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娇妻:请君上榻来 第五十八章酒楼遇见穆元杰
作者:安柚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拿了一片大树叶,李霜包裹住一块的烤鸡肉,两个手捧着吃,那小小的神情中,是的满足。

    穆渊六沉默了好一会儿,偷偷摸摸的上前去问林九歌,“九歌,刚才……”

    林九歌侧头随手塞了块烤鸡肉给他,挑眉道,“难得见你们俩个都那么矜持,肉烤好了也不来拿,要不是你们过来了,我还真的得回头看看你们俩在磨叽什么连肉也不要了。”

    我们俩?在少儿不宜呀!穆渊六心里暗道。

    知道林九歌刚才并没有回头,也没有看到他亲吻李霜的一幕,穆渊六松了口气,拿着烤鸡肉回去了。

    待穆渊六走后,林九歌坏坏的眨了眨眼。

    她这样算不算抓住了穆小少爷和李小小姐的小辫子?

    这么想着心情自然愉悦,她哼着小曲继续翻烤肉。

    穆渊六走到一半,折身回去,坐在李霜的身旁,也随她大口大口地咬着烤鸡肉。

    男子阳刚的气息扑面而来,随之夹杂着的,是一股清冽的草香。

    李霜向右边挪了挪,还没挪开,腰间突然出现了一只手,她想要尖叫,还未吞下的烤鸡肉卡住她的喉咙,将她的话语阻隔开来。

    穆渊六食指放在唇上,轻轻地“嘘”了一声。

    李霜拿着烤鸡的手有些颤。他还要像刚才那样卷住她的舌头吮吸吗……

    手抵着穆渊六凑过来的胸膛,李霜头顶着他的下巴,整个人都被穆渊六包围着。

    “穆渊六,你别忘了!你姐姐可是嫁给了我三哥,你……”不准动我!李霜还没说完的话被穆渊六一大块烤鸡肉给塞了回去。

    穆渊六将烤鸡肉塞她嘴里,小声道,“刚才我们接吻的事九歌没看到,你可以放心,此事就此打住不在提起。”

    李霜吞了几口烤鸡肉,她怒瞪穆渊六,“你说打住就打住!我长这么大连男人的手都没牵过就被你这么一个花心大萝卜夺去了清白,你让我将来怎么活!”

    穆渊六睁大眼,有些不可置信得指着李霜,道,“李霜,你你你你这话可不能乱说!什么叫夺去你得清白,就亲了一下怎么可能会发生那种事。”

    李霜手臂狠狠地撞了他腹部一下,鼓着腮帮子道,“娘亲说亲亲会怀孕,你刚才亲了那么久,肯定是怀孕了!你这不是夺走我得清白是什么!”

    哭笑不得。

    穆渊六都不知道该怎么和李霜这么一个黄花闺女说这种事了。

    “不会怀孕的你放心。”穆渊六无奈道。

    “为什么?”咬着油油的鸡肉的李霜疑惑得看着他。

    娘亲说男人和女人亲亲,就会怀孕,然后十个月以后就会有个小宝宝从母亲的肚皮里滚出来。

    是这样子没错啊!

    穆渊六掐着眉,他真心服了李家的这方面的教育,直接开头和结尾,中间这段竟然直接省略。

    思虑一会儿,穆渊六俊眸一亮,他左手虚空一抓,一本厚厚的书出现在他手中。

    李霜瞄了瞄他手中的书本,又咬多了一口烤鸡肉。

    真好吃

    拉过李霜坐在自己怀里,穆渊六不顾她的反抗翻开了书的第一页。

    闺中术。

    李霜盯着那三个有种不是很好得预感,“穆渊六,我……”

    李霜话讲到一半穆渊六就翻开了第二页。

    轰!李霜的眼刚瞄到第二页,脸一瞬间红透了。

    天哪,那是什么东西?还有好多毛,咦~好恶心……

    看着李霜嫌弃得表情,穆渊六翻开第三页,第四页,第五页。

    李霜皱着眉看着里面颠鸾倒凤的人儿道,“好恶心”

    穆渊六翻书的手顿住,他有种血吐三升的感觉,都这么尽职的教了,这小祖宗怎么还不懂!

    穆渊六余光一瞥,见林九歌有要回头的趋势,手一握,书立刻消失了。

    要是让林九歌知道他在教李霜这种东西,非废了他不可。

    别问他为什么知道,他就是知道。

    回过神,低眉,李霜正咬着烤鸡肉,油油得唇瓣带着瑰丽的美,穆渊六狭眸虚眯,眸色暗沉了不少。

    厢房外,一个身着藏青色华贵华服的男子跨进酒楼,他环视一周,将目光放向二楼的雅座,抬脚上去。

    李霜咬着烤鸡肉总感觉有种怪怪的感觉,可她又不知道是什么,低头一看。

    咦?有四条腿……等等……

    她转头,正好看见穆渊六似笑非笑的俊眸正盯着她。

    打了个机灵,李霜连滚代爬地从穆渊六身上腾了起来。

    她说怎么老是感觉不对劲,原来如此。

    天哪!要是父亲看到了这一幕非得拿把扫帚把她扫出家门去,实在是太丢脸了!男女授受不亲,她竟然这么故犯。

    穆渊六心里有点小得意。

    看!这小祖宗也有怕她的时候。

    也就在这时,门“嘭”的一声巨响被人猛地踹开,三人下意识地抬头望向门口。

    那是一个身着藏青色名贵华服的青年男子,他身上的昂贵配饰和行为举止,无一不是在显障他的身份和地位。

    “六弟真是让好找,来了这迎客楼,留客居都不去了。”

    男子开口了,他的嗓音有些中性,时常带着点微妙的尖锐,听着不是很舒服,可又不是很刺耳,难听。

    “哪里哪里,阿六孤家寡人只能在这了,哪里比得上有丰厚的底蕴可以常去留客居。”穆渊六皮笑肉不笑的回了穆元杰。

    穆元杰脸色微沉。

    这个穆渊六,明里暗里都在说我挥霍家财,果然,贱人的儿子就是贱!

    “六弟这话就不妥了,现在没有丰厚的底蕴可以慢慢的攒下来。再说你既有美人相陪,又有美酒好肉相侯,怎么不找间宽敞的包厢,好好同美人念叨念叨。”

    穆元杰微笑道。

    这样子一来就算是反驳了穆渊六的话了,你不是说自己穷吗?那就攒钱啊,至于攒到何年何月,那就是他的事了。

    穆渊六则是皱眉有些不悦。

    这穆元杰手下的走狗真多!改哪天一定全给他收拾了!看他还敢不敢这么悠闲!

    正在烤肉的林九歌停下手中的动作,侧身望着这俩兄弟。

    她蒙着眼的狭眸将穆元杰从头到尾细细的打量了一遍。

    从穆元杰进来到现在,她就对这人感到很不舒服,且这种不舒服不是那种普通的不舒服,而是一种……物种对物种间的排斥和不舒服。

    可他们都是人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