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娇妻:请君上榻来 第四十四章小小姐
作者:安柚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男人沉默了一会儿,转身往那两排不知名的宝物走去,他从里面摸搜了一下,然后又走了回来。

    男人递了块玉佩给林九歌,道,“这是柳家嫡系子弟的信物,你拿着,将来去那边有用。”

    林九歌回神,看着眼前的东西,愣了一下,抱着柒夜往后退了一步,拒绝了,“不用,你自己留着,我将来不需要这东西。”

    男人静了一下,收回了玉佩,他双手抱拳,单膝跪地,头颅微弯,“青州柳家,嫡系子弟柳晨见过小小姐!”

    林九歌伸手要将他扶起来,却发现他的身体坚固如磐石,稳重如泰山,她凤眸虚眯,用大了手劲,发现他还是纹丝不动。

    “起来。”林九歌道。

    得了林九歌的准许,柳晨站了起来,道,“柳晨谢小小姐!”

    林九歌脸色一冷,道,“不要叫我小小姐,我担不起陆国皇帝的真龙金口。”

    柳晨摇摇头,“一日为仆,终身为奴,即便小姐远在天边,可小姐的孩子依旧是柳晨的主子。”

    林九歌语塞,她不知道到底该怎样和这个说是她母亲的贴身侍卫的男人说话。

    “这么多年,小小姐的一切,我都有让人去查看,若不是这次小小姐的父亲的小妾太过分,或许我会让小小姐一直平淡的生活下去。”

    林九歌原本静下来的脸色一变,倏然转过头来看着柳晨,冷笑道,“你是说,一直过吃馊饭馊菜,任他们欺负凌骂,最后再来几次未婚先孕的那种平淡生活吗?”

    “我做不到,我有太多的委屈,太多的痛,都是因为她不在,所以我独自承受,而如今,我有儿子,若是还这般,估计我们母子,都得死无葬身之地。”

    想到上次柒夜被林有天下毒差点死掉,她的心就不止揪过一次!那是她的儿子!她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死去,那种感觉,她再也不想来一次,也不想柒夜再出什么事。不然,她会把柒夜给他父亲带走吗?

    柳晨叹气,道,“是属下思虑不周。”

    不欲与柳晨多言,林九歌却又突然想起来这的目的,她昂首直视柳晨,道,“陛下召我来所为何事?”

    柳晨知道林九歌心里有怨,一时半会儿是不会接受他这个侍卫的,也就不勉强她改变对自己的称呼。

    “不召你来,林家的那位长老就要出手抹去小小小少爷和小小姐你了。”柳晨下颌朝睡着的阎柒夜抬了抬,道。

    听到柳晨说的话,林九歌似乎明白了什么,低头看着酣睡得正香的阎柒夜,眼神在一瞬间变得极为狠辣。

    该死的老东西!敢动柒夜!姑奶奶迟早灭了你!

    记起柳晨还在这里,林九歌又不确定他到底是好是坏,只能迅速敛下暗光,收回毒辣的寒光。

    林九歌忘了,她蒙着眼睛,别人看不到她的眼神。

    感受这林九歌时强时弱的气息变化,柳晨心中讶异。

    这孩子的气息变化收敛得极为熟练,若真是在这十几年里受苦受难练成的,只要不死,那这个孩子的未来前途可见。

    不愧是小姐的女儿,若是小少爷还在人世……

    及此,柳晨压下心头的遗憾,小少爷早年夭亡只能怪那个男人太没用,连自己的亲儿子在身边都护不住,要是护住了,哪里来的夭折?

    当年要不是林家那位多事的长老,小少爷哪里会……

    要不要告诉小小姐她还有位早早夭亡的兄长?不不不,怎么能多事?

    按捺下心头念想,柳晨问了问林九歌接下来的路要怎么走。

    其实林九歌已经打算好了,但看柳晨的模样一定会事先给她准备好什么东西,她不喜欢有人多事的去瞎搅和,只能道,“走一步看一步。”

    柳晨自觉的止住了话题,他知道林九歌是不会和他说的。

    接下来,两人陆陆续续的谈了些事情,每当柳晨问起林九歌的情况,林九歌都会打哈哈过去,而当林九歌问起柳晨,则是打破砂锅问到底,这让柳晨十分的无奈,却又不得不为她解明白。

    当柳晨再想要问林九歌时,一不速之客到了。

    林九歌看着来人挑了挑眉,柳晨则是皱起了眉头盯着他。

    那是一个穿着黑色斗篷,将全身掩盖住的人,看那身高,是个男没错,他胸前蜿蜒垂着几缕赤红墨发,隐隐有火光燃起。

    他怎么可能在自己的神识之下声无息的就进来了?柳晨疑惑。

    “九歌,可以回家没?”男人朝林九歌走去,斗篷里伸出一只骨节分明的白皙手掌,将她的腰揽住。

    “可以了。”林九歌点了点脑袋,道。

    柳晨还有一些重要的事要和林九歌说,见她迈开步子要和男人走,心一急,不由得高声喝道,“阁下当朕的皇宫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吗!”

    阎九皇回过头轻嗤一声,“就这低级别的阵法,能阻拦本君的脚步?”

    林九歌噗呲一声不给赞笑了!确实,这个男人有时候讲起话来绝对气死人。

    柳晨气得脸都红了,他堂堂陆国皇帝,竟然被个小子鄙视了!要不是这块大陆太弱了,没有中级,高级阵法的材料,他随随便便弄一个都可以秒杀神境。

    林九个似乎看不得柳晨好过,好还没等他平息胸口的火气,她轻飘飘地砸了颗炸弹下来。

    “陛下,他是孩子他爹。”

    什么!!!柳晨睁大了眼睛,一直在林九歌面前维持的笑脸僵了。

    日落西山,民居而息。

    当朝阳染红了半边天,林九歌才抱着柒夜和阎九皇离开皇宫。

    柳晨望着阎九皇和林九歌抱着孩子上马车从皇宫大门离去的背影沉吟,他似乎忘了些什么……

    噢!对了,小小姐不是不能修炼吗?怎么数十日不见,便是地境了?

    ………………

    ………………

    马车内,林九歌若有所思的盯着阎九皇,阎九皇被她盯地面不改色,淡定如初。

    林九歌最先败下阵来,她蹭了蹭阎九皇的胸口,道,“你怎么来了?”

    阎九皇静默片刻,薄唇动了动,道,“不放心,怕你应对不了那个老狐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