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娇妻:请君上榻来 第三十一章约定这种小事
作者:安柚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突然出现的男人令场面有些微妙,纪梨好奇的盯着斗篷男人,纪永谦也在暗地里打量着,端木瑞和更是不加掩饰。

    “呵。”斗篷男人低笑一声,声线磁得让林九歌小心肝颤颤。

    不听不听不听!忍住忍住忍住!不要妥协不要妥协不要妥协!

    阎九皇见人不反应,上前揽住她的腰。

    林九歌瞬间炸毛,“喂喂喂!男女授受不亲,不要动手动脚!”

    阎九皇勾起的笑在林九歌转身的一刹那止住,他眸光杀意乍射,“他们动你了!”

    他不说还好,一说了林九歌就不爽了。

    林九歌伸手用力地戳着阎九皇的胸膛,“废话,我掉下山崖小命都差点没了!还有,你这人有没有良心啊?啊?我给你生儿子就算了,背负骂名也算了,你特么的关键时刻能不能保我一命啊?啊?”

    藏在斗篷里的阎九皇有些不知所措,看见林九歌那快要哭出来的表情,他伸手把她拥进怀里,“对不起,是我疏忽了。”

    正在发牢骚的林九歌怔了一下,然后毫不犹豫伸手在某人的腰间狠狠一拧。

    一句道歉算个屁!姑奶奶要补偿!补偿!

    阎九皇吃痛地闷哼一声,抱得更紧了,“别生气了。”

    林九歌哼哼几声,藕臂环紧了他的脖子。

    混蛋!混蛋!混蛋!她真想勒死他!

    一旁的众人看着这里大气不敢出一下。

    小夫妻打架,闲杂人等不得干涉!

    “回家以后好好补偿你好不好?”阎九皇任她缠着,低声哄道。

    “补偿什么?”

    “都补偿。”

    “补偿我说了算。”

    “好。”

    林九歌怒了努嘴,不看他。

    这件事算是暂告了一个段落。

    告别了纪梨,林九歌和阎九皇离开了山脉,速度之快令人咋舌。

    京城。

    京城,乃陆国之首都,亦是兵力集中最精密最严谨的一座城市,属陆国第一大城市。这里面王族贵胄,世家屹立,权谋官掣,险象迭生。不知多少壮志雄心的人慕来,也不知多少心灰意冷的人离去。

    抬头望着眼前这座巨大的城市,林九歌赞叹不已。

    这么宏伟壮观,威严无边的一座城,在华夏根本就没有,可能就华夏的皇城能稍微比一比。

    “好看?”阎九皇问她。

    林九歌点头,“好看。长这么大,第一次看见这么好看城。”

    的确如此,她在华夏见过许许多多的古城,小小的文明,这座城,大概是她长这么大第一次见到的最好看的。

    阎九皇沉默了一会儿,握紧了她的手,“等你长大,我带你去看更浩瀚,更壮观,更漂亮的城市。那里,才是你展翅翱翔的天下。”

    林九歌怔了怔,突然抬头,看着他,“更浩瀚?更壮观?更漂亮?”

    “等你长大。”阎九皇很认真的看着她。那晚失控要她时,他就想过,会好好待她,今日见她对这座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城市发出赞叹,他心里有些难受,那是他这么多年都没有过的情绪。

    “那时你还在我身旁吗?”林九歌伸手抚着他带着面具的脸。

    世界那么大,她的路才刚刚开始。这个和她没夫妻之名却有夫妻之实的男人,在她羽翼丰满,展翅翱翔的时候,还会在她身边吗?

    其实她对这个男人,也不清楚是什么的感觉,不喜欢他的冷漠和强势,但又喜欢他待在自己的身边的那种安全感,自相矛盾的感觉让她很不安,这大概是前世不曾恋爱过的原因。

    “既执子之手,定当与子偕老。”

    阎九皇沉稳有力的声音响起,林九歌原本纠结的思绪不再纠结,嘴角弯弯,不断地加深,加深,再加深。

    多年后,当她站在云端俯视终生时,她仍记得,那个阳光明媚的天,她的男人对她说的情话。

    林九歌踮起脚尖,在男人白皙的脖子上重重地咬了一口。

    “若汝不离不弃,吾定永世相随,至生至死,不死不休。”

    阎九皇笑了,笑得桀骜娟狂,却又低哑迷人,他将她的话说了一遍,似在和她发誓,“若汝不离不弃,吾定永世相随,至生,至死,不死,不休。”

    进城时,阎九皇交了费用,林九歌偷偷瞄了他几眼,伸出小爪子偷偷地摩挲他宽大的手掌。

    交完费用的男人,低笑着看着她做贼似的小眼神,握紧了她弱若无骨的小手,十指相交之间的温暖,传递在两人心间。

    林九歌有些害羞的侧过头,小脸蛋红扑扑的,心脏也怦怦直跳,她像是恋爱中的小姑娘,任由男朋友牵着走动。

    阎九皇将斗篷挂在她身上,握着她的手进了城。

    城内的风光出乎林九歌的意料,她就像个刚出家门的孩子,兴奋的这冲冲,那冲冲,叼一串糖葫芦,拿一包酥饼,吃的不亦乐乎,她的后面,一个男人总是不离她身旁为她付钱,拎东西,嘴角还带着宠溺的笑。

    林九歌的步子在一家商会面前停下,她眨眨眼。

    九州商会?

    今天有拍卖会啊……有什么好东西吗……可是没银子啊……

    瞄瞄男人,她做可怜状。

    夫君,我想买买买……

    大概是看懂了林九歌的意思,阎九皇揽着她进去,“这是自家产业,看上了,就拿。”

    什么!!!!

    林九歌一路上都不太相信,可当她看到毕恭毕敬的管事人和自己所坐的为大老板特意准备的一号房时,她揉了揉脸,淡定的啃着果子。

    她林九歌傍上了个有钱又有颜的男人……

    “下去吧,有需要黎城会传达。”

    “是。”管事人大概四五十岁了,小心翼翼地退下,然后朝看着自己的林九歌点了下头,恭恭谨谨的下去了。

    林九歌打量着这个房间,最惹她注目的大概是头顶上的那块紫色的晶石,一闪一闪的,好看极了。

    阎九皇见林九歌一直抬头,随她的视线看去,不由得浅笑。

    “一块准神晶石而已,喜欢我等下让人撬下来给你。”

    林九歌听了以后忍不住剐了他一眼。混蛋!什么叫而已?准神晶石可是这儿最好,品质最高的晶石了,昂贵程度不亚于一位圣者巅峰。

    阎九皇不再多说什么,他翻开管事人刚才进来时呈上来的册子。

    “这是什么?”林九歌凑了过来,问他。

    “今天拍卖会要拍卖的东西。”阎九皇把她拉入怀中,将册子递给了她,手指卷着她的头发,把玩着。