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娇妻:请君上榻来 第四十七章狼口逃离
作者:安柚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林九歌有些嫌弃地看着手中的剑,要不是她的本命剑还没有找到材料凝结出来,而这把剑又能烧烤且不会坏掉,她一定不会带把脏兮兮的剑。

    又一只狼扑来,林九歌不做犹豫,使起了在太古祖地时神王教的基础剑法。

    横划,斜劈,直刺。

    随着林九歌杀得狼越来越多,她使剑也越来越灵活,到了最后,她手中的剑就像一个大圆盘,不断在她手中旋转,形成一个保护障,将扑过来的饿狼全都绞成碎肉。

    刚将一头从脚下袭来的饿狼砍成两半的李霜松了口气,回头想要看看林九歌怎样了,这一看差点没把她吓死。

    她龇牙咧嘴地看着林九歌单方面虐杀饿狼,她是不是该庆幸刚才没有一时冲动打起来?

    此时的林九歌陷入了一种无法言喻的境界中,她麻木地砍杀饿狼,眼神恍散而空洞。

    她的脑海里不断地呈现出神王在太古祖地里教她的一招一式。

    手挥舞着剑,点心式刺中饿狼的头颅,将剑往下猛地用力,劈开。

    一只,两只,三只,四只,五只…………

    不知道过了多久,林九歌终于停下挥剑的动作,她回过神来,一脸茫然的望着周身地肉碎和死去的残狼。

    “结束了吗?”林九歌喃喃道。

    “结束个鬼,还不快跑!”一只手突然拉住她,奋力向前跑。

    被带着跑的林九歌往后瞄了一眼,毫不犹豫的迈开腿,反拉着李霜跑。

    她此刻一点都不为自己是地境而心生自喜!

    哪里有地境被狼追着跑的!什么鬼!沃日!

    两人几乎是拼命的向前方跑。后方,一大群狼眼冒绿光地追逐着她俩,那数目数数竟有千来只!

    也就是说,这两人因为杀了一头狼没有处理干净现场,几乎把整个藏裂山脉一半的饿狼给引了过来。

    “握草!李霜,你好歹也是个前辈,出来混难道不知道杀了人要毁尸灭迹吗!!!”

    林九歌右手反手向后划过一剑,一道血光喷出,两头狼凌空坠落,被伙伴吞噬,她脸色苍白一边喘气一边大骂,还时不时左劈一剑,右划一剑,将扑过来的狼杀死,以此拖延群狼的脚步。

    李霜也是脸色苍白,听了林九歌的话,她没好气的说道,“你才是前辈,你全家都是前辈!我一般出来历练都是和我哥哥出来,这次才是我自己出来的好吗!还有,你知不知,藏裂山脉外围,不到玄境的武者,基本都得小心翼翼地躲着群狼。”

    大吼大叫地李霜丝毫不知道自己被人套了话。

    林九歌挑挑眉,原来和她一样是个刚入门的菜鸟啊……

    “嗷……”三头狼同时扑向李霜,李霜脸一白,林九歌脸色凝重。

    这些狼竟然还懂得战术!两人都知晓对方此时的情况,基本上已经是强弩之末,一只一只的杀本来就费力了,这三只一起来可不是什么好事。

    林九歌咬咬牙,挡在李霜身后,她道,“你带着我跑,我来负责杀狼。”

    李霜诧异地看了林九歌一眼,点头,不知从哪掏出了一根绳子,快速地绑住林九歌的腰,然后尽力逃跑。

    林九歌背对李霜,这个时候,不将后背交给李霜也得交,不然两人都得死在这里。

    她用力将剑扑来的第一只狼的身躯里,同时右脚抬起,一记重力鞭腿,狠狠地击中第二只来的狼的头部,将它重伤,第三只狼被她用匕首大力地戳进了眼睛,并在解决第一只第二只狼的时候将第三只狼一同斩杀。

    解决三只狼,又扑过来三只狼,它们仿佛不知疲惫,要将林九歌和李霜拖死在这里。

    “shit!”

    皱眉低骂一声,林九歌挥剑击杀。

    狼越来越少的同时,林九歌也越来越疲惫,有好几次,她甚至差点握不住剑,狼爪在她肩上留下了好几个抓痕,猩红的血,带着一股铁锈味,刺激得群狼更加兴奋了!

    林九歌喘气暗道不好,肩上的疼痛感越来越重,尤其是她击杀狼时流下了很多的汗,汗水划过伤口,带着焦灼般的痛感,影响她拿剑的力度。

    李霜似乎也知晓林九歌的情况,她高声问道,“我们对换吧?换我来。”

    林九歌摇头,道,“不行,现在换的话,我也跑不快,到时候两个人都得死。”

    还没等李霜再说话,林九歌手中的剑突兀地像个圆盘旋转起来,她回头,脸上沾着很多狼血,她道,“李霜!今天若是我们俩都逃得出这饿狼的虎口,你特么的一辈子都得给我记好了!以后杀人杀兽,无论地点时间场面如何,你呀的都得给我毁尸灭迹。”

    李霜哭笑不得。这都快翘辫子了!还在意这事呢!

    但是为了让林九歌安心地杀狼,她不得不点头答应,“好好好好,听你听你。”

    当后来每次杀人杀兽都是李霜收拾残局的时候,她每每回想起这个时候,都恨不得拿块豆腐拍死自己。

    林九歌回头,嘴角勾起,眸子深处,涌起了一簇青红色的火苗,与此同时,她手中的剑无形之中也燃起了透明的火,火烧得剑周围一厘米的空间都有些扭曲。

    林九歌挥剑杀狼如斩麻,将狼首一个个摘下,动作熟练得可怕。

    她的体力虽然耗尽,可青红火焰可以为她提供能量。

    两人若是手中有地图的话,就会发现,她们绕着藏裂山脉跑了三天,差不多跑了一半的路程。

    日出日落,不知跑了多少个白天黑夜的两人看见前方的江河都欣喜不已。

    “九歌,我们跳进去,狼是不敢下来的。”李霜道。

    “好。”已经疲惫得快要闭上眼睛的林九歌颔首。

    临近江边,两人同时纵身一跃,砸入水中,群狼在江边停下,嗷嗷嚎叫,看起来十分的恼怒,后方跟来的狼有些刹不住步伐,撞向前方的狼,整个狼群犹如多米诺骨牌,一个倒下,一排倒下,一整群倒下。

    最前排的群狼最倒霉,被后面的狼撞进了江河里,还没等它们冒出个头,一个浪头就扑了过来,将它们埋没。

    而跳入江河中的林九歌和李霜两人也不好过,浪花一个接一个扑面而来,两人刚从水中探出来的脑袋被浪头打回水中,喝了好几口水才又浮出来。

    林九歌被浪花来来回回打回水中,肺都快要气炸了!

    当不知道第几次被打回去时,她直接在水下游走,游三四米就探出头换口气,趁浪花没来前又钻回水中。

    李霜此时也被浪花拍打的苦不堪言,余光瞧见林九歌的‘自救’方式,她也学着。

    两人一前一后,终于爬上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