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娇妻:请君上榻来 第三十二章拍卖会开始
作者:安柚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林九歌撇撇嘴,将目光拉回册子上。

    碧血丹?

    她看了下介绍,才明白这是洗经伐髓的一种极品丹药。

    这东西,她需不需要?

    转过头,她伸手扯了扯阎九皇的衣袖,“夫君,我需不需要碧血丹?”

    阎九皇她发丝的手停住,抬头看着她,“你刚刚,喊我什么?”

    林九歌嘬了嘬嘴,“夫君。”

    阎九皇突然凑前,在她额上轻吻,而后摸了摸她的头,“夫人乖。”

    林九歌“……”

    “我,需,不,需,要,碧,血,丹!”林九歌咬着牙一字一顿,道。

    这话题怎么扯的这么快!

    “要喊什么?”阎九皇挑眉,轻笑道。

    林九歌怒了怒嘴,气鼓鼓道,“夫君。”

    她鼓着腮帮子生气的小模样真是可爱极了。阎九皇笑,修长的手指缠着她的发丝打卷,“碧血丹太低级,你若是需要我有更好的。”

    林九歌刚滚出他怀里,一听他说这话又赶紧连滚带爬凑回他怀里,乖巧坐好以后她诌媚讨好道,“夫君你有更好的?”

    阎九皇低眉,怀中女人儿讨好的眼睛亮亮的,像九天星辰一样耀眼夺目,他低头,亲了亲她,发出了个鼻音,“嗯。”

    “在哪?在哪?”

    闻言,林九歌更兴奋了,她拉着阎九皇的衣袖撒娇,“夫君夫君,在哪在哪?你给我好不好嘛昂?给我好不好嘛”

    阎九皇看着她红扑扑的脸蛋以及撒娇的模样,心底某处一动,骨节分明的手轻轻摩挲着她的娇嫩的唇瓣,那眼神,炽热而深邃。

    林九歌刚要开口,就见男人的脸在自己面前放大,放大,在放大。

    “唔……”两唇相触,林九歌要抬起的手被男人抓住扣着不放,后脑勺被男人按住。

    这个吻持续的时间不长,却让林九歌感觉过了一个世纪之久。

    林九歌捂着嘴睁大了眼睛。

    软软的,像有电流一样酥酥麻麻的……

    好……羞人!

    某人赶紧躬着身体身体窝在阎九皇身上一动不动装躺尸,原以为这个小动作不会被发现,谁知男人早已知透她的小心思。

    低沉暗哑的笑声从她头上传来,她红着脸将脑袋一起埋入他胸膛。

    ……没脸见人了!她堂堂华夏军火师竟然害羞了……真的是对不起祖国,对不起党,对不起江东和父老啊……

    “想要什么本君都给。包括……你想要的。”

    那暗有所指的话语让林九歌咬唇,“坏蛋!”

    “哈哈哈…………”男笑,霸气娟狂,桀骜低哑。

    “你刚才是说我不需要洗髓丹对么……”林九歌悄悄探出小脑袋问道。

    阎九皇点头,“你的身体不需要这种鸡肋的东西。”

    “为什么?”

    “你的身体被了很精纯的灵力清洗过,效果比起洗髓丹好上百倍。”

    “那……要怎么修炼?”歪着头,林九歌问他。

    “拍卖会结束以后,我教你。”

    “你教我?”

    “嗯。言传身教。”

    林九歌默默地拿了个果子啃着。她不要和这个男人说话……

    阎九皇左手撑着脑袋,眼睛盯着她的腰,若有所思。

    会场的灯,瞬间暗了。

    林九歌猜测可能是拍卖会开始了。

    果不其然,当中央的灯光亮起时,一位穿着艳红色旗袍装的女子站在那。

    她妩媚绝美的脸上带着浅笑,一双妖娆得丹凤眼风情万种,完美比例的身材被衣服勾勒而出,修长的更是让人几欲。

    “呵呵,小女子芍药,九州商会的主拍,不知道……大家还记不记得我……”

    开口如莺啼,悦耳动听。

    下方的人群仿佛被她一句话引爆了氛围。

    “怎么能呢,哪里敢忘了芍药小姐啊,大家说是不是?”

    “是是是!芍药小姐花容月貌,开口如莺啼,人又那么好,谁忘的了。”

    “能见着芍药小姐一眼大家都感到万幸,哪里敢忘了美人儿……”

    听着下方的人争着吵着要和旗袍女说那么一两句话,芍药掩嘴低笑,娇酥入耳。

    听管家说大人来了……

    余光在三楼的包厢一个一个瞥过,当她看见一号包厢亮起来时,笑容爬上了脸。

    大人来了……

    见她笑靥如花,下方不知多少人失了神。

    而在包厢里的林九歌却是皱起了眉头。

    刚才……她是在找人没错吧!

    回过头望着正低眉看书的男人,她抽掉他手中的书,坐在他身上,“夫君,刚才那个旗袍女眼睛四处瞄,瞄到你这里的时候笑得跟朵似得,你说,是不是金屋藏娇养着小?”

    阎九皇淡定的看着她,“别多想,我宁缺莫滥。”

    “谁知道会不会哪天就爬上你的床了!”林九歌怒视。

    婚外恋什么的,不能忍!她不为自己打算也要为柒夜打算。

    “我只碰过你一个女人。”阎九皇拉着她的手,道。

    “夫君我告诉你,你有了我一个就不能有别人,吃着碗里的看着锅外的,这种事情我是不能忍的。”

    见阎九皇失笑而出,林九歌绷着的脸瞬间黑了下来。

    “喂!我在跟你说正经事呢!”林九歌用力地拍了拍他的胸膛。

    阎九皇笑着将人拉入怀中,低语道,“丫头,一生一世一双人,我懂,我也想要。”

    林九歌哼哼两声不理他,阎九皇低头轻笑,几不可闻。

    “接下来,我们开始第一件拍卖品…”芍药揭开台上的一个盒子,里面是一尊玉印,天然而成的,印身似虎,身线流畅得像是大师雕刻过的,通体碧绿,若是侧看,还可以看到一丝金色。

    “各位,这是两百年前托塔圣者使用过的金玺印,我们商会的长老检验过,此印无破损,无主,可反复使用。底价1000颗中等晶石,每次加价不少于100颗中等晶石。”

    芍药得话音刚落,就就立刻有人喊出了价钱。

    “1100颗中等晶石。”

    “1200颗中等晶石。”

    “1600颗中等晶石。”

    ………………

    ………………

    “一万颗中等晶石。”

    待一个带着斗笠的男人喊出这句话时,全场静悄悄的。

    芍药笑眯眯的举起小锤子,刚要敲下去,一道尖锐的嘶哑声打断了她。

    “两万颗中等晶石。”

    那是一个老者,面色红润,神态矍铄。身着白袍,胡须捻捻,颇有些仙风道骨。

    他是附近小有名气的四级炼丹师,花腔北。

    斗笠男人一见是他,咬了咬牙,坐了下去。

    他的钱不够,他也惹不起四级炼丹师。

    “噹……”小锤子敲响了一次。

    芍药盈盈一握的腰肢扭了扭,转了个身,媚笑道,“两万颗中等晶石第一次,还有没有加价的?”

    “噹……”

    “两万颗中等晶石第二次。”

    “噹……”

    “两万颗中等晶石第三次。好,恭喜花大师!托塔圣者的金玺印归你了!”

    :以后会稳定更新的,请大家多多支持喜欢请收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