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娇妻:请君上榻来 第六十章人去楼空
作者:安柚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吃完烤肉,林九歌和老板相约着过几天就来洽谈事宜,告别了酒楼老板,林九歌双手抱着脑袋走了出来,后面跟着吃得太饱扶着腰出来的李霜和正在打哈欠的穆渊六。

    林九歌脚步停住,转身看着他们,道,“我要回家了,你们要去哪?”

    穆渊六抬太望了望有些暗的天空,道,“我要回家找老头子要银子。”

    李霜揉着肚子,苦着脸道,“我得等学院招生的时候和那些人一块回去。”

    林九歌扬了扬眉,好奇道,“什么学院?”

    穆渊六用一副‘你不知道吗’的表情看着林九歌,见她的神色是真的不知道,他也不打哑谜直接解释道,“就是天书学院,三个月后会在陆国的京都进行招生,其他四国的世家子弟,皇族子弟甚至是寒门子弟都会来,到时候会先进行一个小型的基础测试,过了的都可以进学院学习。”

    “进里面学习有什么好处?”林九歌问道。

    “这个不知道,但是从里面出来的人都十分的厉害,尤其是世家子弟和皇族子弟,战斗力惊人。”

    林九歌点了点头。看来这学院是个好地方啊。

    不过,还是先回家看看儿子吧。

    这么决定着,她朝李霜和穆渊六扬了扬手,道,“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来日,有缘再见。”

    对这两人抱了抱拳,她转身迈开步子离开两人的视线。

    当林九歌的身影离开李霜和穆渊六视线以后,李霜眨了眨眼,她刚刚想说她想要和九歌一起回家的……

    那,现在怎么办?她身上可没银子啊!

    不对,还有穆渊六。

    转头,穆渊六得身影也快消失了,她小腿子迈开,急忙追上去。

    “穆哥哥,你等等我!”

    走了不远的穆渊六皱起了眉,他这次回去要忙着应付廖氏和支持他的长老,哪里有时间照顾这小祖宗?母上也不一定能答应他带她来。

    可李霜的手已经缠上了穆渊六的手臂,穆渊六无奈得叹了口气,母上挺喜欢这丫头的,应该没什么大碍。

    这边的林九歌走在回家的路上,手里抓着几个盒子,看上去像是装孩子玩的玩具的盒子,她哼着小曲儿,心情十分的好。

    历经一个月的训练,她把老本领又上升了一个级别,基础剑法勉勉强强学会,至于柳焰教得拳法虽还在摸索中,可其中的奥妙也足够她进步很多了。

    路过一个摊子,她的目光被吸引了过去,那是一个买糖葫芦的摊位,小贩举着一根长木杆,上头用些枯草扎了起来做成一个草靶,草靶上面插满了一串串的糖葫芦,红彤彤的山楂裹着一层糖衣,亮的惹人喜,在这快要落日的天显得格外的耀眼,不说味道如何,光是这卖相,林九歌就想买串尝尝。

    在买糖葫芦的小贩面前停下,她丢了颗低等晶石给小贩,小贩眉开眼笑,忙不迭地将手中的长木杆给了林九歌,他搓着手笑道,“够了够了。”

    小贩拿着晶石离开,林九歌将手中的盒子,插满草靶的糖葫芦都丢进阎九皇给她的储物戒里面,手里拿着一串一路咬着。

    山楂的糖衣不会太腻,甜味刚好,山楂很新鲜,大概是早上刚摘的,吃起来酸溜溜,很开胃。

    林九歌满足的喟叹一声,这在现代哪里有这么好吃的糖葫芦?

    摇了摇头,不做多想,急于见到儿子的林九歌又开始了前进的步伐。

    当她走到九州商会时,天已经黑了,四处都点了灯,火光亮了起来有些刺眼。

    用手挡了挡光,林九歌眯眼。这九州商会今天怎么这么静?

    进了商会,有人出来接待。

    接待的看到林九歌,急忙福了福身,“小的见过夫人。”

    夫人?叫什么……哦对,这是她男人的地盘。

    林九歌点了点头,穿过接待的上了楼。

    走过一间间包厢,林九歌却是皱起了眉。

    今天商会真的好安静……

    是出了什么事吗?这么想着,林九歌加快步伐。

    一路下去,包厢都是暗的,连同她和阎九皇的包厢也是暗的。

    似是想到了什么,林九歌瞳孔微缩,直接踹开门冲了进去。

    空无一人!

    她的儿子呢!

    林九歌眼睛在不断地扫视厢房,锐利而锋芒,如同鹰卒猎物,严谨耐心。

    没有!竟然没有!

    林九歌的身形有些踉跄,一言不说就带走小义,这是想和她决裂吗?

    就在林九歌慌神间,习管家到了,他双手抱拳朝林九歌行了行礼,“老奴见过夫人。”

    听到声音,林九歌回头,见是习管家,她语气淡淡道,“嗯。”

    习管家见林九歌又把头转了回去,想起阎九皇临走前得吩咐,从口袋里拿了封信出来,双手奉上,道,“夫人,这是大人让老奴交给你得。”

    林九歌转头瞥了一眼信封,迅速抽走,然后拆开。

    吾妻九歌

    小义我会照顾好。

    保护好自己。

    夫九皇

    嗤笑一声,林九歌抬头看着习管家,“那个男人,走多久了?”

    福了福身,习管家回答道,“回夫人的话,三日有余。”

    三日!林九歌凤眸蕴含暴逆,好!阎九皇,你够胆!

    紧握双拳,噼里啪啦的脆声响起,隔林九歌不远处的一块名贵的玉印嘭的一声被震碎。

    习管家眼角抽了一下。

    这是大人经常把玩的那个玉印吧……是吧……

    抬头望着这一屋子的名贵产物,林九歌一肚子火没处发,她怒气冲冲的走到一个丈高的花瓶旁边,拳头狠狠地砸向花瓶。

    习管家闭眼,不忍直视。

    预想中的碎裂声兵兵邦邦的相继响起,心疼宝贝的习管家还是没忍住说了出来,“夫人,这些东西价值连城,你要是有气拿去藏了也好过把它砸了呀!”

    林九歌正要砸向黑曜石吊灯的拳头刹那止住,她收回拳头,使劲压下怒气想了想,觉得习管家说的有道理。

    你带走我儿子,我拿遍你的家产,抢走你的家底!

    打定主意,林九歌朝习管家露出一丝微笑,“管家,这些东西,我都能决定它的去处吧?”

    习管家感觉后背一凉,隐隐有什么不好的预感,可他又不得不回林九歌的话。

    “是,夫人有权利决定,包括整间商会。”

    林九歌挑了挑眉,那个男人这样做是在间接给她赔罪么?挺好的,不过很可惜,她现在很生气。

    “那,这个吊灯值多少?”林九歌指了指差点被自己砸了的灯,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