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娇妻:请君上榻来 第三十九章不安分的芍药
作者:安柚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躲在被窝里的林九歌捂唇偷笑。这人也是厉害了,找的借口这么烂。

    需要奴婢伺候吗?怎么不说需要奴婢为您解手吗?

    阎九皇将偷笑的某人一把拽过,林九歌猝不及防,直直地撞在他的肩膀上,磕得眼冒金星。

    林九歌揉着发红的额头,心里各种咒骂阎九皇。

    阎九皇凑上去,亲了亲她的耳垂,淡淡道,“不用。”

    正在门外侯着的芍药听到此言,脸色白了几分,“大人,芍药不是有意打扰大人……”

    她只是惊慌失措,她只是妒嫉不甘。

    她爱的男人竟有其他女人的存在,她嫉妒不已。

    她一直严格的要求自己做得更好,只为了能够更好的配上他,每次他来她都抢着要侍奉在他前头,哪怕他未曾看过她一眼,也不需要她的伺候。

    那时他的身旁并没有女人,她十分放心的以为自己只要努力就好,谁知道再次见到大人,大人竟在……大人若是想要,她定愿意给大人,只求大人身边能有个容纳她的位置。可是……

    “下去。”阎九皇冷淡的话语自房内传出。

    芍药颤抖,泪水隐隐在眼眶中打滚。

    大人终是怪她打扰他的尽兴事了。

    “奴婢告退。”

    芍药不敢再停留在这里了,她朝房内福了福身,快速走了出去。

    她怕,怕阎九皇会厌恶她。

    房内,林九歌动了动耳朵,听到脚步声走远,她回过头来,一双带水的眸子睥睨着男人,道,“夫君,你这留情的本事倒是不小,看看,那小姑娘哭得梨花带雨,我见犹怜呐。”

    阎九皇将滑落的被子再次拉高,手掌揽着林九歌的肩,将她往自己身上拥了拥,两人贴得更近了。

    他那双俊眸仿佛含着笑意,“九歌,我喜欢你为我吃醋的样子。”

    林九歌突然就静了。

    她发现无论自己说些什么,这男人总能将她堵得说不出一句话。

    见林九歌不说话,阎九皇吻了吻她布满红点点的脖颈。

    林九歌啊呀一声手掌大力的拍打着他,“老老!我都快废了你还来!”

    阎九皇低声笑,声声沙哑,酥软入骨,骨节分明的大手掌将被子一拽,包裹住林九歌,他下了床。

    林九歌从被子里探出头,“你要干嘛……”

    他道,“洗浴一番,然后吃饭。”

    林九歌闻此,老老实实的窝着。

    当林九歌到了池子旁才知道这个男人的洗浴一番是怎么回事。

    足以容纳八个人的玉池子白雾缭绕,热气腾腾。

    分明就是换个地方打战……

    小心肝颤颤,不过她所想的阎九皇并没有做,他认认真真的替她洗干净身子,让她趴在池边,然后给她按摩。

    舒服的喟叹一声,林九歌眯着眼享受阎九皇的服务。

    阎九皇见她如此,嘴角勾了勾。

    捧上一捧热水从她肩上淋下,轻轻的搓揉她的后背,阎九皇满意的点点头。

    该去吃饭了。

    从水中站起身,他手一抓,将衣服套在身上,又抓过一件白色的里衣,给林九歌穿上,林九歌低头看着身上的衣服,手臂伸了伸,发现长了一大截,而且,这衣摆很长,都到她膝盖上了。

    她扯着他的衣袖问他,“夫君,我的衣服呢?”

    阎九皇抱着她离开浴池,道,“昨晚被我撕了,这里没有先备着的衣服,只能先穿我的,等会去给你买几套回来。”

    “哦……”我还能说些啥?林九歌翻白眼。

    一路下去,楼梯上皆是点头哈腰满脸恭敬的侍卫和理事人。

    推开门,阵阵饭香飘扬而出,阎九皇把林九歌放到一张椅子上,回身装了碗汤给林九歌喝,又递了碗饭过去。

    “我去办点事,你先吃饭。”

    留下这么一句话,他就出去了。

    林九歌看着他出去没有说话。她知道他有事做。

    舌头了干巴巴的嘴唇,“吸溜”一声喝了口汤,味道很不错,像是灵兽熬成的汤。

    夹了块肉,放进嘴里,林九歌止不住的点头,这九州商会的厨师厨艺很精湛啊。

    她这边吃得正欢,那边的芍药却是咬牙切齿,当看到阎九皇出了商会,她美眸闪过歹毒的寒光。

    任何靠近大人的贱人,她都要毁掉!大人只能是她的!

    悄悄靠近林九歌所在的房间,她眼里有着妒恨。

    竟然穿着大人的里衣……这是在向她炫耀吗?

    几不可闻的冷笑一声,她又折回自己的房里取了一套穿过的衣裳出来,在要进林九歌所在的房内时,她偷偷在衣裳上做了手脚。

    既然你那么想要露给别人看,那就让人一次性看个够,我倒是要看看,被千万人看过的破烂身子,大人还会不会要。

    勾起一抹狠毒的笑,她跨进房内。

    戳着一颗丸子无聊的玩来玩去,林九歌瞅着房间的门口叹了口气。

    那个女人不是要来找茬吗?怎么又折回去了?

    这般想着,她突然“咦”了一声。

    透过青纱,她看到去而复返的芍药站在门口侧面,并且在一套白色的衣服上动了手脚。当林九歌看到她嘴角的那丝冷笑,不禁弯起了嘴角。

    抢她的男人?来试试啊!没碰之前她不会在意,碰了就只能是她的,哪怕灰飞烟灭,也只能属于她。

    芍药轻轻捧着衣裳跨过雕刻精美的门槛,见到林九歌蒙着眼睛的青纱,她不由得幸灾乐祸。

    一个盲女,哪里伺候得了大人?而她芍药不同,她要身材有身材,要样貌有样貌,更重要的是她从小就在商会长大,对大人的理解肯定比这个盲女多,只要大人厌恶了她,她芍药还怕没有机会成为大人的身旁的女人吗?

    想着想着,芍药脑海里突然浮现出她承欢受宠的画面,悄悄的红了脸。

    林九歌见她站在门口许久,还面带羞色,挑了挑眉。

    她的眼睛别的功能她还不是很清楚,但是对于别人脑海里的yy这点她还是能捕捉到的,比如现在。

    将丸子放入口中,林九歌饶有兴趣的看着芍药。

    芍药想了一会儿,蓦然想起自己还在林九歌吃饭的房间里,急忙回过神。

    见林九歌正看着自己,她敛起眼色,神态自若的向林九歌福了福身,“奴婢见过姑娘。”

    奴婢?林九歌眉轻挑。这女人是个婢子啊。

    “嗯。”点了点头,语气淡淡的回了她一句。

    “姑娘的衣服大人命奴婢送来了。”芍药将衣服往前方伸了伸,她垂下眼帘,掩去眸中的黑暗,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