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娇妻:请君上榻来 第三十五章小义的萌物语
作者:安柚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林九歌松手放开了席子,席子将窗户掩上,留下被灯光照射的道道残影。

    她移步走到正逗着儿子玩的男人面前哼唧唧,“夫君你说,什么时候你成了她家的了?”

    阎九皇食指正挠着阎柒夜的下巴,把他逗得咯咯笑,听得林九歌这般话语,他伸手拉着林九歌进怀里,“乖,我就你一个,是你的夫,唯一的夫。”

    林九歌刚要说话,阎柒夜就含糊不清咯咯道,“拐拐……拐拐……”

    林九歌移开目光看着儿子软萌的小模样,心都要化了,不理会男人的话,她凑上前亲了亲小柒夜的脸颊,“小义,娘亲亲一个。”

    脸颊被亲,小柒夜却是高兴的拍拍肉嘟嘟的手掌,“凉凉……凉凉……拐拐……拐拐……”

    林九歌哭笑不得,感情给她亲一下就得听他爹的话乖乖的?这都是什么呀!

    阎九皇则是挑眉,大手掌放在柒夜的脑袋上摸了摸,“小义乖。”

    阎柒夜眸子一亮,似乎很高兴爹爹的夸奖,凑上去用小脑袋瓜子蹭了蹭爹爹的大手掌。

    阎九皇看着儿子那与某人十分像的脸,突然就想看某人蹭他手掌时的模样了。

    想到这里,阎九皇笑笑,抱起儿子坐在右腿上,,拍了拍自己的左,朝林九歌笑道,“九歌,过来。”

    心里想到什么就做什么,阎九皇,绝对是这方面的楷模。

    林九歌望着阎九皇似笑非笑的眼神,以及那淡笑的话语,心里颤了一小下。

    他不会是要她也蹭蹭他的手掌吧……

    顶着几百万伏特的压力,林九歌一小步一小步的挪过去,死活不愿意走快半步,然而再怎么磨蹭,只要迈开步子走了,始终会有到达终点的时候。

    林九歌瞄了瞄近在咫尺的腿,弱弱的问了句,“能不能不坐……”

    “不能。”

    阎九皇张开手掌朝她的方向摊开,林九歌欲哭无泪的将手放进去,然后老老实实地坐在他身上。

    她长这么大,还从没有坐过男人的……

    脑袋突然一沉,她眼睛向上瞄,看到了浅浅的指尖,她下意识的蹭了蹭,反应过来时整个脸都是通红的。

    听到男人在她耳边笑得愉悦至极,她手肘往后狠狠一撞,闷哼声响起,她眸中闪过幸灾乐祸。

    叫你笑!

    阎九皇低头亲了亲林九歌的脸颊,“九歌,我……很喜欢这样。”

    一家三口,你们两个坐在我腿上,都是孩子,让我宠,让我保护。

    林九歌立马低头缩着,她敢确定,她的脸此刻一定跟猴子的红似得。

    阎柒夜咯咯笑,眼睛眯起来和阎九皇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就在林九歌一家人其乐融融之时,黎城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主上,习管家来了。”

    “嗯。”

    应了黎城一声,阎九皇两手抱着他们两个就要出去,林九歌急了,“我还有事,你带小义去。”

    阎九皇盯着她看了好一会,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就要把阎柒夜给她。

    林九歌拦住他,“你带儿子去,我有事要做。”

    阎九皇点点头,抱着小义下去了,小义趴在爹爹的肩头上,黑黝黝的大眼睛一眨一眨,看着母亲,在要出门时,他伸手向林九歌挥了挥。

    林九歌眼睛突然就湿润了。

    这个孩子她其实没来得及照顾就被阎九皇带走,他那么小,还不到两岁,这么多天她消失不见,没有去见他,小义还能记得她这个母亲,她实在是不知道该如何补偿儿子。

    当周围都安静下来,林九歌也摆正了心思。她知道,现在不是多愁伤感的时候,想要照顾儿子,待在他身边,最先要做的就是拥有灵力,突破武者,到达黄境。

    眸子轻阖又睁开,一块青铜残片突然在她面前漂浮着。

    手一伸,将青铜残片抓在手中,她仔仔细细,不放过一丝一毫的检查这残片。

    除了黑色的神秘符号,还有时不时出现的诡异黑影,就没有别的了。

    陡然,她瞳孔一缩。

    她发现,这些黑色的神秘符号会在某个特定的时间段蠕动,就像是蠕虫翻动身体一样。

    再仔细一看,那些符号就像雾一样会时不时的收缩。

    手一抖,将残片抛开,残片却在此时发出异样。

    青铜残片上面的铁锈不断地脱落,还发出青色的耀眼光芒,黑色的神秘符号上,密密麻麻的爬满了青色的符咒,似在封印那些黑色的诡异符号。

    林九歌一脸凝重的看着青铜残片。

    她突然觉得,自己拍下青铜片是踩了个大屎坑!还是屎臭屎臭的那种!

    青光慢慢黯淡下来,残片漂浮在空中,林九歌眼睛睁了睁,不可思议。她周身的环境竟然改变了!

    环顾四周,草木凋零,天地一片荒芜,还时不时有雷电狂风呼啸闪炽而过。

    林九歌站在原地不动,她谨慎的盯着四周。

    这个地方如此诡异,她还是小心为妙!

    突然,天空发出似人非人的长啸,天边的一侧乌光炸射,犹如炼狱深渊,阴冷而黑暗。

    就在林九歌以为自己就要被这阴冷的乌光冻死得时候,天的另一侧红光冉冉,犹如金乌耀日,炽热而光亮。

    两种力量想撞,迸发出了无数恐怖的灵力,林九歌心神剧痛,却又无可奈何,她能感受到这些光的威压,也会受影响,却偏偏不会受伤。

    下方突如其来的嘶吼声将她走神的神魂拉回。

    那是一头巨大的蜥蜴人,蜥头人身,面目狰狞巨丑,四肢皆为兽爪,随手一拍,便是尘土飞扬,无数人陨落。

    紧接着,一头巨无霸出现了!那是一头仿佛来自亘古的凶兽,人头马身,四肢则是不同的爪子,爪甲乌黑漆亮,锋利坚固。一爪便可散人魂,夺人命。

    林九歌浑身颤颤。那就是黑色的神秘符号所代表的东西吗?这要是现世了,火离大陆绝对不可能有存活的人类!

    “嗷!!!!”似是凶兽的低吼声,痛苦而尖锐。它的腹部有一个巨大的洞,它受伤了!

    是谁?

    林九歌转头望去,那是一名三十左右的男子,一头青丝无风自扬,手持三尺青锋,一身玄衣潇洒。

    他俊美的脸上勾出一抹抹冷笑,他道,“魔族!今日,吾定扫荡尔等!”

    在他身后,不知何时,出现了无数身着铠甲的勇士,他们振臂高呼,“柳将军!柳将军!柳将军!”

    柳将军?林九歌疑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