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娇妻:请君上榻来 第三十七章柳家,林九歌
作者:安柚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林九歌向那座小山堆走去,临近,才发现还有个浑身是血的人,笔直的站在那,冲天煞气。那是柳焰,林九歌记得。

    “孩子,你来了……”

    就在林九歌以为柳焰已经死了的时候,他却是僵硬的转了转头,侧过来看着她,淡笑道。

    林九歌吓了一跳,看到活的柳焰她急忙双手抱拳恭恭敬敬地弯下腰,“晚辈九歌,拜见柳前辈。”

    “嗯……不用多礼。”柳焰点了点头。

    “前辈召晚辈来,是有事?”林九歌偷偷瞄了瞄柳焰,小声道。

    “无事,就是对你能看到这些投影以及见到我本人感到惊奇罢了。”柳焰摇摇头,道。

    林九歌沉思。

    细细一想,其实从一开始她就对自己能看到这些诡异的东西感到惊奇,甚至是惶恐,那些东西显然不是她应该看到的,可接受了老不死的传承后很多东西都不再是她能掌控的。

    这种感觉很不好,她的一切都在别人的手中,她就像傀儡一样。

    柳焰微阖的双眸却在这时猛地睁开,他激动的说道,“孩子,你体内有我柳家嫡系血脉,你父亲是谁?他姓什么?”

    林九歌抬头,“我父亲姓林,母亲不详。”

    姓林?

    柳焰深思,多年之后能在另一块时空看见人族是十分高兴的事,能看见自己得后人更是欣慰的事,可……

    “孩子,你可知,柳家祖地在哪?”柳焰又问道。

    身为柳家嫡系子弟,对自己家族的祖地了解是十分清楚的。

    “柳前辈,您说的柳家后人可能是我的母亲柳如梦,我父亲的家族成立不过三百年,没有听过有什么祖地之说。”

    林九歌其实在柳焰开口时就知道他说的柳家嫡系子弟是谁了,柳如梦,她的母亲,那个生下她不过数月便消失不见,令她受了十多年白眼吃了十多年馊饭馊菜被人欺负了十多年的女人。

    她对柳如梦没有什么好感,甚至对她体内拥有她的血脉而感到恶心。

    “你母亲,可还在世?”

    “行踪不详,听仆人说生下我不过数月便消失了。”林九歌淡淡道。

    柳焰看着林九歌淡漠的语气抬手摸了摸她的头,笑道,“虽然是这块大陆的后人,可依旧是我的后人,孩子,愿不愿意学习吾族祖传的剑术和秘法?”

    林九歌听着这巨大的诱惑,没有定力的点了点头。她对占便宜这事情一向没有什么抵抗力。

    ………………

    ………………

    当林九歌醒来时,她的面前就是一片红,她眨了眨眼,坐起身来,发现自己回到了房间里,还没等她下床,门“吱呀”一声开了。

    林九歌盯着门,一只滚金边的黑色长靴跨了进来,然后就是一个男人出现在门边,阎九皇。

    阎九皇手中拿着一条青色的长纱,不快不慢地向林九歌徐徐走来。

    “醒了?”

    沙哑迷人的嗓音如陈酒甘醇厚香,令人回味无穷。

    林九歌扬起笑脸小鸡啄米般点点头,“醒了。”

    “呵……”

    阎九皇取下她厚重的白布,换上了手中的青纱,“这个和布的作用是一样的。”

    手抚着覆盖这眼睛的那层薄薄的纱,林九歌嘴角微勾。

    这男人对他真好。

    “说吧,怎么晕倒在地上了?”阎九皇拉着她到自己的怀里环着,低声问道。

    晕倒?哦!对,青铜片。

    林九歌回过头来,往阎九皇的胸膛蹭了蹭,“夫君那块青铜残片你还记得不?”

    阎九皇低眉望着某个正在发嗲的女人,弯唇,“嗯。”

    “我看到了一些奇怪的东西。”林九歌手指戳了戳阎九皇,道。

    阎九皇嗯了一声,金色的面具边缘滚过耀眼的光,刺得林九歌忍不住闭上了眼。

    手触摸到金质面具,林九歌就要掀开,一只手覆住她的手,“九歌,摘下面具,今后便是我的妻,穷其一生而不得叛我。”

    轻轻“嗯”了一声,林九歌掀开面具,比起上回在树林里用蚂蚁逼他褪去面具的时候要好看得多。那双眼睛,深邃不可见其底,乌黑光亮得耀人眼。

    俊美的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如同九天之上高高在上的神抵,高贵而神秘。

    两眸相视,一种淡淡的感觉流转在二人心中。

    “夫君你真好看。”林九歌夸赞道。

    阎九皇低笑,道,“你夫君我一直都很好看。”

    林九歌一愣,破笑而出,“夫君,我发现今天你很不要脸。”

    “男人的脸面,就是让妻子丢的。”

    林九歌听后却是猛捶着他的胸膛,恨铁不成钢,“夫君啊夫君,人家叫你那么多次夫君!你怎么都不表示一下!”

    阎九皇愣住,而后回过神来,忍着笑摇头,“想要什么说,我给你找齐。”

    林九歌嘿嘿一笑,道,“夫君,我啥都不要,就要你身上的一个宝贝”

    听得林九歌的话语,阎九皇的眼睛深处仿佛燃起了火,“九歌想要什么都可以。”

    “真的?”林九歌抬头问他。

    “对。”

    林九歌得了男人应允,喜笑颜开,柔媚无骨的小手在阎九皇的大手背摩挲,然后轻轻地褪下他银色的尾戒,一边把玩一边观察阎九皇的脸色,见他没反应,迅速带在自己的食指上。

    “夫君,以后这个就是我的啦”食指在阎九皇面前晃了晃,林九歌摇头晃脑的自乐中。

    阎九皇淡淡看了那枚戒指一眼,道,“那里面没装什么,就是些好看的书。”

    林九歌身体僵住,扑到他身上,不可置信,“都是书?”

    “嗯。”

    林九歌哀嚎,脑袋不断地磕着阎九皇的胸膛以示自己的错误。

    “夫君夫君,人家不理,人家要聘礼,要聘礼。”

    林九歌窝在阎九皇怀里拉着他宽大的手掌撒娇,道。

    “呵,好,要什么都有。”阎九皇一只手揽着她的腰,一只手被她拉着,他无奈笑道。

    “我要百蛇草,灵犀果,碧泉丹,犹偿水………………还有好多好多……”

    林九歌掰着小手指头一样一样的数着,那倒背如流的小模样软嫩极了。

    阎九皇浅笑,他对此刻十分满意。以前很多得到东西他不是丢在库房里任其发灰冷藏,就是随手赏给了手下,如今这小丫头开口说要,让他有种自己还被人在乎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