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娇妻:请君上榻来 第五十章坑爹的结识
作者:安柚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此时的穆渊六跑动间扬起来的蓝色华服衣摆已经残破了,脸也有些狼狈,整个人看起来格外的滑稽。

    他握着折扇拼命向林九歌的方向跑来,口中高呼道,“这位姑娘,俗话说得好,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今就当行行好,积积德,救救我吧!”

    林九歌扬眉,浅笑。

    积德?

    后方追上来的李霜伸出手掌,劈出两道刀刃,狠狠地打在穆渊六扬起的衣摆上,她道,“九歌,你该救我,他你就不用理会了。”

    穆渊六一个踉跄差点摔倒,他哭丧着脸,道,“不啊,姑娘快救我啊!”

    穆渊六欲哭无泪,要不是忌于李家,想他地境六阶会打不过李霜一个地境二阶的武者?

    日!日!日!

    他穆渊六虽然是纨绔公子一个,可并不代表他没能力,他也是有抱负得好吗!

    见到林九歌丝毫没有要开口的意思,穆渊六就知道她不会救自己的,咬咬牙,他跑到林九歌身后躲着。

    他就不信李霜敢砍下来。

    李霜提起的刀确实不敢砍林九歌,她将刀削偏,却又在无意之间划到了穆渊六的手臂。

    穆渊六痛呼一声,捂着手臂直瞪着李霜。

    竟然伤到他了!这小祖宗故意的是吧!

    该死!若不是家族继承人的预赛还有一年就要开始了,他管他什么李家,铁定抓住这丫头狠狠地打她一顿!

    林九歌蹙眉,受伤了?那戏到这就结束了吧。她可没打算让这两个非富即贵的少爷小姐打个你死我活,然后牵连到她。

    “你们两个就没想过今天的事只有我们三个人知道,是不会传出去的吗?”

    林九歌抬头淡淡道。

    还在苦恼地李霜仿佛醒悟了一般一拍脑袋,道,“追了老半天,原来是我太紧张了!”

    隔她不过两米的穆渊六几欲咬碎一口白牙,道,“李霜,你二话不说就拿把刀砍我,是打算和我陆国穆家开战吗!”

    “不不不!没有的事,没有的事,今日是个意外,意外……”李霜尴尬,挥着手笑嘻嘻地否认。

    开玩笑!开战这事能乱说吗?两大族开战,必定会伤筋动骨!若是同一个国家的,圣上出面调一调还是可以共处的,可若是不同国家的大族,势必会引起两国兵戎相见,百姓民不聊生。

    她才不想做这个恶人呢!

    “今日之事谁也不准说出去!不然李霜你等着!”穆渊六吃痛地掐着手臂,恶狠狠道。

    李霜吐了吐舌头,连连道是。

    她才不要嫁给一个花花公子!

    林九歌左手在右手中指上的戒指上一抹,一条白色的布和一个用红布塞着的小瓶子凭空出现,她将布和瓶子丢给穆渊六,浅浅道,“自己包扎一下,死了我不负责。”

    穆渊六连忙接过道谢,“多谢姑娘,多谢姑娘,在下感激不尽。”

    不知道将来他若是知道是林九歌算计他,害他挨了一刀,会是怎么一副表情。

    说完他迅速得撕开手臂上的衣服,将瓶子里的绿色药粉撒在伤口上。

    滚烫的灼烧感带着痛意袭来,穆渊六吸气不断,脸色极为狰狞。

    李霜小心翼翼地拉了拉林九歌的袖子,道,“九歌,有那么痛吗……”

    林九歌撇了她一眼,道,“你家的刀是不是在淬炼的时候都下了一些一沾到皮肤就会产生灼烧感的些药在里面?”

    刚才在李霜的刀里刀外,看到了某些物质。

    李霜点头,“对,父亲说这是为了……”

    “不用说那么多,我听了也没什么用处。”突然林九歌打断,李霜迷糊的挠了挠头。

    等过了一会儿,穆渊六手臂上的伤口竟然结痂了!

    李霜奇异的看着他,道,“一直听说穆家的绝学碧歌可使修炼者的身体质能飞跃好几个境界,今日一见果然如此。”

    往穆渊六的方向望去,林九歌狭眸微挑,确实,伤口结痂了。

    而穆渊六看着伤口结痂,松了口气,心里正为他父亲逼自己学家族绝学而高兴,想当初他可是死活不肯练的,说什么名字太娘气了,灵技又太鸡肋了,气得他爹狠狠地暴打他一顿。

    站起身,穆渊六手一挥,一件和刚才一模一样的衣服出现在他手里,他套在身上,掩盖住被李霜击破的衣服。

    若是回驿站被他父亲的嫡长子,他的嫡哥哥看到,估计又要被嘲笑一番了。

    “在下穆渊六,陆国穆家家主幺儿,地境六阶。”为了感谢林九歌的药和布,穆渊六打算和她交个朋友,他朝林九歌抱了抱拳,道。

    “李霜,霸初国李家家主幺女,地境二阶。”李霜也有模有样的学起了穆渊六,笑眯眯道。

    林九歌眨了眨眼,也抱拳回应,“林九歌,陆国林家家主七女,地境一阶。”

    李霜哇得一声,“九歌,原来你和穆渊六是一个国家的啊!”

    刚要开口,却见穆渊六像见了鬼似的望着林九歌,林九歌疑惑,问道,“穆公子这是?”

    穆渊六回过神,围着林九歌来来回回转了好几圈,他纠结着脸问道,“你真是叫林九歌?”

    林九歌颔首,道,“是,行不改名坐不改姓就是本小姐我。”

    得到林九歌的万分确定,穆渊六的脸更纠结了,他道,“封月城林家?”

    “对。”林九歌再次点了点下巴。

    “这怎么可能呢!”穆渊六看着林九歌自言自语。

    “什么可能?”李霜好奇地插了话进来。

    穆渊六沉吟一会儿,缓缓地吐出了十年前就流传在陆国大街小巷的几句话。

    “陆国四废,封月林九歌,西旗刘成路,南江慕容烟,齐休西门骄。”

    “封月林九歌?是指九歌吗?”李霜指了指林九歌。

    林九歌抬头笑笑,道,“如果封月城没有第二个林九歌的话,那就是指我了。”

    “嘶……”李霜吸气,有点不太相信。

    毕竟林九歌在杀狼的时侯可不像是个废物。

    “穆公子说得这话我怎么从小到大都没有听说过?”林九歌问穆渊六。

    啪的一声打开折扇,穆渊六轻摇,“那是因为当今圣上下明令禁止了。”

    “还有这等事?”林九歌来了些兴趣。

    能让一国之君明令下旨禁止的流言她还真有点想要知道,更别说这流言还有自己的一份,那蠢蠢欲动的心在挠着她。

    “封月林家,西旗刘家,南江慕容家,齐休西门家,这四个家族都是几百年前随陆国先祖打下陆国万里江山的大功臣,陆国建国初期,四方皆有蛮夷扰乱,四家家主不忍百姓受苦,主动请旨镇守,陆皇欣慰,故赏赐不断,龙恩浩浩。”

    李霜无聊的叼着草根道,“重点呢!重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