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娇妻:请君上榻来 第三十四章送人
作者:安柚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青年男子看着芍药敲下第三次锤子,决定了青铜残片得最后归属,动了动嘴,最终还是没有说什么。

    老者点头,欣慰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将来找到了去那个地方的路,要什么有什么,没必要为了一块不知何用的残片和一头巨兽撞上。”

    “那块残片出现的时候,我体内的血脉在颤栗……”

    青年男子说完,老者沉默了一会儿,“你确定?”

    “确定。那种力量,似乎在……召唤我……”青年男子将手放在心口处,道。

    老者听后皱了一下眉,“召唤?你身为堂堂……第一顺位继承人,身份在这里高的吓人,还需要被召唤?”

    青年男子背对着老者,听了他的话,脸稍稍扭曲,而后恢复平静。

    “算了,那块残片不一定是我们在找的那些东西。”

    老者又说道。

    而林九歌这边,听到芍药敲下锤子确定了归属,她再次松了口气。

    这东西终于到手了。

    阎九皇摸了摸她的头,“满意吗?”

    林九歌点头,“满意满意。”

    “既然你满意了,那么,是不是该让我也满意一下?”阎九皇指尖在她小手掌上轻轻的摩挲。

    林九歌不解,抬头问他,“让你满意?是去看柒夜吗?”

    阎九皇低笑,薄唇轻挑,“柒夜?你不说我还忘记了那小子呢!等会儿拍卖会结束我们就去看看那小子,他这几天看不到你觉也睡不好,饭也吃不香。”

    林九歌却是一把手钳住他的下巴,恶狠狠道,“姓阎的,你要是把我儿子喂瘦了,我跟你没完!”

    “好好好,没完没完。”阎九皇笑道。

    “接下来,是本次拍卖会最后十件的第二件……”

    …………………………

    …………………………

    “噹……”

    “好,恭喜三楼二号包厢的贵宾,本次拍卖会,最后一件宝物归您了!”

    随着芍药的话音落下,这场拍卖会也落幕了。

    接下来,各包厢的贵宾将费用手续办齐,就可以带着宝物离开拍卖会了。

    可谁也没走,而是站在通道上,静静地站着,像是在等什么人。

    林九歌听了黎城的汇报,蹙眉,“这群人是打算强行堵路吗!”

    “无碍。”阎九皇淡淡道。

    “那我们怎么出去?”林九歌揪着他的衣袖问道。

    他低眉看着她,道,“很简单,跟着我出去。”

    啥?她抬头疑惑的看着男人。

    阎九皇微笑,强有力地臂膀抱住林九歌,走了出去。

    知来不及阻止的林九歌将脑袋埋入阎九皇的胸膛,以防被人看到。

    阎九皇勾唇,慢悠悠的穿过人群。

    躲在阎九皇怀里的某人发现并没有想象中的攀谈声和诌媚声,她从他的怀里探出脑袋瓜子出来,发现众人像是被定住了似的望着不远处,即他们的包厢位置。

    这是怎么回事……

    林九歌抬头看着阎九皇,动了动唇,“他们看不到我们?”

    阎九皇点头,“对。”

    “为什么看不到?他们最少也是圣者级别的。”

    林九歌揪着他的衣襟,眨着闪亮亮的大眼睛看着阎九皇。

    阎九皇低头,他发现他的小女人很喜欢揪着他的衣襟或者衣袖,就像女儿拉着父亲的手一样很软萌,而这种感觉他很喜欢。他喜欢她像个孩子,让他保护。

    “我的阶级,高他们太多。九歌,要赶上我,知道吗?”

    阎九皇停下脚步,垂下眼帘,深深地看着林九歌。

    那眸底深处,犹如墨潭,深不可见,却又深邃乌亮。

    林九歌乖巧地点点头。

    你是这方面的大神,你说什么都是对的…

    阎九皇和林九歌走后黎城紧跟而上,待过了大概三秒左右,那群人像晃了会儿神然后疑惑的看着那门都没动一下的包厢。

    这么久了,也该出来了……

    “发生了什么事?”刚好上楼准备来请见阎九皇的芍药看着楼道的贵宾们轻声道。

    一群人回头,看到是拍卖会得主拍芍药,客气得点了点头,表示打招呼。

    “芍药小姐,这一号包厢的贵宾怎么还没有出来,是出了什么事吗?”

    有人见大家都不说话,定力又不好,终于憋不住,开了口。

    常言道,有一,则有二。

    他一开口,旁边的人也趁机问起。

    “是啊,芍药小姐,这一号包厢的主人不会是出了什么事吧?”

    芍药正微笑的脸稍稍僵,但人看着没什么区别。

    她心里恶狠狠地骂着这些人“一群不知所谓的东西,大人是你们想见就见吗?出事?大人神威盖世,出得了什么事?就是天塌了大人也能给它补上!”

    不动声色得收敛了稍稍僵住的脸,她微笑着面对这些贵宾,“各位大人,一号包厢是不归我们这些下人管的,它有专门的管理人管理,所以我也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

    贵宾们显然对这个答案不满意,都站着不动。

    特别是刚才和林九歌抢青铜残片的那个青年男子,他一脸不满,欲上前,却被他身旁紧跟着得老者一掌抓住,拦了下来。

    “长老!”青年男子小声低喝。

    老者目光如炬,道,“忍住。”

    青年男子握了握拳,低下了头。

    没等众人再次开口,芍药的身边突然出现了一位老者,他一头银丝被一束白布束起,穿着普通得不能再普通,可芍药在看到他时却是低下了头,双手放在小腹左侧,微微福身,“习管家。”

    习管家点了点头,这才看向众人,道,“各位大人不必等了,我家主上已先行一步,去休息了。”

    他的声音洪亮而雄浑,让人心神都是一振。

    他的眼睛淡淡的扫过众人,明明没有任何灵力波动,却仿佛将众人周身的空气抽干挤压,令他们说不出半句话。

    老者只是淡淡的一眼,就让人如临大敌,若是这老者口中的“主上”来了,会不会一个眼神就可以秒杀了他们?

    思及此,众人额头上不断的有密汗渗出,他们中心神微定的还能镇静些,心神不是很稳得,皆两股颤颤,面色惊恐。

    习管家朝芍药点了点头,一个闪身,消失在这里,芍药待人接物那么多年,自然也知道该怎么做,她扬起微笑,道,“各位大人,若是想要拜访我家主上,请改日在约。现在,芍药送各位下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