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娇妻:请君上榻来 第五十五章坑爹的李霜
作者:安柚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林九歌诧异地看了李霜一眼,“狼会来是因为血腥味和肉香,关你什么事。”

    李霜对着手指,瘪着嘴道,“我一共遇见了三次孤月寒狼。”

    三次?林九歌细细回想,发现加上这次她们遇见的次数也就两次,并没有李霜所说的第三次。

    还是说……李霜之前见过一次?

    见林九歌带着询问的眼神看着自己,李霜咬了咬唇,“嗯……”

    这下林九歌就更疑惑了,见过就见过,这又没有什么。

    “嗷呜”嘹亮的狼嚎声倏然嚎起,吓了两人一跳。

    林九歌侧身转头,发现周围集结了一大群的狼,数量比起上次有多没少。

    李霜揪紧了林九歌的衣袖,可怜兮兮道,“九歌,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些狼老是出现在我们周围……”

    林九歌挥了挥手,道,“先活着冲出去再谈这个问题。”

    说完,林九歌瞥了一眼有些畏畏缩缩的李霜,手掌重重地拍了一下她的后背,“给我打起精神来!像上次咱俩逃亡时那样,精神百倍。”

    李霜点点头,深深地吸了几口气,吐出,缓缓地放松心情。

    黑色长刀握在手中,她用力的点头鼓励自己。

    看见狼的数量多,她是很害怕的,毕竟以前都有哥哥在,而且她几乎没有遇见过孤月寒狼,此次接的任务又那么机缘巧合的遇见了一群,幸好她跑得快,不然有得她受的。

    但是接下来发生的事让她心里也摸不着底,她遇见林九歌不久就又遇见了狼,还是差一点就咬碎她手臂的那只狼,她当场杀了那只狼,和林九歌跑了,路上被那些狼追得也是可怕。

    这次杀完青鱼鹰它们没有出现,李霜以为只是巧合,没想到她去找了会林九歌,回来就被狼群包围了。

    林九歌手掌翻转,一把黑色的匕首紧贴着她的手掌,她凤眸虚眯,用力地掷了出去,匕首狠狠地饿狼的喉咙里,不等它发出哀嚎,林九歌手掌隔空一握,手臂呈半弧线向前方大力地刮过去,一排孤月寒狼狼的性命收割完毕。

    黑色大刀也不含糊,刀刃所到之处皆下黄泉,李霜左一刀右一劈,呈煞神之姿收割这一条又一条的狼命。

    穆渊六大概是里面杀的最疯狂的一个,折扇划过的地方尽数腐烂销蚀,黑乌乌的一片极为恶心。

    空气之中弥漫着一股浓重的血腥味。

    当夜幕降临,皓月高高地悬挂在天边时,狼群死伤无数,三人身上也挂了不少彩。

    刚杀了一头狼的林九歌耳朵一动,似乎听到了什么,脸色一刹那惨白,收割了面前的一头狼的性命,她转身拉着李霜极速地跑到穆渊六所在的位置,手中的剑随手缠绕在腰上,她拽起穆渊六头也不回地打出了群狼的包围,不仅如此,沿路所阻拦的孤月寒狼尽数被她一脚踢死。

    消耗了极大体力的李霜和穆渊六只能傻傻的看着林九歌拎着他俩的衣领子奔跑。

    待林九歌好不容易跑出外围,出了藏裂山脉,后方隐隐传来的压迫感令三人都有些窒息了!

    玄境!一定是玄境灵兽!

    三人心中都冒出了这么一句话。

    幸好藏裂山脉的灵兽不能跑出来,不然他们三人哪里有命活。

    穆渊六抹了抹脸上的血,收起折扇,双手抱拳,道,“多谢林小姐相救。”

    林九歌上上下下倪了他一眼,“多谢就不用了,来点现实点的。”

    说完她摊开沾满了血的手。

    知晓林九歌话中意思的穆渊六嘴角一抽,随后默默地掏出一小袋东西,递到林九歌的手上,“小小意思,不成敬意。”

    掂了掂手中的分量,林九歌满意的眯起眼。

    又进账了!虽然少,但好歹是个小金库。

    将袋子递给林九歌后穆渊六抹了把冷汗,有种很憋屈的感觉,想他堂堂地境六阶的天才武者,竟然让一群狼给收拾得哭爹喊娘,这太不像话了!训练得加强了!不然真是怎么死得都不知道。

    李霜还是像上次那样左掏掏,右摸摸,发现没钱,她尴尬得笑了笑,道,“我能不能下次给?”

    林九歌嘴角勾了勾,道,“下次给双倍。”

    笑容僵住,李霜朝穆渊六眨巴眨巴大眼睛,嘟着嘴嗲嗲道,“穆哥哥能不能先帮我给了?回家我还你!”

    鸡皮疙瘩一瞬间起满身的穆渊六抖了抖,想哭哭不出来,想笑也笑不出来。

    小祖宗,我一个月的零花就那么一点,还是他爹偏心多给了一袋,不然他根本不够花好吗!这次一次性给林九歌坑了一袋,他就只剩下一袋了!不能给了!

    见穆渊六无动于衷,李霜凑了过去,“穆哥哥你帮我给一下嘛!大不了我以身相许……”

    还没等李霜讲完,穆渊六一个袋子迅速递给林九歌,“李霜你行!我给!”狰狞着脸将晶石递给林九歌,穆渊六心里狠狠地骂着李霜。

    日!他这个月还打算去买套新衣服穿呢!现在好了!买个屁!

    以身相许?你李家的宝贝疙瘩哪里是他穆渊六取得起的!

    特么的!他怎么不是他爹的嫡子?那样他可以调动的修炼资源绝对是穆元杰的十倍!

    还在书房处理事务的穆家主狠狠得打了个喷嚏,他揉了揉鼻子,拍了下桌子怒喝。

    “臭小子,又在骂自己的老子!太放肆了!简直是太放肆了!”

    侯在一旁服侍穆家主的正式夫人廖氏眯了眯眼,面色有些不好,收敛起不愉的脸色,她轻轻地拍了拍穆家主得后背,弯唇安抚道,“家主,六儿那孩子从小就没有母亲,又生性放浪不羁,和您顶嘴啥得是时常有的事。您呀,就好好降降火,不是还有阿杰,休离,婷婷听你的话嘛?”

    背对着廖氏的穆家主眸中隐隐有些不耐。

    这个贱人!竟然还在意六儿母亲的事!还有脸在他面前讲那个没用的儿子!他穆元杰再好有他的幺儿六儿好?还有,他只有她廖氏的子女吗?他没有其他儿子女儿吗?真是妒妇!

    丝毫不知道惹怒了丈夫的大夫人心中暗暗自喜。

    而这边,林九歌抛了抛手中的袋子,然后收进了空间,她心满意足的暗自点头。

    今天进了笔大帐。

    “我们回京都吃烤肉吧!”心情甚好,林九歌也不吝啬自己的厨艺。

    “好!”李霜拍手,跟上林九歌的步子。

    穆渊六想了想跟上,有吃的白不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