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娇妻:请君上榻来 第四十章林九歌的算计。
作者:安柚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林九歌瞥了一眼衣裳,笑道,“谢谢,衣服放那就好。”说完她指了指芍药前方的凳子。

    芍药将衣服放好,站直了身体,精美的旗袍将她的身材曲线勾勒的淋漓尽致,该凸的凸,该翘的翘。

    一双吟眸仿若秋水,惹得人心生怜爱,妖艳的脸蛋上还带着不一样的风情。

    这是个,一个可以令男人的绝色。

    见她站着不动,林九歌停下夹丸子的筷子抬头看她,道,“你还有事吗?”

    芍药暗地里咬了咬牙,但她又不得不假装微笑回答林九歌的话,“回姑娘的话,奴婢在等着替您更衣。”

    为了能够让这个女人出丑,让大人厌恶她,她堂堂九州商会的主拍竟然在给人当下贱的婢女,这要是传出去,不知多少人要惊掉下巴。

    “唔……”林九歌沉吟。

    蒙着青纱的眼珠子咕噜咕噜转,她在某一刻停下,用筷子戳了个丸子嘴里。

    正看着她吃东西的芍药心里鄙夷的嘲笑着林九歌。

    野路子出来的女人教养真差,瞎了眼的盲女教养就更差了。

    随手塞了几颗丸子下肚,她稍微填了一下饥饿的肚子,从凳子上站了起来。

    这年头,吃个饭都不安生。

    “姑娘可是要更衣?”芍药见她站起身来,心中一喜,忙问道。

    林九歌回头看了她一眼又转了回去,“嗯。”

    听到林九歌的话,芍药心中暗喜,捧着衣服过去,将林九歌的里衣从肩膀处轻轻的。

    入目的,是红印子,红点点和吻痕。

    昨晚欢爱的痕迹一点一点的出现在芍药的视线里,一点一点的刺激她的神经线。

    她捏着白色里衣的手紧了紧,她现在就可以掐死这个女人!可是她不敢。

    深深的吸了口气,她沉下眸子,抖了抖自己从房间里拿来的白色衣裳,就要给林九歌套上,也就在这时,一道骇人的灵力狠狠地击中她手中的衣服。

    “呀!”手中的衣裳被人轻易击落,芍药有些惊讶,她蹲想要去捡衣服,蹲下的一刹那她不知道想到了什么面色r />

    阎九皇冷漠的看着芍药,“九歌,才是那个人。”

    “不!是奴婢!奴婢记得的,大人肩上有块红色的印记。”

    芍药激动的否决了阎九皇。

    倒是林九歌,诧异的看了芍药一眼,红印?没有啊……

    “本君身上,没有这些印记。”阎九皇低头看着芍药,冷声道。

    听着阎九皇的次次否决,芍药不甘的摇着头,“大人,奴婢是您的人!奴婢是您的人!”

    阎九皇俊眸沉下,带着怒意,他大掌将芍药的脑袋隔空抓起,口中念念有词。

    不一会儿,一副投影出现在芍药的头顶,里面发生的,正是一年前厢房里发生的事。

    两具躯体交织紧缠,忘我的欢愉,一四五十岁的男子狰狞的面目上带着解恨的,他揪着女人的头发,狠狠地。

    没过多久,大战始去,两人在柔软的座椅上,女子狭眸一张一合,终是昏睡了过去。

    芍药捂着脑袋大声尖叫,“不!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

    她明明是大人的女人,怎么可能被一个老男人玷污!

    “带下去。”阎九皇冷冷道。

    黎城冷着脸,一个手刀屁晕了正在哭闹的芍药,带了下去。

    阎九皇回过身来,替林九歌把衣服一件件穿好。

    金粉色的衣裳华丽而精美,带着不一样的贵气,穿在林九歌身上仿佛就是天生为她设计的。

    林九歌转了转身,十分的满意这衣服。

    阎九皇将她揉进怀里,“不要怀疑我。”

    “嗯。”林九歌在他怀里点了点头,刚才算日子的时候,折合下来的时间刚好和怀小义的时间一致。也就是说这男人没骗她。

    阎九皇拉了一下林九歌的手,声音带着点小委屈,“你是故意的。”

    林九歌点头,道,“没错,我就是故意的。我这种心肠歹毒的女人绝对容忍不了自己的男人有过其他女人。”

    阎九皇继续皱着眉,“我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