒楼抢饭碗?有可能吗?

    有可能!

    心中突然冒出这么一个年头,江北被自己吓了一跳。

    竟然那么相信一个孩子……

    瞧着江北的表情林九歌放下了心,她伸了个懒腰,笑道,“江叔,我先走了。”

    说完,她转身就要下楼。

    突然想起什么的江北急忙开口拦住她,“九歌小姐等等!”

    要跨出门口的脚收回,林九歌回过头笑眯眯道,“江叔叫我九歌就好。”毕竟我还要赚你的钱。

    “九……九歌,这些东西该怎么弄?我这可没有这些东西呀!”江北指了指林九歌先前留下的烧烤架和钳子。

    林九歌哦的一声恍然大悟。她拍了拍自己的脑袋。

    竟然把这事给忘了!罪过罪过,这要是没说估摸着江叔也不知道要怎么做了,那她的银子铁定飞了。

    所以,重点是她的银子会飞了……

    三步做两步返回江北那,她挽起了袖子,道,“江叔,这有笔墨吗?”

    “有有有!这点文雅的东西江叔还是有的。”江北不知从房间哪里摸来了宣纸和毛笔,递给了林九歌。

    林九歌抓着宽大的滚金边袖子,有些懊恼刚才进城的时候干嘛要多加件衣服。

    按照现代烧烤架的模样,林九歌提着毛笔细细的的描摹,不一会儿,制作图就好了。

    满意的点点头,林九歌把图纸卷起来递给江北,道,“江叔,找个可信的人铸造,以防将来被人反咬一口。”

    接过图纸,江北颔首,他将图纸塞进袖子里,看样子是打算林九歌前脚走,他后脚就去找人铸造烧烤架。

    看来江叔很需要钱啊!不过生孩子肯定要花好多钱的吧……不像她……

    林九歌摸了摸下巴,蒙着纱的眼睛眯了眯,她往袖口摸了摸,摸出了一个小荷包,掂了掂,丢给了江北。

    “江叔,我知道江婶有宝宝了,需要很多的钱,这点钱你就先拿着给江婶补补身子。”

    有东西丢了过来,还在观察烧烤架的江北下意识伸手一接,沉甸甸的,林九歌的话紧接着传来。

    他张了张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但眼眶却是红的。

    林九歌最见不得的就是这种你红眼眶我红眼眶最后大家都一副要哭了的场景,她微笑,道,“江叔别感激我,要还的。”

    还在感动中的江北听到林九歌的话,嘴一抽。

    这孩子!能再煽情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