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娇妻:请君上榻来 第五十三章粗糙的训练
作者:安柚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最后那一小潭血水大家还是处理掉了,林九歌点燃火把,烧了。期间发出的阵阵恶臭不知熏倒累多少低级的灵兽。

    李霜贼开心的去捡了几只回来说要当早饭午饭和晚饭,被林九歌的一句,“它们是被毒烟臭死的”给吓着了,直接扔了。

    林九歌等到血水烧完,只剩下一层厚厚的血渣时,用类似锅铲的工具将血渣挖出,用一个大盆子装好,敲碎,倒了一点红色的粉末,一点蓝色的粉末,一点白色的粉末,将它们搅拌然后辗磨成粉用一个个小瓶子装了起来。

    李霜好奇的看着林九歌,问道,“九歌,这是干什么用的?”

    她问时,穆渊六摸着下巴若有所思。

    “晚上睡觉时,驱蚊,驱兽。”林九歌拍了拍手,拿条布擦了擦道。

    要出来历练的时候她就查阅过九州商会的相关书籍,里面有介绍到青鱼鹰的血烧成血渣以后,混合一些特制的药粉能够驱蚊驱兽,甚至可以令中围的一些猛兽也避若蛇蝎。

    要不是青鱼鹰的血能做这个,她干嘛要把青鱼鹰当历练对象?

    李霜摊手,道,“人人有份。”

    穆渊六一听李霜向林九歌要好处,节骨分明的手掌也十分不要脸得伸出去,道,“见着有份。”

    林九歌嘴角微勾,炯炯得望着他们,笑道,“要?可以啊!”

    两人击掌,道“耶!”

    林九歌弹弹晶莹剔透的指甲,浅浅道,“一瓶一颗中等晶石。”

    噗!两个同时吐血的人。

    一颗中等晶石?怎么不去抢?这要是在集市买,一块中等晶石最少都可以买五瓶了!

    坑!坑!坑!

    穆渊六今日算是见识了林九歌的财迷程度。

    李霜也瘪着一张脸,虽然她不知道一瓶这个市价是多少,但是那么小瓶卖那么贵她还是很心疼银子的,毕竟那是她父亲赚的钱,不是她赚的。

    “我接下来还有训练多几日,你们要是被蚊子或者灵兽袭击打扰了可怪不得我。”林九歌昂着头,道。

    “!!!!!”叔可忍,婶婶不可忍!穆渊六握紧折扇,大步流星地跨到林九歌面前,面目狰狞的看着她。

    林九歌手指微微蜷曲。说实在,要和穆渊六打她还真没有底气,毕竟一阶和六阶之间差了五阶,五阶的距离那可就远了!不说对方的阶级,光是灵技这方面就分分钟秒杀自己了!

    气氛有些微妙。就是迟钝的李霜也反应过来了,她小心翼翼地看着对视的两人。

    穆渊六会不会打不过九歌……

    穆渊六突然伸出手,摊开,里面静静的躺着一颗乳白色的晶石。

    他不情不愿道,“中等晶石,快把东西给我。”

    林九歌静了一下,无语的掏出一个小瓶子给穆渊六。

    亏她以为要打起来了……

    李霜凑到林九歌跟前,眨巴着漂亮的大眼睛,“九歌,我先赊着好不好?”

    林九歌微笑,“不好。”

    一个全身上下加起来财产不过一颗中等晶石,一个低等晶石的人,会让人赊账吗?答案明显是不可能。

    李霜摸了摸小脸蛋,今晚要是小脸蛋被咬了可就要好久不能出来了。

    她硬挤出眼泪,泪花花得侧头看着穆渊六,“你先帮我赊着。”

    穆渊六被她水雾雾的大眼睛晃了一下心神,竟鬼使神差的点了点头。

    “好。”

    李霜朝林九歌抛了个媚眼,意思大概是,老娘的美人计如何,

    林九歌淡笑不语,小瓶子抛了过去。

    急急忙忙上前接住,李霜嗔了林九歌一眼,“好贵哒!”

    软萌萌的声音让林九歌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她抚了抚手臂,道,“我想杀狼了。”

    “我不去!”

    “我不去!”

    两人异口同声。

    林九歌抽出剑指着他们,“去,还是去?”

    看着林九歌手中那把脏兮兮的剑,李霜有些难以把它和烤肉联想到一块。

    穆渊六嘴角也是抽了抽,这把剑看起来料子用得十分的充足,也是把好剑。可这林九歌怎么把它整成这样了?看起来黑漆漆的。

    打死穆渊六他也想不到林九歌是用来烤肉用的。

    若是他知道,一定会大骂一句,“日!暴殄天物!”

    这剑他也就在他师傅那看到过,而且看到得还是把材料不怎么足得。他那小气吧啦的师傅抠门得很,藏的严严实实的,深怕他偷去买了。

    当林九歌的剑再次指向他们两人时,两人急忙回答,“去去去去……”

    然而最后还是没去。

    ……………………

    ……………………

    银线飞过天际,隐隐闪透,周边绿树环阴,潺潺涓流,挂在天际的三千飞流,直冲而下,激溅起层层水浪。

    大雁群飞,染红的半边天,风光无限。

    一个白衣女子盘坐在那,任由瀑布冲涮洗伐,她苍白得脸上带着倔强,两条柳眉紧紧地皱着,显然,她对这些很吃力。

    “轰!”当一股更为巨大的水流自女子头顶冲下,女子娇小的身子终于承受不住瞬间被冲出瀑布河。

    “哇!”摔在河里撞到石头,女子猛然吐出一口鲜红的血,挣扎两下,从水中爬起来抹了抹嘴,她朝瀑布河吐了一口血水。

    血水一进河里就被冲散冲淡,直至见不到任何颜色。

    女子趴在石头上大口大口地喘着气,身上泛着青光,一股清冽精纯的能量在洗涮她的身体。

    弯唇笑,女子满意的点了点头。二阶了!

    此女子,就是林九歌,来到藏裂山脉近一个月,她终于突破了一阶,抵达二阶。

    还有三天,她就要回去了。

    抓紧石头爬上来,林九歌盘坐而下,她双手合十,手势不断地变换,周围隐隐有些扭曲,原本湿漉漉的衣服逐渐干了。

    当衣服干了,林九歌站起身,脚掌轻踏石头,跃到另一块石头上,再跳到前面的石头上,三两下就到了地面上,这和前几日有一些明显的改变。

    右手伸出虚空一握,三尺青锋尽掌于手。

    虚空划圆,斜劈直刺,翻转间带着凌厉的罡风。

    林九歌身形闪烁,其剑光忽闪忽亮,道道寒光拂过,撕裂了树木。

    “噌!”剑吟一声,剑身一闪,盘绕在林九歌的腰间。

    她握拳挥掌,将柳焰交给她的功法仔仔细细的描摹。

    将全身灵力集于右拳,于千钧一发之时轰泄而出。

    “哈!”林九歌低喝,双掌推出,霎时尘土飞扬,树摇鹰翱。

    收回拳掌,敛尽气息,待尘土落下,显露出了一个极浅极浅的凹坑。

    林九歌抿唇,沉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