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娇妻:请君上榻来 第四十八章穆渊六
作者:安柚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夜色上空,皓月当照。

    橘黄色的火光在篝火堆里燃起,不时跳出调皮的火星。

    一根六尺长的树枝被架在篝火堆上,一白一青的衣服挂在枝上任火烤干。

    两个女子面对面坐在篝火堆旁,她们身着白色里衣。

    她们的手里,都拿着几颗果子,两人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对视一眼,哧哧地笑了。

    “九歌,今晚只能吃果子将就了。”李霜咬了一口果子,挪愉道。

    林九歌笑笑不说话,三两下解决了手中的果子。

    擦干净手,她淡淡道,“你最好吃快点消尸灭迹,不然等会儿被狼嗅到了味道,有得你忙。”

    李霜打了个机灵,似乎看见了那场面,她三两口做一口,快速吃掉果子,而后擦干净手,将手绢丢入火堆里烧掉。

    “九歌,接下来怎么做?”李霜问道。

    林九歌抬头,道,“怎么办?继续历练啊。”

    李霜一口老血喷出来。

    这狼都不知道甩开没有,她既然还要大摇大摆的出现在外围!

    看来她并不知道孤月寒狼的特点。想了想,李霜觉得自己应该做回好人,她道,“你知道追了我们这么多天的饿狼叫什么吗?”

    林九歌目光移向她,没说话,但那副表情就是示意她讲下去。

    李霜嘴角微抽,她看林九歌蒙着眼睛的那条青纱好碍眼啊!要不是之前林九歌说她眼睛受了点伤,要好几年不能揭开,她一定上前撕了它!

    感觉到李霜的眼睛一直盯着蒙着眼睛的青纱,林九歌挑了挑眉,道,“别瞪了,在瞪它也掉不下来。过几年能揭开了,第一个让你看。”

    某个被忘记的男人在商会狠狠地打了个喷嚏。

    正在禀报事务的黎城一脸担忧。

    主上最近是不是太劳累了?

    闻言,李霜从地上跳了起来,激动道,“好!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这些天追我们的那群狼,是外围赫赫有名的孤月寒狼,它们永远不知饱为何物,狼群内厮杀极其狠辣,尤其是外围这么大,食物又极少的环境下,它们厮杀的程度是狼群里的百倍。几乎每一天都有死去的狼,且尸体都被群狼分噬。它们的耐心很大,侦察性也特好,一出手就是必杀,几乎没有逃过的猎物,能逃过他们狼爪的猎物它们都会牢牢记住,以便下次直接击杀。”

    李霜讲得绘声绘色,林九歌也听得津津有味。

    对于林九歌来说,她和这些狼厮杀,很大程度上给予了她一定的帮助,虽然很危险,稍有不慎就是命陨,但是一旦过去那槛,所得到的东西不可言喻。

    这些天是很险恶,可她把神王教的基础剑法简单的学会了,这就是一种收获。

    在前世的现代,人们所用的是高科技,很多东西都不用动手做。

    而在这里,没有高科技,没有知识,只有一片空白的她只能小心翼翼,步步为营的走下去。世界这么大,比她厉害的人不知云云,她若是缩着乌龟壳,又何必许下要去蛮荒神域的诺言。

    “嘎吱!”

    寂静的树林,突兀响起的声音令正在说话的林九歌和李霜高度警惕。

    她们的手同时按在各自武器的握把上,又仿佛天生默契般的同时拔出,两道亮光从两人的眼中闪过,她们相视一眼,点了点头。

    无声的站起,两人同时隐蔽起来,并且收敛呼吸,紧紧地盯着声音响起的一方。

    “嘎吱!”

    又一声响起,藏在灌木丛里的林九歌和李霜狭眸虚眯,似在找寻最佳时机猎杀。

    “嘎吱!”

    声音再次响起,然后就听到一阵悉悉祟祟的声音似衣物与树枝树叶的摩擦声。

    一只深蓝色的长靴踏出草丛,紧接着,一个男人走了出来。

    当男人出了人高的草丛,林九歌李霜两人几乎同时跃出,手中的武器直接架在来人的脖子上。

    “喂喂喂!别手抖啊!我命珍贵着呢!”男人怪嚷嚷,手十分谨慎得穿过剑和刀,夸张地捂着自己的脖子,有些娘气的声音从他嘴里吐了出来。

    林九歌嘴角勾了勾,淡笑道,“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过此路,留下过路财。”

    这娘里娘气的小爷们身上的东西一看就知道价值不菲,更别提他手中那把折扇了……

    林九歌也是个识货的人,很快就搞清楚了男人身上东西的大概价格。

    男人双眸微微睁大,刚想要说话,余光看见一旁的李霜,开心地挥了挥手,“霜妹妹救我。”

    李霜拿开架在穆渊六脖子上的黑刀,满脸黑线地看着男人,道,“穆哥哥,你又从家里偷偷跑出来干嘛?”

    穆渊六折扇一打,一摇,道,“非也非也,这次是母上大人把我赶出来了。”

    林九歌也放下了长剑,她上上下下的把穆渊六打量了一遍。

    他样貌长得极为绝美,一双凌厉剑眉硬是让娘气的他看上去英气了几分,眉下,是一对狭长的俊眸,眸中透着玩世不恭的神色。

    那折扇一摇一晃,男人吊儿郎当的模样一下子就变了,变成了个贝,跺跺脚家里人都颤一颤的小祖宗竟然在跟人撒娇?

    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这……这小祖宗的声音怎没这么软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