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娇妻:请君上榻来 第四十二章突破地境
作者:安柚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林九歌紧闭的双眸蓦然睁开,两道精光自青纱喷射而出,将纱帐切割开来,周身的灵力波动在那一瞬间平息下来。

    “呼!”重重的吐了口浊气,林九歌抬手擦了擦密布额头的汗。

    “成功了吗?”

    虽然知道成功了,可林九歌还是不太确定的问了阎九皇一遍。

    阎九皇满意的点点头,道,“嗯。”

    林九歌手舞足蹈。她终于可以修炼了!她在这个世界上遇到了那么多憋屈的鬼事终于可以想办法还击啦!

    不过,她是哪个境界……

    林九歌又苦着脸拉了拉阎九皇藏青色的滚金边袖口,弱弱道,“夫君,我到达哪个境界……”

    阎九皇低眉瞅见她的小模样,轻笑,道,“地境一阶。”

    林九歌微微睁眼,先是不太相信,但是看到阎九皇丝毫没有开玩笑的表情,她咧开嘴,无声的笑了。

    过没几秒,她轻笑出声,而后越笑越大声。

    听着林九歌放肆的哈哈大笑,阎九皇伸手摸了摸林九歌的脑袋以示安慰,他知道,她想修炼很久了,而今如愿,那么,笑一场又何妨。

    林九歌停住了狂笑,她侧过头朝阎九皇微笑,摊开手道,“夫君我可以修炼了”

    阎九皇盯着她摊开的手,好几秒,他“嗯”了一声。

    林九歌摊开的手指蜷了蜷,俏皮道,“夫君,我会修炼了。”

    阎九皇不解,抬起头看着她。

    林九歌摸摸鼻子,道,“夫君,人家会修炼了……你是不是该意思意思一下……”

    阎九皇反应过来以后哭笑不得,这要灵技就开口直说,绕什么弯子。

    可当他看到林九歌一脸我很害羞我很诚实我就是要意思意思一下的娇憨表情,他心底某块柔软的地方暖了暖。

    左手一握,一卷兽皮制的卷轴静静躺在他手上,阎九皇将它递给了看到卷轴两眼放狼光的林九歌。

    “这个适合你练。”

    头顶传来的淡淡嗓音令林九歌两眼乱瞄。她并不是没有灵技,相反,她有超级厉害的灵技,只是那灵技需要等级解封。至于夫君的这个,就先拿来应应急吧……

    打开卷轴,一串串古老的文字呈金光浮现在林九歌的眼前。

    擒龙爪。

    擒龙爪,需龙血浇溉单手,将手掌化为金掌,以掌为爪,擒龙爪方成。

    一擒碎地,二擒碎天,三擒碎神骨,四擒碎神魄,五擒碎万物。

    这么牛叉?林九歌倒吸一口气。

    但是,龙血?这世上真的有龙吗?

    似是知道林九歌所想,阎九皇低头看她,道,“有。”

    “龙族?”

    阎九皇微微诧异地看了她一眼,点了点头,“龙族的龙数量在整块大陆居首,但是他们极少出世,因而许多人都不曾见过龙。”

    林九歌小眼睛亮亮的做仰视状,“这么说,夫君见过龙?”

    “嗯。抓来玩过。”

    听到阎九皇云淡风轻的回答,林九歌卒。

    人比人,气死人!

    林九歌暗地握拳。将来,她也要抓条龙玩玩!

    “龙血我有,你不用去找,这几日好好的修养一番,过几日该去见陆国皇帝了。”

    林九歌听得阎九皇这番讲,方才记起她当初来这的目的便是见陆国皇帝。

    当初说有大人物要见我,说的就是陆国皇帝本人吗……

    林九歌深思一小会儿,又想起柒夜来了。

    她磨磨蹭蹭好半会儿,替自己梳了个头,把遮住眼睛的青纱扯扯好,整理好衣服,才慢吞吞的走去见儿子。

    路过某间厢房,她余光一瞥,挑了挑眉,便不再理会那里所发生的事。

    此时那间厢房内,芍药正穿着极其的旗袍跪坐在一个男人腿上陪酒,她双眼迷离,两颊红彤彤的,嘴角还勾着魅人的笑,“大人来,喝酒”

    男人左手揽着她柔软的小蛮腰,右手拿着精致巧美的酒樽大口大口地喝着酒,目光淫邪而放肆,在芍药的脖颈上种了几颗的草莓,他邪笑道,“宝贝,今晚爷爷定让你尝尝爷爷的厉害!”

    芍药狭眸微微一眯,弱若无骨的小手抚上男人胸膛,吐气如兰,“芍药定好好尝尝大人的厉害”

    “哈哈!好!好!哈哈!”男人阴翳的脸庞带着得意的笑容。

    多少年了!这小终于被他征服,拜倒在他的长裤下!他,他,他就是要留她在身边做。

    一年前,他在厢房强要她,那销魂的滋味至今难忘!

    “大人喝嘛”芍药小腿轻蹭着男人健壮的,娇嗔道。

    “好好好,喝,喝。”男人一杯接一杯酒下肚,脸上也渐渐有了红晕。

    他粗糙的手掌自芍药的背渐渐往上,芍药娇笑一声,将男人推倒。

    不一会儿,宽大的浮雕大,响起了女子的娇声,中间还夹杂着大床的摇晃声以及男子的低吼声。

    月光浸漫,透过纱窗折射在纱帐上,隐隐可见的人儿一上一下,好不欢愉。

    ………………

    ………………

    林九歌掂着手里的小摇鼓,心想柒夜会不会喜欢。

    到了门口,她躲到门的侧边,往里面探出头瞄了瞄,发现静悄悄的,她放轻脚步慢慢的走了进去。

    地板上是散落的玩具,各式各样,都被拆的乱七八糟。

    林九歌进了内厢房,见一团可疑物静静得平摊在铺满了貂绒的地面上。

    小人儿正闭着眼睛呼呼大睡呢!

    林九歌翘了翘嘴角,心情十分的愉悦,她用灵力包裹着小摇鼓轻轻地放在桌子上,极小心极小心地将柒夜抱起放在上。

    柒夜的睫毛很长,随了父亲阎九皇,眼尾随她,有些上翘,那薄薄的唇瓣像父亲,脸和父亲也是七八分相似。

    林九歌大气不敢出一下,怕惊扰了柒夜。她自重生以来第一次这么认认真真的打量儿子。

    柒夜皮肤很白,甚至白的有点过分了,林九歌想,大概是她当初怀孕时没有吃足够的营养和补品,所以柒夜的脸色才会有些苍白。

    “哎……”几不可闻的叹了口气,林九歌心里觉得对不起柒夜。

    先不说他没出生前她没给他一个胚胎营应有的待遇,就说他出生以后吧,他还那么小,就要和父亲去未知的远方,可这不重要,重要的是她这个母亲不能从小陪在孩子身边,给他母爱。

    “不要叹气,要是不忍,我带你去。”

    一只骨节分明,白皙纤长的手搭住她的肩膀,男人醇厚低沉的嗓音淡淡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