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娇妻:请君上榻来 第三十八章聘礼和芍药
作者:安柚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但是这些东西太低级,他库房里没有,看来这丫头的聘礼得去好好找找了。

    这般想着,阎九皇低头看着拉着他的手撒娇的林九歌,道,“你要的这些东西我没有。”

    林九歌小脸一拉,就要从他身上下来,阎九皇手快将她捞了回去,抱在怀里,低笑道,“我有更好的,还是……你要这些低级的东西?”

    林九歌鼓着小脸,又听到他说自己要的东西是低级货,不由得怒道,“你说谁要的东西是低级货!”

    呦!炸毛了。

    阎九皇慵懒的转了转头,大手掌将林九歌的脑袋按在自己的胸口上,道,“九歌,不要否认。或许这些东西在你眼里很珍贵,可在那片浩瀚广阔的世界里,它们,就在地上任人踩踏也不会有人去看它一眼。”

    听着阎九皇徐徐讲来,林九歌将头埋得更深了。

    那片世界……会不会有……

    林九歌脸颊贴着阎九皇的胸膛,耳朵可以清晰的听到男人心脏跳动的规律,沉闷,有力,充满了活力。

    “夫君,那片世界广阔无银,可我连修炼都不会……”

    林九歌幽幽的声音传出,阎九皇摸着她的头,安抚道,“不会我可以教。九歌,我很强大,我的敌人们也很强大,我无法放心的将你带去那片天地。它辉煌壮阔,可它也险象迭生。”

    “小义……带走吗……”林九歌抬起头问他。

    阎九皇手微顿,而后又抚上她的头,“带,这样你才能安心的训练。”

    林九歌默。确实,小义在她无法静下心来训练,她既要面对父族的各种手段,又要应对她那位走的干干净净的母亲的情敌们时不时的小绊子,再则还有外在的危险,她确实放不开。

    “小义我会照顾好,隔一段时间就带他来看你,无论发生什么事,你要做的,就是留住自己一条命。”

    阎九皇的话语再次响起,带着训诫和关怀。林九歌蹭蹭他的胸膛没有说话。

    很多年了,她不曾听到这样的话。其实和这个男人处处也不是什么不好的事,先不说他是小义的父亲,他们两人之间相处的也不算差到哪去,再则,这个男人很强大!至少对现在的她来说,他能保护小义让她安心的成长。

    她没谈过恋爱,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但如果她和这个男人是缘分的话,她很乐意,即便她未来某一天可能会摔得粉身碎骨。

    “九歌,不要怀疑我。”阎九皇的嗓音自她头顶传来,林九歌怔了一下抬头看他。

    “你说什么?”

    “不要怀疑我,我不是滥情的人。”

    阎九皇目光移向别处,淡淡的吐出这句话。

    林九歌嘴角一抽。他怎么知道自己心中所想……

    “你会读心术?”

    “不会。”

    “那你怎么知道我想的什么……”

    “你想的东西,都在脸上。”

    林九歌嚎叫两声躺他身上装死。有个厉害的男人是件好事也是件坏事啊。

    当未来,林九歌表面上清心欲寡暗地里却一肚子坏水算计人的时候,她不由得感叹她家男人的先见之明。

    阎九皇看着趴在自己身上的林九歌黑眸仿佛涌起了火花,他趁她不注意翻身压下她,将她来不及惊呼的红唇覆上。

    床帐垂落,隐隐透出交缠的人影…………

    长灯轻纱芙蓉帐,春宵一刻最羡煞。

    ………………

    ………………

    运动过后,林九歌小脸红彤彤,懒洋洋的趴在阎九皇身上,她还泛着红的眼睛倪了眼前的男人一眼。

    她要收回她不久前说的话,这男人好个x,就是一勤兽!

    阎九皇背靠在床边,白色的里衣敞开,肌理分明的胸膛上道道抓痕,特别是脖子上的抓痕最明显,盖都盖不住。他的脸上还有些许薄晕,狭长的俊眸还带着点点迷离,好不暧昧。

    看着林九歌肩上,背上的红印子,阎九皇低笑,“九歌,你的体力严重不合格,要多练练。”

    窝在他身上的林九歌恼羞成怒,粉拳狠狠地捶着男人的胸膛,“你个混蛋!”

    你才不合格!你全家都不合格!练练练!练你个混蛋!我才不要便宜你个老混蛋!

    阎九皇刚要说话,一道清脆的敲门声将两人的氛围拉回。

    “大人。”

    一道娇媚的声音自门外传来,如莺鸟展喉,悦耳之极。

    林九歌挑眉,似笑非笑的昂头看着阎九皇,那小眼神的意思很明确。

    呦!还有个老相好。

    阎九皇勾唇,一双眸子盯着林九歌,熠熠生辉。

    “黎城。”

    “属下在!”

    门口又响起了一道男声,林九歌美眸猛地睁大。

    黎城竟然在门外守着!!!这么说,她和阎九皇……

    阎九皇将薄被拉高盖住林九歌的肩头,对着门外吩咐道,“去让下面的准备饭菜。”

    这丫头一定饿了。

    “属下领命。”门外传来脚步声,林九歌猜测黎城应该是下去了。

    至于这个女人,她没记错的话,此人就是拍卖会的主拍芍药,那个在拍卖时偷瞄她男人的女人。

    对于这种觊觎别人男人的女人,林九歌向来没什么好感。

    伸手在阎九皇的腰上拧了几把,她哼哼唧唧道,“自己的烂桃花,自己解决好。要是敢沾花捻草,我废了你。”

    阎九皇低眉,见到林九歌恶狠狠地小眼神薄唇轻扬,“九歌,替丈夫解决花花草草是一个妻子的基本义务。”

    林九歌拍了拍他的脸,道,“我想做个被宠上天的妻子,解决花花草草这种事,就得劳烦夫君本人自己动手了。”

    被林九歌拍脸拂了面子,阎九皇不恼,反而高兴,这意味着他的小丫头在向他露出自己的本性。

    “好。”阎九皇修眉扬起,道。

    正在房间外的芍药咬着唇站在那里,她很早就到了,原以为可以见到大人,没想到大人的侍卫拦住了她,没等她开口说话,房内竟传出了女子的吟哦声,这让深爱着大人的她晴天霹雳,她仿佛整个人都失了魂。

    她怕大人被狐狸精魅惑,所以特意挑了两人结束后的一小段喘息的时间开口。

    可是等了许久也只听到他吩咐侍卫,却没听到他召见自己。

    大人是不是恼怒她出声打断了他?芍药这般想着。

    “何事?”

    在她焦急不堪,就要再次出声时,房内传出男人的声音,带着丝丝暗哑。

    芍药手指来回缠着手绢,娇声道,“大人,需要奴婢进去伺候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